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八十二章 再谈生意经
    依旧是一招在长安司武库中领悟出来的百鸟朝凤,所谓是不怕千招会,只怕一招绝,但凡是江湖中真正的高手,大多都只专修一到两种绝技,求的就是一招出,既分胜负。

    不过眼下这一招百鸟朝凤却并非是下午在演武场时对战杨丑那样,直接使出十成十的力道,更没有融入冥螺劲,将自己的真气打进对方体内再一齐引爆,那样的话,眼前这喝醉酒的裴家小子必死无疑,那自己跟河东裴家也就算结了死仇,实在是没有必要。

    这一次他表面上打出的是百鸟朝凤拳,可实际上真正的内核却是当年老六教给他,用来阻隔武人真气运行的奇妙点穴之法,只求迅速制住他,而不是杀了他。

    刹那之间,便是百拳挥出,轻而易举地便突破了裴冬生打出的拳罡,其速度太快,同时又因为是夜里,旁边的大红灯笼全被罡风给吹灭,故而围观看热闹的人甚至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就连打出含恨一击的裴家小子也只感觉对方好似瞬间就轻易地突破了自己的拳意笼罩,接着自己身上便感觉到了一阵密集的刺痛感,体内原本好似百炼精兵一样极其听话的武人真气,眼下也不再听自己的虎符调遣,全部停滞不前,堵塞在经脉之中,再然后,便是身体一软,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往后倒了下去,却被李轻尘眼疾手快地给一手扶住了,才没在众人面前又丢脸。

    正在这时,这桂花坊明面上的主人,一向蒙着面纱示人的虞蟾姑娘也踩着夜猫一般优美的步子,从顶上二层款款地走了下来,朝着旁边一挥手,低声吩咐那小厮道:“快去,将裴公子扶到我卧房中歇息。”

    言罢,她又抬起头,朝着李轻尘轻轻地眨巴了两下那一对饱含风情的桃花眼,李轻尘顿时会意,赶紧拉着沈剑心一齐往里走,一路沿着台阶走到了桂花坊二楼的露台,果不其然,正主乾三笑正等在那边,不过哪怕是在客栈的时候就已经被沈剑心给戳破了女儿身,她也依旧没有卸下那张遮挡面容的鬼脸面具。

    这一次没有虞蟾姑娘再在一旁陪侍,桂花坊的二楼就只剩下这么三个人,而乾三笑的声音倒是不再跟往常一样含含糊糊,听不出男女,但言语之中,还是带着一丝明显的恼怒之意。

    “李兄为何偏要带着他来。”

    沈剑心闻言,顿时心中一紧,面露急切之色,正欲张口解释一二,李轻尘却抢先笑着道:“他来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公事,这两件事不冲突。”

    乾三笑闻言,冷冷一笑,猛地一甩宽大的袖子,正欲背过身去,不见这二人,但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竟硬生生止住了转身的动作,转而顺势翘起了二郎腿,那上等丝绸勾勒而成的黑色大袍上顿时凸显出了几道完美的弧线。

    “我并无私事可与他言,劳请阁下还是回去吧。”

    李轻尘笑眯眯地反问道:“乾姑娘不是一直都自诩为一个纯粹的生意人么,既然是开门做生意的,又哪里有往外赶客人的道理呢?”

    乾三笑又是冷笑了一声,竟毫不客气地反驳道:“李兄先前不是对我说过,你我之间的一切情谊,皆已经一笔勾销了么,可为何今日又跑来与我谈生意呢?”

    这话说的,倒有几分姑娘家生了闷气,故意说反话的意思,尤其是乾三笑面具下的声音极其好听,就好似一对银铃碰撞,珠玉一齐落盘一般的清脆可人,说着说着,她自己都觉着有些不对劲,所以赶紧住嘴了。

    李轻尘摊开手,有些无奈地道:“先前只是一时气话罢了,而且摸着良心讲,乾姑娘先前可是险些害死我呀,我不过抱怨一两句,也不过分吧?”

    乾三笑发出了今晚的第三次冷笑,她双手抱胸,忍不住揶揄道:“害死你?不至于吧,今日一战,李兄您的大名,可是已经传遍了整个长安城,当日那些土鸡瓦狗,又岂能被李兄放在心上?”

    之所以扯了这么老半天,其实都是她的情绪使然罢了,若不被人知道自己女儿身的真实身份,她还可以继续保持一直在外努力维持的在商言商,精明能干,可独当一面的神秘形象,可在这两人面前,却不知为何,总想阴阳怪气地说些风凉话才开心。

    不过李轻尘却不再想跟对方这么绕来绕去了,他一伸手,从怀里摸出了那只不大的水晶匣子,同时向乾三笑传音道:“闲话我也不多说了,这只水晶匣子里装着一柄玄品法器,唤为五雷镇魔令,为一位离开了龙虎山的高人在五十年前所铸,无需任何经咒,只用将真气灌注其中,即可发出雷电击敌,若是静置于屋中,不但可压胜一切邪祟,可避雷断火,保家宅平安,不光如此,就连这个水晶匣子也不是凡品,以乾姑娘的眼光,应当看得出来其中的奥妙,这两样东西,今日一并赠予乾姑娘。”

    对方突然变得正经了起来,乾三笑也迅速地收敛起了自己的情绪,重新变成了平日里那副干练的商贾模样,忍不住皱眉问道:“李兄这是何意?”

    这等宝物如果是想让她帮着卖掉换钱,她完全可以理解,可为何要送给她呢?

    李轻尘继续传音道:“我想拜托乾姑娘替我查一件事。”

    乾三笑紧跟着问道:“什么事?”

    提起一直不能与人言,独自憋在心中良久的往事,李轻尘的声音也不免变得有些低沉,但暗藏其中的,却是极为坚定的信念与意志。

    “大概在半年前,幽州镇武司收到了一条从长安镇武司发过来的命令,大意是要求他们派出一支由精锐武人所组成的队伍前往雪原腹地,刺杀突厥族的金帐汗王,我想知道,这条命令,到底是由谁发出的,我的意思是,到底是谁做的这个决定。”

    来长安都已经有大半个月了,想查清楚的事却连一点有用的进展都没有,虽然惊讶于袁老竟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但对方既然不愿明说,自己也就没必要再去问他,同时他也不是完全相信袁老的说法,毕竟哪怕他再神通广大,却也不至于能够预言未来的事吧,更何况再往其他方面想一想,袁老当日的话说不定就应在这里了,事在人为,他等不及了,他必须得动一下了。

    不过李轻尘也不是莽撞之辈,相反,眼下这一步棋,他亦是提前算过了。

    当下他已经找到了一个足够强力的靠山,那就是袁老,这位来历神秘,并且实力也深不可测的老人,既然肯花费整整三天的时间亲自指点自己,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最起码短时间内不可能让他死了,不然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所以无论乾三笑是否转头就往外泄露他曾经是幽州镇武司之人的身份,他都不在意,反倒是可以趁机再试试乾三笑此人是否值得结交,而如果那的确存在的幕后黑手在知道自己竟然还活着,并且来到了长安查探真相之后,等不及想要抹除他,那反而会被他顺藤摸瓜,挖掘出更多的线索。

    这就是自身实力提升之后所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会少了很多掣肘。

    乾三笑惊讶道:“你要我去查长安司的事?”

    李轻尘道:“可能不止,毕竟长安司也只是朝廷的一座衙门,哪怕他们独立于六部之外,却也免不了被有心人所利用,所以我想要你帮我一路往上查。”

    乾三笑闻言,直接伸出手推回了那水晶匣子,断然拒绝道:“不行!牵扯到两座镇武司衙门,而且其中一个还是长安镇武司的事,我没那个能力去帮你,就算真的查到了什么,那我也活不了,你这幽州来的,是不会懂长安的水究竟有多深的。”

    她是商家弟子,凡事都要讲一个盈亏和风险,不可能说钱还没赚多少,就先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这与人情无关。

    涉及大洛两座镇武司衙门,这背后的事,她直觉就感到肯定不会小,甚至可能牵连极大,大到宛如天倾地陷,触之即死的程度!

    所以她怕了,哪怕是见钱眼开的商家弟子,也清楚这世间的钱分可以赚以及不可以赚两种,不然他们还做什么生意,不如去做强盗来得更快,而她更不是那种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敢用命赌的人。

    “水深,才更要去努力搅浑它,不然一条小鱼又凭什么抢走最多的食物呢?”

    李轻尘直视对方,循循善诱道:“帮我这个忙,不光是这一件价值万金的玄品法器,未来我还可以再送你两件品秩只会比它高,不会比它低的,而且我还会欠你一个大人情,而这个人情,你随时可以让我去还,哪怕刀山火海,我也不会拒绝,想当年,商家老祖倾家荡产扶一弃子登基,从而一举登天,腰悬相印,而今日,乾姑娘又为什么不敢将我当那奇货去下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