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零五章 神秘的犯人
    位于十方镇魔狱第七层的牢房中,隔着一道道看似普普通通,可实则内里镌刻有无数细密咒文,妙用非凡的黑曜石栏杆,年轻人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副反胃的表情。

    他眯着眼,盯着面前这个俯下身子,将手中饭碗放进自己所在牢房里的姑娘,满是厌恶意味,极其恶毒的道:“听到你的声音之前,我还对你抱有那么一丝幻想,你可不知道,我在这里已经待了足足十五年了,今天总算是看到了一个活着的女人,本来是很高兴的,可看到你的脸后,却实在是让我倒胃口!”

    说罢,他伸出脚,直接一脚踢翻了面前放着的饭碗,里面粒粒分明的米饭和几根佐食的青菜顿时撒了一地。

    他压着嗓子,冷冰冰地咒骂道:“快去死吧,你这种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赶紧死了,下辈子投个好胎,有个人模样最好,就算没有,当头畜生,也好过有这么一张让人看了都会做噩梦的脸!”

    耳听得如此赤裸裸,恶意满满的咒骂,黄花却只是低着头,不言也不语,唯有沉默而已。

    在第七层牢房的正门口,虽然在伸手夹菜,但其实一直在默默旁听的四个守卫中,那个最晚被调来这里,修为只是四品入境的武人一巴掌便将手中的筷子给拍在桌上,霍然站起身后,朝着年轻人所在的牢房位置大骂道:“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你这个该死的杂碎!”

    隔着好几道内部都铭刻有阵法纹路,可以完全阻隔武人神意往外扩散的特殊墙壁,自身根本连神意都没有的年轻人自然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可看他那副模样,哪怕是被看守自己的牢卫呵斥,却丝毫没有露出慌张的表情,反倒是笑嘻嘻地回应道:“禄东赞,你来这里也有九年了,怎么,难道真打算一辈子就跟我一样,一起耗在这里了?如果真因为家族原因回不了吐蕃,死了心,那你也该跟你之后几十年的邻居好好说话不是?何必为了一个丑女人得罪我呢?”

    那个开口为黄花打抱不平,而被年轻人称作禄东赞的汉子,脸上一下子露出了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第一,从他调来这十方镇魔狱的第七层做看守,到现在,的确是正正好第九年,但就连他自己,都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算明白,毕竟底下不见日升月落,很难知道时间的具体流逝。

    第二,是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叫什么的,要知道,他们这些守卫互相之间可从未称呼过真名,甚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真名,这也是典狱司为了手下人着想,担心某些心怀怨怼的犯人在离开这里之后,为了报复,伤害牢卫们在外的家人,故而他们平日多是以数字或是代号相称,年轻人没理由知道他的名字。

    第三,他的确是一个吐蕃人,而且也的确是因为家族原因,回不去了,这才来了典狱司,做这世上最枯燥无味的工作,可这种事对方就更不该知道了才对,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的事?”

    年轻人双手扶着膝盖,整个人在地上好像不倒翁似的左右摇晃。

    “我当然知道,禄东赞,我一个个区区七品修为的废物,却能被你们关到这里来,自然得有一些过人的本事不是?不,应该说,我无所不知,你若不信,不如再问一些只有你知道的事,如何?”

    那禄东赞神色一下变得慌张了起来,他虽是一位极厉害的武人,但突然遇到这种事,也不由得就乱了心智,若是换个普通人来,指不定就要把年轻人当神仙供了,然而正在这时,旁边那本在安静吃饭的三品武人,也是他们这四人中的队长猛地在他肩头一拍,一身轻喝蕴含自身神意,助其稳固心境。

    “心不要乱!”

    禄东赞被吓得浑身一抖,回过神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就在刚才竟冒了一层冷汗出来。

    对方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那队长盯着禄东赞的眼睛,沉声嘱咐道:“不要搭理他,也不要听他任何话,别去想,就当他不存在!还有你,黄花,出去吧!”

    黄花点点头,正要伸出手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却只见那位三品修为的队长将手一挥,以自身真气配合无孔不入的神意控制,竟比人之手脚来得更加灵活迅捷,只是一瞬间,便将一切恢复原状,饭菜都被重新装好的碗也被送了出来。

    “快出去!”

    近乎是呵斥一般的语气,黄花闻言,赶紧站起身,稍稍施礼后,便迅速地离开了。

    禄东赞望着对方离开时那落寞萧索的背影,心有不忍,同时也有些不解地问道:“队长,何必这样。。。。。。”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那两个牢卫也同样生出了好奇心,毕竟他们的修为都摆在那,一个区区七品而已的臭小子,还被关在牢房里,体内有镇魔钉打着的,能翻起什么大风浪来,值得他们如此慎重对待?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哪怕现在进去扇那几个上三品的犯人几百个大嘴巴,对方也只能吹胡子瞪眼,但拿他们毫无办法,这小子又能算什么?

    可是队长却没有解释一句,看样子似乎是被勾起了心事,再去看桌上美味诱人的食物,竟也觉得味同嚼蜡,再无心情去享用,只是摆摆手,传音道:“没事,只是切记不要跟牢房里的犯人们搭话,这是咱们典狱司的规矩,你们也都是老人了,该懂这个道理。”

    正在这时,一个须发皆白,原本如磐石虬结般的肌肉现在已经萎缩成了极为可怜,皮包骨样子的老人突然睁开眼,哑着嗓子,冲对面喊道:“嘿!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被关到这里来?”

    自己在这里已经待了四十多年,跟对方也当了足足十五年的邻居了,却从未想过对面这待遇“极好”的臭小子竟只是一个区区七品武夫而已,曾在江湖上有“血魔”这个诨号的老人只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七品武人?

    老子自己都记不得杀过多少个。

    心中好奇,再加上他已经被关在这里太久,筋骨血肉,真气神意都已经被这座活死人墓给磨灭得差不多了,其实心知自己已经活不了太长时间,故而忍不住出口一问,只是他这一开口,连带着另外两人也都“醒”了过来,看那样子,显然也是极有兴趣了解。

    他们三个人,有早就来的,也有比年轻人更晚来的,三个上三品武夫,在外都是曾称霸一方的人物,但记忆里却从未有一个形象能跟年轻人对上号的。

    他到底犯了什么事,竟然配跟他们三个待在同一层?

    在监狱之中,犯人往往会将自己曾犯过的事用来作为炫耀的资本,互相攀比,这是极为常见的事。

    却没曾想,年轻人竟然直接往后一倒,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叫到:“今儿的饭没吃到,没力气说啦,老头儿,等哪天你死了,可以来托梦问问我,我要睡咯。”

    禄东赞听罢,顿时在外大骂道:“也好,就先饿你这狗杂碎几天,老子看你还能多精神!”

    队长又是一挥手,狱中还想打听的另外三人同时闷哼了一声,一个个都带着仇恨的眼光看着隔着墙壁,其实根本不可见的队长,却又都默默地坐下了。

    牢卫以典狱司秘法催动了打入他们体内的镇魔钉,这一下就痛彻心扉,况且他们的肉身常年得不到滋补,又要抗衡牢狱和镇魔钉的双重打磨,本就已经变得很虚弱了,现在可没必要因为好奇去受那无妄之灾。

    就算只是能多活一会儿,也是好的。

    只是他们这一打岔,反倒是勾起了另外两个牢卫的好奇心,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发文,而是传音向队长询问起了这年轻人的来历。

    队长转过头,目光如电,饱含威胁的意味,嘴上冷冷地告诫道:“好奇心太盛,就趁早滚蛋,这里不收稳不住心的!”

    却不想,那年轻人突然又扯着嗓子喊道:“姓许的,我敢打赌,你肯定又在跟他们说,不要打听我的事,但是呢,我想黄兄弟和周兄弟两个人对我的故事应该挺感兴趣的,你不如就说给他们听听嘛,不然等你走了,他们迟早也会偷偷问我的,到时候还不是得听,何况你说,总好过我自己动嘴,唉,累得慌!”

    这下不光是禄东赞了,就连另外两人也都随之面露惊容,完全不知那年轻人是怎么想的,要知道,被打下袁天师秘制的镇魔钉后,任何人都无法再动用真气和神意,甚至是天赐武命的能力,哪怕就是一品武人来了,都不可能猜到他们心里的想法,这小子莫不是天生有他心通的神通?

    那队长听罢,勃然大怒,一挥手,里面的年轻人一下从地上飞起来,然后又被人好似拎着腿一样,给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不光如此,他身体内虽没有无时无刻不在恶心被关押武人的镇魔钉,但三品武人的随手一击也不是他吃得消的,那人手腕翻转,这一下便直接活生生地拧断了他一条腿的全部骨头。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是不是也该知道,只要我能够保证你不死就行,至于是缺了手脚,还是少了舌头,那位大人可是不会管的,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那该死的舌头给割下来?”

    陡然遭受如此重创,一般武人都得疼晕了过去,年轻人嘴里也在不停咳血,但他趴在地上,却在大笑不止,看那样子,似乎是真的遇到极为可笑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姓许的,你有大灾咯!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癫狂又凄厉,听得第七层牢狱里另外的所有人瞬间浑身汗毛炸起,却无人再多言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