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七十七章 破关战杨丑(下)
    虽然已经被淘汰,但张藏象却并未着急就这么离开长安,此时此刻,他亦在演武场外默默观战。

    先前他败给李轻尘的那一场,的确可以算是这一届武道会上最大的冷门了,毕竟真正清楚他实力的,哪怕未曾亲眼所见,却也能想象出他到底有多强。

    五品入境,六象之力,他一旦全力催动龙象般若功,足可以将整座金刚石擂台都给打裂,再用上他那天赋异禀的天赐武命后,他更可在短时间内达到九象之力的恐怖地步,到那时,其一拳便足可撼山了。

    曾经就连那位在人榜上排名第二,洛阳武神的后人都说跟张藏象比试是最麻烦的,因为自己必须得使出十成的本事,不然不可能稳胜他。

    不过输了就是输了,这其中既有对方算计好的原因,却也有自己托大的问题,张藏象虽然的确有些不服气,但依旧是认下了这个结局,况且今日再看,他却又觉得自己输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这小子竟然还藏了拙,直到今日才真正发挥出来。

    眼下在演武场里里外外正在观战的数千人中,除了极少数的高手外,也就他看出来了杨丑的秘密,这威力几达四品高手的一拳,必然是那杨丑所修绝学之功劳,细想之下,倒与他那护体金光是一对绝配了。

    杨丑催动天赐武命所形成的护体金光可以极大地降低,甚至是免疫敌人的攻击,而他所修之绝学,则可以不断地吸收敌人每一次打来的部分力道,积蓄到了顶点之后,再挑选合适的时机一起发泄出来,这样就可以反过来打倒对手。

    刚才李轻尘在数息之间便打了他上百拳,杨丑全部硬抗下来,这积蓄的力道堪称恐怖,故而他反手一击,再配合自己本身的力量,甚至将这座金刚石擂台的地面都打得龟裂开来。

    底下的观众们看得是直咂舌,尤其是这一届武道会参赛的选手们,眼下只能惊叹于这世上真有怪物的存在,哪怕是同级武人,但彼此之间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若是换他们上去挨这一下,那指定是直接没命了,尤其是当他们又看到杨丑身上那一层本被打碎的护体金光竟然恢复如初,这更让他们感到绝望。

    哪怕是已经确定进入前八的这七人中,除了杨辰这等狂放之辈,以及杨巳,无心这二人以外,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十分严肃,暗暗思畴着,若是自己下一场对上了杨丑,又该如何是好。

    所有人中,包括沈剑心在内,大概也就无心一人觉得李轻尘还没输,不是没有输,而是他已经赢了。

    靠着天赐武命先主动挨打,默默吸收敌人攻击的力道,然后再一次性地反还给对手,这的确是有些无赖,但不代表他杨丑就天下无敌了,事实上,他护体金光之下的肉身本体也要承受很大一部分力道,只是他天生结实耐打,下三品底子好,故而往往能够靠这一招战胜敌人罢了,可眼下虽然反过来打倒了李轻尘,可他金光之下的肉身,也已是受了不轻的伤了,甚至让他短时间内无法再跟上第二拳。

    还好,能赢就。。。。。。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他脑中生出,他便心生警兆,赶紧将双手横拦在前,然后下一刻就被一拳打得横移出了三尺之远。

    重新站起身来的李轻尘随手甩出了那件已经完全破裂,并且沾满了自身鲜血的青衫,只在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白色长裤,露出了肌肉精壮的上半身,他看着杨丑目瞪口呆的表情,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啐出一口裹挟着内脏碎片的鲜血,然后被杨丑以真气裹着手给一下子拍开了。

    李轻尘左右扭了扭脖子,然后又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上刚刚才修复完全的筋骨,顿时发出了一阵噼啪声,他望着杨丑,笑眯眯地问道:“你想跟我比耐力?”

    自打三天前在武库廊桥上昏迷之后再醒来,李轻尘便发现自己天赐武命的能力不知为何竟变得强大了数倍,刚才他被杨丑蓄力一拳直接打碎了身体一小半的骨头,但只是数息的时间,身上的伤便已经完全复原了。

    这种恢复的速度,甚至让他自己都觉得可怕。

    杨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心中顿感绝望,可他能认输么,他不能,因为这次可是为了完成义父的任务,他就算是死,也不能认输呀!

    迅速稳定好了心态之后,杨丑大步向前,携带着金光的拳头再度朝着李轻尘当头轰出,只不过他眼前突然一花,便已不见了李轻尘的身影,心知不好,却已来不及扭身!

    却见李轻尘突然一个前跨步,避开了杨丑攻势的同时,迅捷地绕到了杨丑背后,以脚踩其背,接连三脚,直踹得杨丑重心都有些不稳了,等到第四脚时,他已借着这股劲道跃至半空中,然后一脚横踢,正打在杨丑的太阳穴上。

    “当!”

    声音如同在敲钟。

    太阳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之后,杨丑身子一歪,跌跌撞撞地往旁边倒去,不过他身为五品武人,自然还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放倒,相反,只是晃了几步之后,他便已经重新稳住了身体。

    回首一击,却依然被身后的李轻尘给轻松躲过,最后只能是无功而返。

    他既然早先便已经领教到了杨丑的厉害之处,如何又会再中对方的招呢?

    又是一跃,这次他却是跳到了急怒之下,一招打尽,还来不及转身的杨丑的面前,百鸟朝凤拳再度绽放,一连百拳,打得杨丑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不停后退,勉强抵挡,而随着李轻尘爆喝一声的同时,最后一拳打出,火光腾起,一声巨响后,笼罩其全身的护体金光终于再度炸开。

    金光一散,便露出了下方已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杨丑,然而这一刻,他却是被激发出了凶性,哪怕已经到了这个局面,他却尤不肯认输,却也没有立马靠着自身绝学所积攒的力道进行反击,因为他清楚,这根本没有意义,对方就是一个打不死的怪物,跟他耗下去自己绝不会是对手。

    他往前一扑,将双手前揽,以中门大开的代价,暂时封锁住了对方所有的退路,就好似一头巨大的狗熊一样,猛地抱住了李轻尘,然后推着他就奋力地向台下冲去。

    杨丑本来天生力量就不小,再加上又刚从李轻尘那借来了大量的力道,又发了狠,使出吃奶的力气后,一时之间,竟还真就死死抱住了李轻尘,开始往擂台边缘迅速冲去。

    李轻尘的腰身被杨丑给死死地锁住,暂时拧转不开,无奈之下,他只得手冒赤红色火焰,运足真气,不断地击打在杨丑的太阳穴要害处,而后者在已经失去了自身护体金光的情况下,拳拳到肉,很快便已经被打得七孔流血,头昏脑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杨丑却硬是靠着这股狠劲和蛮力,依然不改去势。

    场面很悲壮,但一直在底下默默观战的杨巳却没有叫停,因为在他看来,杨丑若是能将李轻尘给淘汰,那就算是死了也值得,只要能够完成义父的命令,他并不介意牺牲几个兄弟。

    再看台上,眼见自己已经被对方给逼到了擂台边缘,只差几步就要掉下擂台,输掉演武,李轻尘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他深吸一口气,天殇拳意随之立刻流淌全身。

    天殇之意,天地寂灭!

    犹如火龙一般的真气由中丹田处出发,瞬间席卷全身,一转数十圈,他已将内功心法催动到了极致,这一拳,绝对算是他的巅峰一拳,这一拳下去,他相信对方一定会死!

    正在这时,底下却是突然传来了杨巳的厉声疾呼。

    “杨丑认输了!快住手!杨丑认输了!”

    他一直在底下凝神观战,推敲着李轻尘的破绽,而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受到了天殇拳意那份极具压迫力的可怕气势,他明白,这是李轻尘已经准备出杀招了,以杨丑现在的状态,此招一出,他必败无疑,甚至会死,那既然是必输的结局,并且他已经迫使对方又交出了一张底牌,那眼下就没必要再坚持了。

    在杨巳看来,杨丑当然可以死,但没必要这么白白地去死,这些义兄义弟们,必须死得有价值才行,跟那头死肥猪一样稀里糊涂地死在了人家后院,这算怎么回事?

    可李轻尘哪会去管底下人怎么说,更何况当他将天殇拳意流淌至全身的那一瞬间,他便已经摒弃了一切繁杂的念头,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他也听不到外面人在说些什么。

    他的眼中,只有对手!

    一拳砸下,直取杨丑后颈,这是必杀的一招!

    “当!”

    气流四散,几乎逼得底下的人都睁不开眼,心急战况的年轻武人们不得不运足了自身的真气去挡住四散的气流,然后努力瞪大眼睛,看向了台上。

    杨丑,是生,还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