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八十九章 重修下三品(下)
    由多达八根手臂粗细,表面绘满咒文的锁链悬空而置,底下还有一张阴阳八卦图,四方孔洞可见烈焰熊熊燃烧的青铜丹炉外,陡然间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赤色身影,哪怕竭力去观瞧,也看不清其面容,亦不知其穿着,可当他一出现,这座天地便一下子分为了两个部分,一部分以袁老为核心,而另一部分便是以他为核心。

    如此神威,骇人听闻。

    见到此人之后,就连让现任长安武督白惊阙都得执晚辈礼相见的袁老,这次竟然主动抱拳问候道:“见过神君。”

    语气亲切,宛如多年挚友,但尊敬之意,却是溢于言表。

    这个赤红色的身影极为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份量极重的称呼,随即颇为惋惜地叹道:“你,可惜了。”

    袁老轻轻地摇了摇头后,很是淡然地回应道:“袁某此生,既无愧于己,亦无愧于武道,也无愧于天下武人,更无愧于黎民百姓,纵死,亦无悔。”

    那人听罢,微微颔首,赞道:“夸父追日,共工怒触不周山,他们曾做的,都是寻常人无法理解的事,当然,他们也从不需要寻常人的理解,若为心中所愿,死则死矣,也不枉这人世走一遭,你能堪破此境,这很好。”

    袁老笑道:“神君谬赞了,不过袁某这一生,确负神君一人,若非如此,连这个化身也本不应该再存于人世。”

    那人有些黯然地叹道:“谈不上什么负不负的,既为同道中人,我理当帮你一把,却不想,这倒是让你之心念纠缠其中了,若非如此,只怕你早已做成了那千年未有人做成之事,可惜某今世之身,虽系人间千年大变之核心,偏生自身念头却太过繁杂,唉,都言人心难测,其实天心最难测呀!”

    说到这的时候,他不免重重地叹了口气,极为惆怅。

    早在两百年前,他便已是高高站在人间最巅峰之处的武人了,夜里伸手,可揽群星入手,而且自他落生,念头便极其纯粹,一切凡尘羁绊,皆不加于心中,故而武道攀登,极为顺利,若当时便有大洛悬镜司的存在,那他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三榜第一!

    更让人钦佩的是,当他看到一位有希望完成他所无法完成之事的后辈时,竟毫不犹豫地散去一身气运,赠予对方,助对方踏足山巅的同时,自己毫不留恋地兵解转世,就是这样一位武人,在他看到今世的“自己”时,却不免有些烦恼了。

    他是他,却也不是他,当年的神君早已死去,现在存世的,就只是李轻尘而已,但这不妨碍他在关键的时候帮自己一把。

    袁老听罢,突然朝着那青铜丹炉一伸手,笑道:“我相信他,正宛如神君当年曾相信我一般,当年欠神君的,这次一并还清,如何?”

    那人闻言,顿时也多了一股豪气,反过来调侃对方道:“这六丁神火,可是本君当年的拿手好戏,小飞子可还扛得住?”

    袁老不答,只将自己的身子一抖,顿时仿佛夏蝉褪皮一般,从上方钻出之后,身子猛地高大了一倍有余,眨眼间便出现了一个浑身筋骨混若昆仑天成,处处皆是完美无缺,圆润无暇,气质顶天立地,豪情万丈的大汉来。

    终于恢复了当年号称“捏拿日月,摩*弄乾坤”之真身的袁老,亦是毫不客气地回击对方道:“当年晚辈略胜神君一筹,靠得可不是神君您谦让呀!”

    那人只是笑了笑,便将身子一缩,化作一点红光瞬间由南边孔洞飞入了丹炉之中,当他一落入其中之后,里面的火焰仿佛被人迎头泼了一桶油,顿时冲天而起,甚至连这一件品相极为不俗,堪称人间至宝的青铜丹炉也无法再将其封印,四方孔洞全部都冒出一团团火焰来。

    袁老见状,猛地大喝了一声,天地震荡,一股股霸绝天下的力道出现,他却由西方孔洞钻入其中,那已经失控的火焰顿时往内猛地一缩,整个演武场中再度恢复了寂静。

    青铜丹炉内,最早被袁老丢进来的李轻尘已经快要坚守不住活下去的希望了。

    陡然间,原本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走马观花地看着自己过往一切的李轻尘,却发现四周的一切竟然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在那心念所处,无限空旷的黑暗之中,他看见了一个人。

    不,不是什么人,那就是他自己!

    突然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还是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哪怕是李轻尘都感到心中一突,他当即忍不住惊呼道:“你是谁?”

    却听得对面那位李轻尘冷冷地回应道:“我?我就是你。”

    我就是你?

    试问谁会信这种不着边的鬼话?

    只不过,还不等李轻尘继续发问,对面的李轻尘便又主动解释道:“我是你,但又不是你,我是一部分的你,而你也只是一部分的我,我们都是李轻尘,但又不全是李轻尘,我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我想告诉你,外界的肉身若是没了,那李轻尘这个人就真的死了,我不想死,所以我出现了。”

    这一段话绕来绕去,就宛如是佛门禅宗在打机锋一样,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哪怕是李轻尘自己都有些被绕晕了,但也无妨,他本也不在意,懒得听。

    李轻尘听完这一席话后,心中反倒一松,随即往后一躺,闭眼道:“死了倒也好,我本就不该活着,难道不是吗?”

    对面的李轻尘闻言,冷笑道:“觉得生你的人认为你该死?那之后的老辛他们又算是什么呢?难道你觉得他们所做,全都是无用功?”

    提及老辛他们之后,李轻尘这才算是来了一点精神,毕竟这帮在外面凶神恶煞,杀人如割草一般冷血无情的幽州司武侯们,在面对他的时候,可都是跟一位位慈父一样,除了练武的事不能怠惰分毫,其他时候可是宠他的很,他无论如何,都挑不出这帮人半点毛病来。

    外界,在失去了自身皮囊与一身鲜血,就连浑身筋骨都已经全部粉碎,完全蜷缩成了一团的李轻尘突然展开了身子,周围烈焰炙烤,这些足以轻易融化地品至宝的六丁神火,却不能伤他分毫。

    “你扪心自问,在山洞里,他们哪个不是因为你而死的?老辛,老六,马面,不全都是为了掩护你?就连那韦陀,他可是有着重振佛门密宗一脉的大宏愿,其心志之坚韧,非常人所能及,若是没有你,他来杀了人就走,又岂会心甘情愿地一起死在那,这不都是因为你么?还是说你真当上三品武夫是吃干饭的?”

    “他们自小便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儿子养大,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所学都传授给你。你可知老辛他们几个为何一生都不娶妻?你以为他是真不愿意?你可知老辛早就可以离开幽州司了?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他们用命让你活了,可你现在却想放弃?”

    “真想当个普通人?吃吃喝喝,酒足饭饱之后无聊吹吹笛子就过一辈子?那我告诉你!要想活成这样,你就得做到比所有人都要强,不然哪怕只是两个下三品武人战斗起来误伤,也会瞬间摧毁你所拥有的一切,这世间所有的自由,都是建立在实力之上。”

    是了,其实李轻尘从来就不想当什么武人,也从未想过要背负这么多东西走下去,那太累了,也太难了。

    其实自小他就没什么特别的执念,也没什么太大的愿望,所以他不会跟其他人一样,刻苦地习武,他的世界,就只是眼前那么一小块,最远不过才到幽州司的大门口而已,因为他不需要有什么大志向,就算成了天下第一也不会让他高兴。

    而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未经过他的同意,却加诸在他身上的,虽然这些执念足以支撑他来长安,可以支撑他参加武道会,可以支撑他放开自己的心魔,使用自己的天赐武命,可那却不足以支撑他在这种时候,有足够强烈的意志,以这六丁神火,重塑一个空前绝后的下三品底子。

    外界,虽然六丁神火并不侵扰,但李轻尘的肉身却依然在慢慢地崩溃着,其实就算没有袁老之前的一系列手段,一旦置身这种环境,哪怕是一位上三品武人,都会瞬间化为飞灰,连神魂都逃不出去,而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袁老的保护罢了。

    可哪怕是袁老,也保不住一个想死的人。

    对面的“李轻尘”清楚外界的情况,可纵然他心中焦急,却依旧只能道:“我知道你不想死,因为我的存在,就是你的心念所化,可你为何就是不愿意接受自我?”

    李轻尘却只是摇了摇头,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轻尘轻尘,要轻尘呀!全都没了,还留着做什么?”

    肉身全面崩溃,已是命悬一线!

    可正在这时,原本已经放下一切的李轻尘却是猛地睁开了眼睛,因为对面那位“李轻尘”刚刚说了一句话。

    “哦?是吗,真不在乎了?那姓沈的那小子可要惨了,他为了你,现在已经快要被杨辰给活生生地打死咯!”

    就连开了灵智的神器遇上了都要害怕的六丁神火一下子猛涨,瞬间包裹住了他那不成人形的肉身,而外界原本作为固定青铜丹炉的八根锁链却是突然齐声断裂,那青铜丹炉一下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