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五十四章 无形的对手
    玉轮高悬,尘世的繁华与喧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离得很远了。

    终于走出了这座暗中藏了不知多少悲欢离合的销金窟,李轻尘忍不住仰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头顶这轮在今天大得略微有些奇怪的月亮,心道等下得走快一些了,因为马上就要到长安宵禁的时候,他可不想被城中巡防的守军给逮到。

    历经数次扩建之后,规模之大,已是前无古人的长安城内,宽敞的街道上竟也没见到其他人。

    倒也对,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该回家的,兴许都已经入睡,而不愿回家的,也早就到了自己想去的解闷地儿,这时候走在街上的人,的确不会太多。

    李轻尘并没有多想,只是他才刚在平坦的大路上走出没几步,下一刻,突然心生警兆,那完全是本能的,对于致命威胁的下意识感知,所以他立马就偏过了头,甚至想要朝着旁边躲开,但整条肩膀还是在瞬间就被一柄利器给卸下了大半,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还连接着。

    整条手臂从肩部被人给完全切开所产生的剧烈的疼痛,立马开始烧灼着他的神经,疼得让人几欲发狂。

    这很正常,因为经常受伤并不会让人的神经麻木掉,相反,对于武人们而言,在战斗中,感觉越是敏锐的,才会越占优,身体对于外界的反应,必须是瞬息间的。

    选择麻木掉自己的痛觉,无异于是走在去找阎王爷的路上了。

    他也一样,不是不痛,只是比较能忍罢了。

    虽然瞬间身受重伤,但他依然面不改色,并且瞬间就朝着旁边横移了出去,而在这一刹的时间里,他的腰间又带起了一条血线,显然,敌人又得手了。

    还好,他躲闪得极快,故而这一道腰上的伤并不深,他伸出左手,想要按住断掉的右臂,以此让血肉筋骨等连接到一起,愈合得更快,可袭击他的人,显然无比清楚他的能力,故而对方立马又展开了更为可怖的攻势,就是为了让他无暇去顾忌已经存在的伤,想要靠着一点点伤势的累积,压垮他!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竟然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李轻尘没有看到任何敌人所留下的踪迹,可他的心,依然没有乱,老辛曾说过,世间绝学,千奇百怪,更别说天赐武命这种东西那就更没道理了,所以天底下,永远不会缺难缠的对手,每当到了这种时候,一定不能乱,因为一旦心乱了,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踏进阴间了。

    看不见,其实不算什么,虽然他还不是上三品的武人,无法靠着凝练的神意去寻找并且锁定自己的对手,可他也依然有着自己的办法,那就是直觉!

    直觉,对于寻常人来说,只不过是时灵时不灵的一种参考罢了,但对于他们这些武人而言,那就是最可靠的利器,因为武人修行,并非只是提升了五感,上三品武人所具备的神意,用更通俗的说法来讲,就是佛教所言第六感的实相化,而第六感并非是上三品的武人们所独有,相反,就连普通人,也偶尔会产生对于未来的一些感知,至于经受了刻苦训练的武人,对于这一点感知得就更加敏锐了。

    世间诸般法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疑法,否则万法皆空,李轻尘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定会奏效,况且,他并不是只能靠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不是他的性子,在这种时候,他的脑中,在不停地计算着对方下一刻攻过来的方位!

    前一刻刚刚攻击了这一边,那下一刻对方能够去攻击哪一边呢?

    最起码,是有一个范围的,虽然这个范围不算小,但在与对方过了几招之后,对方的出招习惯如何,他都在算计着,在不停地缩小着那个范围,希望最后能找到一个必然的方向!

    天下能常胜者,莫不是算无遗策之人!

    “右边!”

    浑身浴血,已看不出人形的李轻尘猛地抬腿横扫,虽然前方什么也瞧不见,但他却明显地感觉触碰到了人体,而对方许是因为太过自信的原因,竟真的一下被他所打中。

    月光之下,只能看见他自己一人在不停地闪转腾挪,然后对着四周的空气出招,同时身上还不停地会冒出一点点血迹,以及出现伤口,这一幕甚为诡异,可更诡异的是,这里的动静,没有惊动巡防的城卫军。

    一腿横扫打中了对方之后,寻着提前算计好的落点,李轻尘猛地冲上去,一拳朝着地面狠狠砸出,只可惜沙土飞扬,地面出现了一个小坑,他却没有如愿以偿地碰到人。

    对方的速度很快!

    一拳落空之后,此刻浑身上下皆是破绽的李轻尘靠着经验赶紧倒退,下一瞬,他左右交错拦在面前的手臂上,便已经出现了两道深深的刀痕,几可见骨!

    李轻尘一边毫无规律地四处逃窜躲避着对方的攻势,一边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用嘲弄的语气道:“你也应该是五品入境的修为吧,甚至可能只是杀力强一些的六品大成罢了,那咱们就耗着好了,反正我这人其他本事没有,就是耐打。”

    一语毕,四周传来的攻势明显变得更加剧烈了。

    李轻尘嘴角微微一扬,他的目的成功地达到了,说这句话,无非就是为了让知道他恢复力极强的对方心中着急,在面对这种无影无形的敌人时,只有当对方着急了,他才能从中找到对方更多的破绽!

    无形的敌人,无形的刀,哪怕浑身血花四溅,经受着仿佛凌迟一样的巨大痛苦,可李轻尘依旧仿若未闻,此时此刻,他好似生出了两个脑子,一个在不停地计算着敌人可能攻来的方位,而另外一个,则在指挥着身体不停地四处躲闪,既感受到疼痛,却又不让疼痛干扰到自己的计算!

    看不见,就等于无敌了么?

    李轻尘不这么想,因为对方在自己说出了那番嘲弄的话之后,明显开始着急了,而越是着急,对方的攻势,就越是有迹可循,因为在这种时候,对方的本能已经取代了脑子,当这个无形的敌人不再思考,只是在疯狂地倾泻着自己的愤怒时,他就抓住了对方。

    一直都在靠着天赐武命的能力默默地恢复着身体的伤势,然后进行防御和躲闪的李轻尘突然放开了手脚,踏步,往前,一手揽出,磅礴的真气就仿如毒龙探首,往前狠狠一卷。

    既然看不见,他索性就闭上了眼睛,完全靠着自己的本能驱动着身体,往前一揽,一卷,再一击炮拳打出,这一次,对方甚至将血都喷到了他的身上。

    成功了!

    只可惜还不等他高兴片刻,李轻尘膝盖突然一软,直接无力地跪了下去。

    他瞬间反应了过来,这是又有高手来了,而且其速度,甚至要比先前那人还要快!

    得躲!

    他赶紧朝着旁边就地一滚,只是被人割断腿部经脉都还未来得及完全愈合,他禁不住龇牙咧嘴地发出了痛苦的哼唧声,身子一下完全僵住了,四肢百骸都充斥着诡异的力量,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该死!

    李轻尘心中不停地怒吼着,想要再次站起来。

    他不能死!

    最起码,不能现在死!

    整个幽州司,那么大一帮人,将自己从一个无人收留的弃婴养育长大,不计回报地培养自己,将一切以性命换来的经验与绝学倾囊相授,把自己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人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难道自己不该努力为他们发出声音吗?

    不管是谁,是朝廷也好,还是什么也罢,他不管,他一定要查明真相!

    老辛,猴子,老六,马面,韦陀,兔爷,崔先生。。。。。。

    他们不该就这么寂寞地死去,成为功劳簿上一个个黑色的名字,甚至连存在过的证明都被销毁,过往的一切,不再存在,完全成为了一个个笑话。

    现在,作为他们的儿子,他决不能也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他想活下来,他李轻尘没什么理想,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就要替他们完成他们已经无法再去亲自实现的梦!

    猴子!

    长安的烟花地儿,老子已经替你看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那虞蟾姑娘也算半个花魁了吧,哼,都不敢以真面目见人,肯定没咱们幽州的姑娘好看,你不用来了。

    老辛!

    尘小子知道你这一辈子都想跻身上三品,但没关系,你做不到的事,儿子来做,尘小子这辈子不但要修出神意,还要修出神相,做那传说中的一品武人!

    韦陀!

    虽然尘小子从小就讨厌你,也很想亲自再告诉你,你被人算计了,你不该那样做的,但没办法,你还是尘小子的韦陀老爹,那些寺庙,尘小子以后要帮你建上一百座!

    李轻尘咬着牙,在心中不停地呐喊着。

    站起来!

    站起来!

    站起来!

    快站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