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九十七章 无心的领域
    一线前冲,场中竟只能看到一条直来直去的残影!

    犀利无双的重重爪影当头打来,于瞬息之间便已经笼罩住了无心全身,由于先前气血之力消耗过大,导致体力已经渐渐不支的他闪躲得极其艰难,血肉翻飞,很快便已是伤痕累累,十分狼狈。

    白依依之所以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天赐武命的能力,便在于她可以自由控制其是否开启,却很难控制其关闭,一旦进入狩猎状态,身为人的自我感情不再成为绝对的主宰,便很容易闯下大祸。

    完全兽化的她,眼下近乎是在狂暴地宣泄着自己的力量,其十指如刀,不停切割,甚至远比先前的千斩龙卷杀更为可怕,而且速度极快,宛如跗骨之蛆,无心再怎么逃也摆脱不得。

    无法躲避,亦无力进行反击,他唯有尽量地抬起连双肩都已被洞穿的双手,忍住那股剧痛,去挡住自己的心口与头部等要害部位,同时尽可能地收缩自己的身体,以此来抵挡白依依狂风骤雨般的进攻。

    眼见此景,站在远处点将台上观战的裴?F轻轻地摇了摇头,小声道:“胜负已分。”

    裴?F自然清楚白依依真正的厉害之处,可以说如若不是老王一意孤行在李轻尘身上下注,他本是最属意白依依去打败杨辰的那个人,这叫无心的后生虽强,但却吃了情报不足的亏,眼下体力消耗太大,又不懂运用真气,隐然已现败像了。

    却不想,在他身旁,姗姗来迟的老王却突然接口道:“未必。”

    话音刚落,原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取得胜利只是时间问题的白依依不知为何,竟然倏然抽身急退,并且看她那样子,似乎很是忌惮,显然,是天赐武命狩猎本能增强的第六感,让她在刚才的一刹那间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

    虽然暂时得以缓一口气,但无心却已是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状态,身上处处都是深可见骨的可怖伤口,鲜血喷涌,连堵都堵不住,气喘吁吁,身形摇摇晃晃,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只不过,一头濒死的猛兽,要远比正常状态下来得更加危险。

    一直坐在台下观战的李轻尘霍然站起身来,看到无心这个样子,他已想赶紧终止比赛了,但他才刚刚站起,便有一道传音落入了他的耳中,让他不得已,又坐了下来。

    只见无心体内那远胜于同品武人的浑厚真气突然一下散溢开来,然后又瞬间收回其体内,于这一放一收间,凝气成液,他竟是临阵突破,到达了五品大成的境界!

    非但如此,一种玄而又玄,秉承着天地之力而生的力量骤然出现,于无形中,环绕在他身周三丈范围之内,李轻尘对这种力量并不感到陌生,因为这就是天赐武命的力量!

    天地赐福,武运亨通!

    虽然无心于无意识中外放的天赐武命无影无形,可进入了狩猎状态中的白依依却极其敏锐地感应到了这种力量,故而她选择立马抽身急退。

    未知的,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只不过,在环绕观察了对方一会儿之后,她竟选择再度前扑!

    如果不知道,那就要去主动试探,更何况,她在绕着对方看了几圈之后都感应不到太多的威胁,显然,虽然这股力量无影无形,但却并不是能够主动进攻的一种能力,故而她只需要小心一点就够了,绝不可能因此退缩。

    况且在她看来,哪怕无心临阵突破,双方之间的战力差距缩小了一些,但别忘了,无心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使用这种属于中三品武人的独特力量,所以这种突破带给他的实力提升,在短时间内很有限,并且,无心身上的伤,依然存在,双方体力之间的绝对差距,也无法填补,她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因为区区一个未知的天赐武命的能力就退让呢?

    可让场下的所有人,甚至包括那些见多识广的长安司武侯们都感到极度震惊的是,当白依依的身体闯入到那无形却又真实存在的三丈区域之后,虽然她人还在空中,但一切竟都发生了逆转!

    原本如十把钢刀一般弹出的指甲迅速变短,可以帮助她进一步提升速度,并且保持无声,就如灵猫一样的肉掌渐渐缩小,她瞳孔中那属于兽性的明黄色也在迅速地消散,转变为一开始正常的黑色,等到她终于落地的时候,她已经不再能保持先前的狩猎状态,而是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

    属于她天赐武命的力量,就连她自己都暂时解除不了的狩猎状态,已经被完全逆转,封印!

    而更让白依依感到惊恐的是,自己辛苦修炼而出的武人真气,竟也被完全地封锁在了中丹田内,丝毫不得使用,换言之,她现在不过就是一个肉身更加强横的下三品武人罢了。

    这究竟是什么能力?

    “你!”

    魂不守舍的白依依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下一刻,她眼前一花,满身血腥味浓得化不开,身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伤痕的无心便已经落到了她的面前!

    猝不及防之下,她只得赶紧竖起自己的双手抵挡,但立马便有一股沛然巨力从自己的手肘上传来,她闷哼一声,竟被这一脚踢得倒退开来,而且身体有些摇晃,已很难再继续保持重心。

    不能这样!

    战斗经验并不少的白依依迅速地分析出了局势,她不顾体内气血翻涌,先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正要伸手反击,可待得她松开遮挡自己视线的双手后,眼前却哪里还有无心的身影,暗道一声不好,可背上立马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击。

    她再度轻哼了一声,不习惯没有真气可用的她,完全没了先前的风姿,整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前倒去。

    只不过,白依依也不亏为悬镜司人榜上排名第六的顶尖高手,更不负武督之女的名头,当即选择就地一滚,在卸去冲击力的同时,手上已经顺势拾起了先前被自己丢掉的一柄匕首。

    回首一掷!

    “当啷!”

    匕首划过一道斜线,一下撞在了金刚石所铸的地面上,失去了真气加持的黄品匕首跟地面相撞,竟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划出。

    她心中一紧,赶紧转头四顾,却发现无心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潜伏到了自己的侧面,在他的眼中,正闪动着危险而暴虐的光芒!

    白依依面露骇色,暗道一声不好,她暂时无法再开启自己的天赐武命,依靠狩猎本能与对方进行搏杀,可那无心却没有这种限制,因为对于无心来说,这种极端可怕但又极端完美的战斗状态是在一次次与山间野兽生死相搏中所获得的,或者说自然生出的力量,哪怕他重伤濒死,哪怕他现在正置身于这种可以封禁一切天赐武命和武人真气的奇妙领域中,却依然没有失去这种已经完全融于他浑身血肉与灵魂之中的本事,对他来说,这是真正的本能,这与白依依,有着本质的不同。

    而这一点,在现在来说,很致命,没了天赐武命的加持,没了真气的辅佐,当她再次面对无心,只能以这种憋屈的下三品武人的方式去战斗时,便已经处在了绝对劣势的一方!

    这一战打从一开始,她便已经体会到了,除非是不顾消耗地进行大范围轰击,不然自己所会的任何招式在无心这个怪胎跟前,都没太大的作用,因为对方不但总是能够未卜先知一般地闪躲掉自己的攻击,而且总是能找到比任何武学招式都要有效的反击方式。

    虽然双臂受了重伤,几乎无法抬起,但无心的进攻势头却比之前要来得更加猛烈。

    他的动作弧度很小,绝无鞭腿,冲拳之类的大动作,但每一招都十分致命,而且极其精准,白依依根本就无法闪避,这不是因为她下三品的底子打得不够扎实,只是因为她对一招一式的领悟,还远未达到如臂指使,混若天成的地步,在这一点上,哪怕是最早还在幽州司的李轻尘,都要比她强。

    其实,这也是天赐武命的弊端所在,因为武人们过于依赖这种上天赐予的独特能力,他们往往不会再刻意去注重自己本该去注重的一些问题,比如杨丑,正因为他有着那一层坚不可摧的金甲防御和无与伦比的借力反击,所以他在修行和战斗中,都完全放弃了闪躲,而白依依一旦开启了狩猎本能后,便不再需要什么招式,所以她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注意去练习,与其浪费时间磨砺那些下三品武人们才会去努力练习的一招一式,倒不如好生琢磨一下该如何提升自己肉身的强度以及该如何去运用武人真气。

    若在平时,这种取舍倒也没有什么错,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本就该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不足的地方,而不是已经做得足够好的地方,可如果不幸遭遇了眼下这种情况,便会直接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