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玩弄鼓掌间(上)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鹿家院子中便已是遍地狼藉。

    院子西边,刷有一层鲜艳红漆的廊柱底下,安静地躺着一柄前半截剑尖已不知所踪,而剩下的半截身子上也布满了裂纹的长剑,就在不远处,还有断成数截的古琴琴身与几根已经崩断的琴弦。

    擅使快剑,号称见血封喉,杀人就如割草一般迅速,故而在江湖上也算薄有威名的黑白二煞两兄弟死状极惨,黑煞黑衣剑客浑身筋骨都被人以巨力从外震碎,整个人好似一滩软泥般倒在地上,背后还有一处五指纹路都清晰可见的大掌印,连带着他后心的衣服都一并印进了皮肉,看起来殊为可怖。

    而那白煞白衣剑客在被李轻尘挟持之时,受了那欧阳翎羽的凶猛一刀,被断了一臂,再加之手中长剑被夺,战力本就大损,在这种混战之中自然也留不得性命,只是他的死因虽不是外伤,却比外伤来的更为骇人。

    却见他整个人就好似吹气似地肿了一大圈,甚至就连五官都被撑得有些模糊,并且整个身子都呈现出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暗紫色,腥臭的血水和脓水一齐从皮肤里溢出,还有一些蛊虫在他身上不断地爬进爬出,似乎在他体内生出了一个虫巢一般。

    这两兄弟当时离那雕刻有天魔像的石台最近,却也是最早遭殃的两人,只不过场中其他人的命运,却也未必见得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以一手精湛刀法闻名于世,好在大雨天练刀,雨停之后滴水不沾身的双刀客欧阳翎羽也未能讨得好,他整个人被直接镶进了远处的墙里,身子凹进去,双手无力地垂下,两条结实的手臂上只见缠绕的铁链,却未见到他那引以为傲的双刀。

    在江湖上名声不错,时常接济同道,喜作富家翁打扮的小孟尝吕温仰天倒在地上,还未彻底死绝,只是看他胸膛整个都已经塌了下去的模样,显然也是不活了,猩红的鲜血完全不受控制地从其嘴角流出,他望着头顶已经蒙蒙亮的天空,瞳孔正在渐渐地失去焦点。

    那位打从来了鹿儿镇之后,便从来没有以真容示人过的妇人靠坐在墙边,遮掩容貌所用的幕篱掉在一边,露出了下方一张惹人无限遐思的美妇人的脸来。

    只可惜,上面却有一道从其右眼眼角尹始,斜劈而下,直达其左边嘴角,几乎贯穿了整张脸的狰狞刀伤,而在其小腹处,更是有一道不知大小的贯穿伤,从内涌出的鲜血已经将周围的衣裙所染湿了一大片,整个人已然没了生息。

    后背插满了各式各样的暗器,远远望去,就好似一只刺猬似的周宇,此刻正无力地趴在妻子的腿上,脸上的笑容苦涩与解脱兼具,望着妻子的脸,嘴巴一张一合的,也不知到底在说些什么。

    从南疆远道而来的五毒童子,亦是全部葬身此地。

    扎羊角辫的那位,身首分离,却不是由刀剑所断,而是被人给硬生生拔下了整颗脑袋,随意地丢在一边,一张脸上满是狰狞痛苦之色,全然没了先前假装孩童时的天真烂漫。

    一位剃着桃心头的童子被人整个开膛破肚,两边肚子掀开,肠子内脏全流了一地,而由他亲手饲养长大,与之心神相连的蛊王金头蜈蚣也整个都翻了过来,倒在一旁,已经僵硬。

    扎了一根朝天辫,最是活泼的那位童子四肢皆被人打断,仰天倒地,眉心正中央还有一处显眼的红点,而那才是其真正的致命伤所在。

    一针贯脑,瞬间死亡。

    而她所饲养的白线壁虎在五毒蛊王中生命力最强,此刻竟还在挣扎着去吞吃地上的碎肉,只是已无人再去搭理了。

    另外两名童子亦是死状极惨,一人被一柄长剑刺穿了心脏,给直接钉在了地上,当场身死,死前一只手还抓着自己性命相交的蛊王银环毒蛇,而后者整个缠在他手臂上,一颗三角蛇头却已不知所踪,至于另外一人满身血污,双腿齐根而断,右边脖颈上更是缺了一大块肉,此刻靠在同伴尸体边上,也已失去了生息。

    那位三番两次地针对李轻尘,看似一直在露头挑事,可实际上藏得极深的千手无常孟良竟也不是最后的赢家。

    在随身携带的招牌暗器全部丢光之后,又被那浑身肌肉夯实的胖头陀给正面近身的他,硬生生受了他十三掌,一身骨头连皮带肉一起被打碎,只是体内真气浑厚的他,依然强撑着并未立即死去,竟依旧在努力地朝那石台的方向爬着。

    最后真正的赢家,那位自号金刚禅师的胖头陀,由于身怀四品入境的霸道修为,又兼一身横练功夫,故而肉身体魄最为结实,其拳掌双绝,近战无双,哪怕最后被一干人等围攻,依然仗着自身实力,大展神威,亲手打杀了数人!

    其中包括那被整个打入了墙壁之中的欧阳翎羽,连引以为傲的双刀都被其以自身肉掌硬生生打碎,还有那本是同盟关系的黑衣剑客,背上挨了他一掌,掌力直透其前心,筋骨内脏一并破碎,当场身亡,另外那被人硬生生拔下了整颗脑袋的羊角辫童子,乃至于最后倒地的千手无常孟良,皆为他的手下败将。

    只是他亦不好过,毕竟他自身实力虽在众人之中最为拔尖,可这些江湖人不但个个身怀绝技,而且皆是狠辣异常,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是绝不惜与他同归于尽的,哪怕死,都要咬下他一口肉来才肯罢休。

    胖头陀左腿脚踝处不慎被那只红尾毒蝎王所咬破,只是一直靠着体内浑厚的真气压制,才勉强未让毒液彻底扩散开来,但连续与众人战斗了这么久,尤其还要以体内真气运行周天,这却是避免不了会导致伤势加重,眼下其整条腿都已经废掉,从大腿根部开始,肿胀得不成样子,又麻又痒又痛,只恨不得直接一刀将其切下才好。

    他这比正常人胖了起码得有整整三圈的身子目标实在太大,各处都扎满了千手无常孟良所打出的暗器不说,最狠的还是被那同样擅长外功修行的小孟尝吕温不惜以性命拖住,害得他一只右眼被千手无常孟良给活生生地抠了出来,而且在他袒露的胸膛上,亦是少了一大块,那是被吕温以五指抠入之后,连皮带肉一起硬生生撕下,伤势深可见骨。

    只不过,他依然还活着,这就是他与这帮输家的区别所在,此刻他以一条独腿站立,在连杀数人之后,一股子狠辣的凶煞之气愈加高涨,此刻站在那处石台前,已是迫不及待。

    只要得到了这部《天魔化血功》,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这本地品神功一旦修炼至大成,只要化身血魔,要想恢复现在的一身伤简直不要太过简单,甚至就连重塑肉身也不是什么难事,眼下的这点付出,又能算得了什么?

    有此神功,他有信心,不出三年,自己必将跻身上三品,真正成为山巅上的那一批武人!

    伸手按住了那石质的血魔雕像,他一把将底下的石匣给掀开,可下一刻,满心欢喜,激动不已的他,陡然间瞪大了那只完好的独眼,以近乎癫狂的语气,仰天大吼道:“是谁!到底是谁偷走了本座的《天魔化血功》!是谁!啊!啊!啊!”

    他在大吼三声之后,猛地转过头,狂躁地四下搜寻了起来,却依旧是一无所获,可渐渐地,在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后,他却是不免生出了一丝疑惑。

    因为哪怕刚才他在战斗之时,没有分心看着这边,但他也敢担保,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施展偷天换日之术,将里面的东西抢先一步盗走。

    除非。。。。。。

    正当他还在皱眉思索的时候,从旁边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毫不遮掩的狂笑声,那笑声的主人就好似遇见了什么极为滑稽的事,根本克制不住地在大笑。

    胖头陀闻声扭头望去,一脸凶气之中,却已有了三分心虚,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眼下受的伤可不轻,若是再来几个对手,哪怕只是最早身死的逍遥客那种货色,却也不是他眼下所能轻易招呼的了。

    下一瞬,却有三人自他早就确认过已经清场,应当绝无外人的鹿家祠堂内施施然走出。

    当先一人,柳叶眉,桃花眼,五官俊朗之至,纵然天仙下凡,也不过如是,而那发出笑声的也正是他,此刻他正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旁边那位身披白金色长袍,就连整张脸也完全被面具所遮住的高大男子的肩膀,尤还在发出极开心的大笑声,听得那胖头陀只觉刺耳至极,纵使他反应再慢,眼下却也知道自己应该是被人给耍了。

    胖头陀犹豫了三息后,还是沉着脸,咬牙问道:“敢问阁下到底是何人?这一切,是否皆是阁下所为?”

    遇到了很自闭的事,今天就一章吧,大家觉得可以就刷点月票,马上会开始下一个阶段剧情,就要和真武殿正面碰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