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金发女武神
    十方镇魔狱第七层。

    两个刚刚才逃脱了禁锢他们几十年的可恶牢笼之后,还没过去半个时辰,甚至都没能闻到地面新鲜空气的大魔头,便已经相继倒在了血泊中,而他们至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年轻人执意要杀他们,又是为什么那人身边的白袍人明明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却有层出不穷的各类奇异“法器”针对他们。

    想这二人本就已经因为那一颗颗打入身体窍穴中的镇魔钉以及漫长的时光而被消磨了太多实力,眼下又被莫名镇封了真气与神意,一身实力甚至都发挥不出一成,而对方一个七品废物,另外一个连废物都不如,却靠着这些“法器”轻而易举地杀了他们,死得实在是太过憋屈,以至于他们如何都闭不上眼睛。

    当然,根本没人在意这一点。

    望着已经被鲁班门特制的电网给捆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许姓牢头,年轻人抬步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打了个哈欠后,不再看他,眼睛在四周飘来飘去,似乎是觉得有些无聊。

    “姓许的,你知道我等下会去哪儿吗?”

    那许姓牢头本来已经快要因为绝望而闭上眼,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陡然间又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年轻人,好似与他有什么难以泯灭的深仇大恨,让他不由得大吼了起来。

    “你敢!你敢去那里,武督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必死无疑!你这个疯子!你这个魔头!你该死!你早就该死,你十五年前就该死了!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年轻人低下头,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邪意森森的笑容。

    折磨他人,果然能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

    “听着好像你是在特意提醒我别去一样,嘿嘿,姓许的,莫不是跟我一起待了十五年之后,你对我都产生感情了?有意思。”

    许姓牢头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看那样子,似乎已经彻底癫狂,完全没了一位三品武人该有的镇定,只是不停地在用最恶毒的语言大声咒骂着,只不过年轻人却是视若无睹,不,应该说听到对方如此破口大骂,看着那疯癫的模样,他反倒像是听到了什么美妙的音符一般愉悦。

    正在这时,那位仅凭一己之力便攻下了十方镇魔狱第七层的神秘人却不合时宜地开口道:“大人,长安镇武司暂时还不。。。。。。”

    话未说完,年轻人猛地一扭头,那神秘人情不自禁地闭嘴,同时后退了数步,似乎是下意识想要离他远远的,看样子,竟是被他给吓住了。

    “你觉得你救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你觉得我得靠你出去所以就会听你的话?还是说你觉得我不会杀你?或者,杀你很难?”

    那神秘人正要开口解释,年轻人却是摆摆手,百无聊赖的道:“好了好了,黄花,把刀收起来,我就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现在给我把那个废物带过来。”

    神秘人又被吓了一跳,随之扭过头,却发现那个脸上满是疤痕,连神农桶都没法子的丑女人已经默默地收起了一柄尖刀,然后扶着一旁又挨了一顿毒打的禄东赞走了过去。

    禄东赞很是虚弱,连独自站立都显得有些困难,但他依旧死死地盯着对方,甚至情不自禁地轻声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我?”

    年轻人闻言,突然神秘一笑,随之趴在了禄东赞的耳边,喃喃念道:“我,就是这个人间最大的恶,是最可怖的魔,畏惧我吧,禄东赞,你反抗不了命运!”

    说罢,他缓缓地站直了身子,看着这个被逼离开吐蕃,远来长安避难的可怜虫,冷冷地道:“去吧,杀了他,你就能活下来。”

    演武场上,形势瞬息万变,随着长安镇武司的一干人等联手破开了那张由凌月燕驱使的星图后,那位绿发碧眼,实力极其可怕的禄存星君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一品之差,犹如天堑,更何况这位禄存星君在同阶武人之中也属佼佼者,裴?F能够依靠天赐武命的能力定他两息就已经算是了不得的能耐了,而随之而来的反噬,亦是让他握剑的手都是轻轻一颤,只不过无损战力便是。

    破开星图之后,迎面而来的,便是浩浩荡荡,蕴含无穷伟力的流沙河,那禄存星君已是含怒出手,这流沙河的声势自然更为浩大,不光如此,就一直未曾出手,在一旁掠阵的凌月燕也一齐出动,道道银光交杂在那流沙河之中,朝着对面杀去。

    老王丝毫不惧,凌空一指,朗声喊道:“兵之所在,气之所存,十八兵魂,共诛前敌!”

    兵器,亦是杀器,世间兵刃,皆为杀人而生,这十八道兵魂一齐攻来,彼此之间的杀气毫无阻碍地凝结在了一起,铺天盖地,好似千军万马朝着那流沙河冲杀了过去。

    另外那位三品武人则是凌空虚渡,朝前一拳轰出,如那护法金刚拳镇妖魔,一股磅礴的凛然正气,顿时将四周的流沙给打得倒退而回,这一拳的威力远不止如此,拳势不减,逆流而上,朝着对面继续冲了过去。

    但更让人惊叹的,还是一道璀璨如流星一般的剑光,那是裴?F所握长剑!

    他以剑开路,速度之快,竟丝毫不落于这二位三品武人之后,而在他之后的,则是那位身穿战裙,手持长矛与圆盾的黛芙妮娜,她所修绝学虽不是中原路数,但强大之处,并不逊色其他人半分,以至于另外几位四品武人哪怕年纪痴长这二人,却仍是稍逊一筹,慢了一线。

    一招暗算李轻尘成功,吕奇再度抬起头时,正看到了这一幕,却只是无奈摇头。

    年轻气盛这四个字,所言非虚,若是要他单独与那白衣剑客相搏,只怕根本讨不得好去,对方不但自身修为不凡,剑意极其纯粹,而且那柄佩剑也不是凡物,只不过现在嘛,可就不一定了。

    他一招手,瘟虫过境,肆意飞舞,择人而噬,毫不留情,底下不停响起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吸引住了镇武司众人的目光,不得已,其余几位四品武人眼看也追不上前面四人,就只得先行落下,前往救援场中之人免受这黑雾所扰。

    可笑先前为了朝廷威严,不允许这群达官显贵,世家门阀之人带上护卫一齐进场,其实也是想着有镇武司武侯们在此,怎么都翻不了天,现在却反而导致这帮人成了一群拖累镇武司众人的累赘,可心中如此想着,却又不得不救。

    裴?F一心向前,毫不在意其他,这其实也是他武道进境极快的原因,他并非什么天才武夫,所依仗的,无非就是“纯粹”二字罢了。

    另外那位三品武人亦是如此,一拳打出,有死无生,唯有老王分心一看,当即向后皱眉传音道:“小娜儿,快下去支援其他人,尤其是那李轻尘,一定要护送他安全离开此地!”

    假公济私倒也不是,李轻尘已经显露出自己拥有能够击败杨辰的实力,同时又有加入长安镇武司的心,理所应当受到朝廷保护,而老王得益于这自创绝学十八兵魂的原因,在这一众人里,神意乃是最强的,所以他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下面真武殿众里有不少人是刻意隐藏了实力的,担心其他人吃亏,便赶紧催促着黛芙妮娜下去。

    她下去,便足够了,而这份绝对的信任,自然是源于她的实力。

    黛芙妮娜根本就没有多想,因为她本也不是什么喜欢动脑子的人,听到老王的命令之后,当即以比其他五名长安司武侯更快的速度,后发先至,急速坠至地面。

    “咚!”

    她双膝微弯,而脚下的整个大地都随之重重一震,原本因为张藏象那惊天动地的一拳而崩裂的地面,顿时进一步裂开,却反倒是露出了下方黑色的真容,那是当初建造这座演武场之时便已有的阵法,历经百年岁月,却依然光洁如新。

    只可惜,它除了能够吸收武人们战斗所产生的余波之外,其实没有任何效用。

    眼见有长安镇武司的高手落下,而且还是一位女子,一位头戴面具,隐藏已久的真武殿之人当即越众而出,身上真气激荡,演化出道道海潮,大潮拍岸,宛如实质,这乃是一位真正的四品强者!

    然而,让众人皆未料到的是,眼前这位来自西域的金发少女只是随手一枪掷出,纤细的身体随枪而走,在长枪闪电般洞穿对方胸膛的一瞬间,她随之从对方身旁绕过,一手抓住了透胸而出的长矛,而那位从头到尾都没反应过来的四品武人坚硬的肉身被一股巨力从内部直接炸开,碎肉飞溅,鲜血如雨一般落下,却全被她真气所阻,最后没有一滴血沾身。

    手握圆盾,倒持长矛的金发少女看了看四周瞠目结舌的众人,轻轻地舔了舔嘴角,表情显得很是兴奋。

    “谁动,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