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武殿降临
    一身绝学融于一体,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拳头与那金黄色的狰狞龙头相互碰撞!

    武神降世,真龙俯首!

    那头悬浮于擂台上空,不可一世的五爪金龙猛然间身子一矮,骤然哀鸣一声,紧接着,从其龙头部位开始,寸寸破碎,肉身还原成了最初的玄黄龙气以及那一缕承载万民之心的国运之力,最后被彻底打散,神火燃过,再不存于天地之间!

    焚世之威!

    有闹海斩龙之力的霸道拳势继续下落,一路所过,真气激荡,天地无光,与此同时,李轻尘右臂从最前端的皮肉开始,一点点随之化为灰烬,直至露出森森白骨。

    这是他肉身抵挡不住这股极为可怕的反噬之力的后果,到最后,就连那晶莹如玉,比钢铁更要坚固百倍的白骨上都布满了裂纹,甚至蔓延其上,将整条右臂都化为了充满裂纹的白骨,看起来殊为可怖。

    李轻尘从上方迅速下落,以拳开路,迅猛地穿过了这条五爪金龙的肉身,而后者也随之一点点消散,直到彻底崩灭,饶是底下的杨辰一直在不甘地怒吼,却也改变不了这个进程分毫。

    “当!”

    一条只剩白骨的手臂,却携带着万钧之力从上空落下,杨辰看得是睚眦欲裂,不得已,只得将双臂抬起,拦在头顶,试图抵挡这一拳。

    “嘭!”

    “嘭!”

    这第一声,乃是杨辰吃不住力,被李轻尘一拳打得单膝跪地的声音,而这第二声,则是整座坚不可摧的金刚石擂台被二人战斗所产生的余波所彻底炸裂的声音,这一下可苦了这帮长安镇武司的武侯们了,不得不赶紧飞身前去阻拦四下飞溅的乱石残渣。

    这些金刚碎石上都还携带着一点崩碎的余威,哪怕只是一小块打在身上,恐怕炼体大成的七品武人都要被其给直接打穿肉身了,更别说这帮从未习武的普通人,哪怕只是旁边擦一下,都要掉下一大块血肉。

    神威所至,无坚不摧!

    百年以来,在这大洛武道会上,还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激斗,这二人,都不负天才武人之名!

    擂台上,被李轻尘一拳给打得单膝跪地的杨辰,表情无比屈辱地仰起了头,一对金黄色重瞳之中,杀意激荡,万古难消。

    “我要杀了你!”

    杨辰大吼着,他其实还有压箱底的一招并未使出,只是这一招一旦用处,他的肉身便会产生一种不可逆的变化,尤其是在这长安城中如此做的话,实在是太过凶险,也太过得不偿失,因为他本是打算等到未来自己晋升一品之后,以大天相之力施展这一招,鲸吞整个大洛国运的,可眼下倍感屈辱,只恨不得立刻杀了李轻尘的他,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正在杨辰想要不顾一切施展那化龙大法的时候,陡然间天地同震,星光闪耀,一股伟力轻而易举地碎裂了杨辰幻化出五爪金龙之时所产生的小范围异像,紧接着,就有一股极其可怕的大威压降下。

    李轻尘心中一动,随之仰头看去,却见演武场的斜上方不知何时竟悬浮有一人,此人望着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生得一副绿发碧眼的模样,身着深绿色武服,双手环抱于胸前,神态极度倨傲,而这股霸道的威压,却是从此人身上传来。

    他不张嘴,却自有声音落下,响彻四方。

    “真武殿,禄存星君,问道长安镇武司!”

    随着他自报名号,立即便有四十余人出现,分列于演武场四方,俱是身穿白衣黑裤,与长安镇武司制式的武服是截然相反,人人头上都戴着一张黑色面具,上面用白笔描绘着一张星图,似是禄存星宿之象。

    四十余人分列四方,隐隐结成一个玄妙的阵势,将整个演武场囊括其中。

    下一刻,竟同时又有两人出现在了那位绿发碧眼的禄存星君身旁,一位是个瞧着该有近三十岁,面容姣好,制式略施粉黛的女子,头上挽了个高髻,由三根朴素的木钗束着,她手握双环,穿着一条银白色的紧身长裙,长裙由侧面开叉,直到腰间,露出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不说,还有那更神秘诱人的风光,若隐若现,看得人那是目眩神迷。

    她一开口,声音轻柔,有着一股别样的魅力。

    “真武殿,星官凌月燕,问道长安镇武司!”

    另外一位则是个看着病恹恹的中年汉子,一对吊眉眼周围有着一圈浓浓的黑色,整张脸包括整个人都是一副垮着的模样,佝偻着身子,背着手,只是默默地盯着裴?F,并未开口。

    李轻尘看得是神色一凛,一股浓浓的危机感随之袭上心头。

    当先这位自称禄存星君的绿衣男子,那是妥妥的上三品武人,只是不知具体是何境界,而他身边的这二人,那病汉子虽然看着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可实际上气势并不弱,应当是一位三品入境的武夫,就算不是,那最起码也得是老辛这种四品顶尖的武夫,身负绝学杀招,足以有跟普通三品武人一战的资本。

    至于那身材高挑,手握双环,自称凌月燕的女子,当是一位四品大成境界的武人,就这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上的,就更别提周围那四十余个戴着星图面具的人了,几乎个个都是五品大成的武夫,甚至还有几个因为刻意收敛了气息,就连他也看不透。

    场中终于反应过来的众人不禁感慨,难道这就是真武殿的底蕴么?

    不过,这似乎还不够,因为这里可是长安,是整个帝国的中枢重地,就算是一品武人,也没资格在这里胡乱撒野,更何况李轻尘敢肯定,这位看着气势极盛的禄存星君还远未达到一品武人的水准。

    老王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他脚下只是轻轻一踩,便同样飞上了天空,这是以自身神意驱使真气,御大块无形之术,便可浮空远游,乃是上三品武人的标志之一!

    “嘿,真武殿的老鼠崽子,老子早就知道你们这次要出来捣乱,不过,就光凭你们,不是跑来送死么,还是说你们就这般瞧不起咱们长安镇武司?”

    是了,双方对比实力的话,在场的,仅仅只是长安镇武司的战力中,上三品武人就有两位,而四品武人包括裴?F和黛芙妮娜二人在内,则有七位,而这只是长安镇武司的冰山一角罢了,更别说长安城内还有随时待命的玄甲军,以及世家豪阀们的私兵,哪怕只看表面,真武殿的人也不够格在这里猖狂。

    却不想,那绿发碧眼的禄存星君只是冷冷一笑。

    “区区一个武道会罢了,还不被我们放在心上。”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所言,下一刻,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震动之大,仿如地龙翻身,只是一息之后,余波便已经传到了演武场,底下的普通人一阵摇晃,李轻尘和一众长安司之人随之转头望去,却见长安城的西面烟尘四起,而他眼尖,还瞧见在那空中,起码正有六人正在激斗。

    都是上三品武人!

    老王更是神色大变,不光是他,所有知道长安城大概堪舆图的人,全都随之神色大变。

    因为刚才出事的地方,乃是在长安城中都属重中之重的要地。

    十方镇魔狱!

    这座专门针对武人而设立的监狱之中,关押的犯人何止千余,一旦十方镇魔狱失守,上千身怀绝学的武人涌出,哪怕他们的状态都不复全盛之时,可一旦爆发起来,那将会是整个长安城的浩劫!

    由此,李轻尘迅速判断出了真相,眼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武殿的主力军,他们不过就是来拖住长安镇武司的一部分有生力量,不让他们驰援罢了,而且......

    那边点将台上的裴?F也随之转头四顾,他亦是迅速地猜到了真武殿的真实意图。

    今日已是武道会四强赛的第一场,演武场内来观战的,基本都是身份显贵的大人物,他们是必须被保护的一批人,个个都不能死,哪怕仅仅只是受伤,都是他们这些武侯们的罪过。

    不光如此,周围还有很大一批平民百姓来凑热闹,甚至还有一些曾经的参赛者,这些人实力太差,不需要什么高手,只是遇上外面那些五品修为的真武殿众恐怕也不能力敌。

    同样是五品的修为,可真武殿的人历经厮杀,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而且训练有素,懂得互相配合,绝不是这些自命不凡的少年少女们能打过的,搞不好甚至连一招都挡不住。

    要保护好这么多人免受其扰的同时,再面对这些真武殿杂碎们的进攻就已经很难了,况且眼下看这情况,他们必须得尽快抽调人手前往十方镇魔狱驰援,就算不能全部离开,最起码也得有人过去,相比于武道会这边出事,十方镇魔狱更不能出事。

    李轻尘与裴?F同时皱眉,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