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姑娘听不懂
    秋风萧瑟,夕阳斜落。

    码头上人头攒动,一位头戴里面装了三个大白面馒头的大号羊皮毡帽,赤着脚蹲在一头瘦驴背上的奇怪小姑娘,从码头上岸后,肩头随着驴儿的前进起起伏伏,而在她的身后,有一个浑身裹满了泥土的人,被一根绳子绑着,就这么拖在后面,那个人自然便是李轻尘。

    如此奇景,自然吸引了路边无数人驻足观瞧,尤其是药王谷山脚下的百姓们这些年早已见过了形形色色的江湖人,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主动上去拦下了小姑娘,一边问询她的来意,另外还有人好心走到后面解开了那个被绳子绑着的独臂年轻人。

    小姑娘既没有解释,也没有如她前些年那样干脆利落地动手杀人,便只是默默蹲在驴背上,默默登山,而那一息尚存的独臂年轻人也被几个好心人给合力抬上了千金峰。

    自称“三三”的小姑娘上山之后,终于肯开金口,先是与前来迎接她的药王谷弟子直言,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自己化去一身修为与那天赐武命,之后又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中,轻轻一指点在了那头瘦驴的脑门儿上,后者无声无息地倒地,然后被小姑娘一把抗在了肩上,说是用这个来充作定金,之后还可以让她为药王谷杀三个人,随便是谁都可以。

    这小姑娘瞧着不过十二三岁罢了,可说这话的时候,无论是嘴上的语气还是神态,却很认真,显然不是什么戏言,以至于周围本是涌过来看热闹的江湖武人们,竟都被其气势所摄,竟说不出半句调侃的话来。

    事后用一位当时也在场旁观了整个过程的老前辈的话来说,那就是,“她杀过人,而且是杀过很多很多人,那种只有真正的杀手才拥有的独特气势,老夫年轻的时候身上也有过,所以很熟悉”。

    当然,事后听到这话的人,全都发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毕竟谁也不知道,更不会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在药王谷避世隐居了整整二十年的老人,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一个以杀人为生的独行客。

    毕竟,平日里就属他最爱和山脚下的孩子们逗乐,就连那些镇上的百姓都说他待人极为和善,就似自家的长辈一样亲切。

    再之后,这言行奇异的三三姑娘便被药王谷的弟子给引到了精诚峰暂住。

    小姑娘也的确是很奇怪,没有选择住在药王谷给她安排好的住所,而是一个人待在这寻常人就算加了三件衣服也倍感寒冷的精诚峰顶,饿了便吃一点自己带的白馒头,渴了就喝一点山涧的溪水,比无欲无求的苦行僧更像一位苦行僧。

    期间倒也不是没有好心人前来劝阻过,毕竟药王谷的弟子本就是医者仁心,自然见不得这小姑娘这般作为,可小姑娘似乎从来都不为所动,只是每天坐在这石台上,双脚悬空,遥望那被一层厚实云雾遮住的百草峰,静默无言。

    听到自己竟然是被一头瘦驴给活生生拖到这里来的李轻尘,却完全生不起气来,只是摆手道:“这不重要,总之你既然将我带到药王谷,便算是救了在下一命,在下有些话,想要私下与姑娘说说。”

    说罢,便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卢照邻,后者当即会意,立马便要转身离去,只是在离开之前,却还不忘小声叮嘱李轻尘道:“上面风大,以你现在的伤,实在不宜久留,现在师尊还未正式回应,她也不会这么快去往百草峰,只要你能让她下来,你们想聊多久都行,我现在先行回避,等你们商量好了,再知会我一声即可。”

    李轻尘当即低下了头,单手握拳垂于胸口,向对方表示敬意,同时低声说道:“多谢卢老哥的好意,只是有些话,不得不回避卢老哥,还望谅解。”

    卢照邻摆摆手,示意无妨,旋即不再多言,转身快步下山去了。

    等到外人已走,李轻尘这才沉声道:“在下李轻尘,见过三三姑娘,之所以执意要来叨扰姑娘的清修,只是想与姑娘多嘴说一说在下的事,好教姑娘知晓其中利害,还望姑娘见谅。”

    小姑娘依旧孤零零地坐在石台边缘,没有回头,李轻尘却也不以为意,只是自顾自地解释道:“不管姑娘怎么想,可你毕竟救了在下一命,在下有些事就必须实言相告,实不相瞒,在下前些日子亲手取了一位襄州镇武司武侯的性命,想来眼下应当已经被镇武司所通缉,不光如此,在下还被真武殿一位星君视为眼中钉,欲处之而后快,刚刚听闻三三姑娘希望能借药王谷之力,助你消去一身修为,担心以后若有人对三三姑娘不利,恐姑娘无自保手段,故不得不过来多嘴两句。”

    小姑娘一下转过身,双腿盘膝而坐,两只手托着脑袋,歪着头,语气平静得就好像根本没听明白李轻尘刚刚所提到的“亲手取了一位镇武司武侯的性命”与“被真武殿一位星君盯上”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事。

    “有关系?”

    李轻尘见她说起话来,就与无心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似乎完全不知人间事,也只能无奈苦笑。

    有没有关系?

    关系可大了!

    无论是以武力镇压了整座中原江湖千万武人整整一百五十年,中间几乎从未遇到过对手的镇武司,还是那刚在长安城中大显神威,在正面硬撼了长安镇武司与十方镇魔狱后,虽然损失不小,但依然可言小胜一筹的真武殿,都是真真正正的庞然大物,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都足够碾死一堆四品武夫,同时得罪了这两方,可以说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跟他一样的人,你说这有没有关系?

    李轻尘不知她是真不懂同时得罪这两方所代表的意义,还是完全不在乎,当下只能耐心地解释道:“这一路上若是没被人看见,自然没关系,如若被人给看见了,知道是姑娘你救的我,但凡有朝一日姑娘离开了这药王谷,若有人出来逼问你我的下落,你又该如何作答?”

    难不成你到时候还跟他们说,人根本就不是你救的,而是驴救的这种鬼话?

    问题是当你的小命都拿捏在对方手里,就连生死也只在那人一念之间的时候,谁又会信这种完全没道理的鬼话呢,或者说谁会愿意相信这种完全没道理的鬼话呢?

    小姑娘闻言,竟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声音沙哑,完全不似她这年纪该有的样子,而且她似乎还是没懂其中的道理,竟郑重其事地道:“我不知道。”

    李轻尘轻轻地叹了口气,只是跟对方说上这么寥寥几句话,却比跟杨苏再打上一场都来得费劲,可他却又不得不与对方耐心解释道:“你当然不知道,可他们若就是不听,而且还要对你严刑逼供呢?”

    李轻尘其实还有半句话没说出口,那便是如若他们抓住了你,根本懒得多问,便只是利用你来诱我现身,且不论我李轻尘如何,你到时候受这无妄之灾,又该如何是好?

    小姑娘闻言,一双如被漫天大雪所覆盖的林原一般死寂的双眼中,突然间一亮,好似终于听明白了,李轻尘见状,刚想松口气,却见她一下扬起小拳头,声音也提了几个八度。

    “我可厉害。”

    李轻尘无奈地挠了挠头,暗道这小姑娘怎么比无心都难交流,好歹无心只是不会说,或者说懒得跟人多做交流罢了,但多少还是能听懂别人的话,可眼前这小姑娘根本从头到尾就没跟他在一条道上,这让他好生烦恼。

    “可三三姑娘不是要化去自身修为与天赐武命么,就算是之后一直待在药王谷,也兴许会遇到危险,我李轻尘是个念恩的人,可我还有大仇未报,总不能护你一辈子吧。”

    药王谷在江湖上的超然地位,纵然是他们这些年所积累的庞大人脉与自身德行所致,但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他们两不相帮,远离江湖之外,一帮医师又不涉及任何利益冲突,无论是谁,自然都不会轻易得罪,可一旦他们被江湖事所牵连,到时候又该如何去面对镇武司与真武殿呢?

    前者代表了朝廷,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药王谷三山也在大洛境内,能跑得了么,而后者行事无所顾忌,甚至已经胆大妄为到在长安城内闹事了,他们岂会在乎什么江湖风评,这山水虽好,也不过就是神相一击的事,再过几年,又有谁会为他们报仇,药王谷纵然不愿,却也不得不在这种压力下交出对方要的人,到时候你自身实力不济,又该如何?

    李轻尘是已经想好了,只要自己伤势稍微好一点便会告辞离去,绝不愿意给药王谷惹麻烦,但眼前这呆头呆脑的小姑娘又该怎么办,难道自己还要带上她一起浪迹天涯?

    腰太疼了,这几天可能没法按照原定计划好好更新,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