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寒霜镇大江
    裴声在外的药王谷三山脚下,修有码头客栈,以供外人往来的人间小镇中。

    此地聚集之众,少说也有千余之多,虽然鱼龙混杂,但因为药王谷就在旁边,故而无论是镇上的普通百姓,还是悬镜司安插在此的谍子,包括来往的江湖武人们,都相处得极为和谐,寻常连个口舌之争都少见,更别说是大打出手了。

    似这等江湖武人扎堆的地方,竟无汴州镇武司武侯时常过来巡视,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

    药王谷引人神往的魅力,或许也正在于此。

    靠着码头的一处无名小酒馆,在镇上的生意最好,无论是在码头上做工的纤夫们,还是江湖武人,都爱聚众在此饮酒,因为这里卖的酒最烈,又加有各种药材,既能驱逐寒意,滋补身体,又与他们这些好豪饮的江湖武人们相得益彰,不少人甚至在得知没了座位后也不去他处,而是宁可蹲在路边,毫无形象地托着酒碗在喝,实在是看不出他们曾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模样。

    不过巴掌大的小桌边上,一人轻轻捻着碟中被撒了一层薄薄盐粒的花生,将其一颗一颗地喂入嘴中,同时朝着路边一位相熟的人高喊道:“?眩?下恚?阌掷蠢病!

    被称为老马的汉子外面套着一件洗得干干净净的旧皮裘,人看着老实敦厚,在被旁人叫出名字后,立马转过头看向这边,紧接着笑道:“嘿,天冷了,就好这口。”

    点了一小碟花生佐酒的汉子赶紧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另外半边长凳,然后伸出手,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这边坐,就知道你今天要来,所以特意给你留的位置,你可不知道,就为了这半条凳子,我给掌柜的说了多少好话。”

    对面一位正端着土窑烧制的酒碗在小口慢饮的人,这时忍不住出言调侃道:“你呀,还不是看那老板娘貌美,才跑上去献殷勤,我说老马,你可千万别上了他的当。”

    老马一屁股坐下后,摸着自己剪得只剩下小半寸头发的后脑勺,笑眯眯地道:“老孟他这是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知道寂寞了,我懂。”

    旁边那人将捻去外皮的花生往嘴里一丢,然后拍了拍手,望向老马,笑道:“嘿,练了一辈子的武,吃了这么多苦,其实到头来觉得也没啥子意思,看着马老哥你跑来这不到两年,竟连孩子也有了,着实是让老弟我羡慕得不行呀。”

    对面那人仰头一口饮下了碗中剩余的药酒,伸手抹了抹嘴,接口道:“那可不咋地,我老家那边乱糟糟的,年轻的时候为了生计跑去给人家走镖,每天担惊受怕,睡都睡不瓷实,打从来了这药王谷,蒙药王爷收留,才终于知道什么叫神仙日子。”

    周围之人听了,竟是齐齐点头,俱是感慨万千,他们都是已经厌倦了江湖生活的人,往日里睡觉都不敢睡实,枕头底下都得垫着刀才能稍微安心,现在在这宛如世外桃源般的药王谷待着,终于体会到了做普通人的快乐,那是越待越不想走。

    不知是谁最先带的头。

    “这一碗,敬药王爷!”

    “敬药王爷!”

    众人齐齐高呼,一下端起了面前酒碗,遥敬远方三山,然后仰头一饮而下,一边抹嘴,一边看向身旁好友,由心而发地大笑起来,其乐融融之处,又岂是往日可比?

    老马放下手中已经变得空荡荡的酒碗,忍不住张开嘴打了个饱嗝,旁边之人正待调侃他一句酒量见小,却忽然间抬起头,疑惑道:“咦,这才几月,怎么突然下起雪来了?”

    却见那路边玩耍的孩童们忽也一下扬起头来,看着头顶飘下的片片雪花,全都乐开了怀。

    孩子们的心思最为单纯,下雪了,就能和朋友打雪仗了,同时也意味着离过年不远了,到时候不但可以吃好吃的,还能从长辈们手中领取一份属于自己的压岁钱,之后可以买玩具,也可以买糖葫芦,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可就在下一刻,老马忽然瞪大了眼睛,一下站起身来,指向远处原本平静的江面,同时惊呼道:“快看那边!”

    时值深秋,寒意渐浓,可也远不至于将江面都冻结起来,毕竟这里又不是那极北苦寒之地,寒气来的可没那么快,也没那么厉害,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远处的大江上,却的确如那隆冬腊月一般,开始渐渐结冰,甚至就连天空中也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镇上的普通人只是惊讶于这反常的天气而已,可但凡是有修为在身的武人,却几乎都能够清晰的察觉到,正有一股刺骨的寒气,在从远方汹涌而至!

    遇到这般古怪的景象,江面上的大船小舟不敢久留,未免被四周的冰块给冻在江上,都选择赶紧靠岸,因为太过着急,途中甚至产生了碰撞,导致不少人因此而落水。

    落水者饶是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却还不忘一边游,一边转头骂个不停,最后就连水中的纤夫们也全都转身跑上了码头,望着眼前的雪花飘飘,俱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骤然间,有人指向了远处,同时转过头,极度惊骇地朝着身边之人大喊道:“快看,大家快看!江面上有人!”

    远处一大团黑点由远及近,竟是足足有上百人正踏冰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正是在长安城中大显神威的真武殿主义子赵瑾,依旧是一身男装,英姿飒爽,在她身侧,分别是一头绿发的禄存星君,以及新任贪狼星君无心这二人。

    三蛊堂那位鬼郎中则稍稍落后半个身位,藏在众人之中,而再之后,则都是分属前方三人麾下的真武殿众,包括赵奴与刘不苦,以及凌月燕和吕奇等人,都赫然在列!

    冻结大江,踏冰而行,这是何等的霸气!

    别说是岸上之人了,就连赵奴与刘不苦等人都惊骇得无以复加,同为四品修为,他们更能体会到对方的可怕之处,不光是因为那霸道无匹的霜月寒气竟能冻结这浩浩荡荡的大江,更因对方仅凭一人便改变了一地气候,同时脸不红,气不喘,步伐稳健,完全看不出丝毫费力,想来此人体内的真气之雄厚,简直是无穷无尽!

    赵瑾偶尔转头,亦是惊叹不已,她未曾想,这被手下人带回真武殿的少年,竟是如此的厉害,虽然不解为何这次派出他们几人,不过身负真武殿主义子的身份,她历来事事争先,故而这次亦是一马当先,站在最前方。

    声势如此浩大,来势如此汹汹的一帮人,顿时惹得镇上的人全都跑了出来,围在了码头处远眺,尤其是以老马等人为首,已经在此安家的江湖武人们,更是个个眉头紧锁。

    若是前来求药的客人,是绝不会做出这般行为的,所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敢跑来药王谷闹事,并且先声夺人,给了这边一个下马威,其背后的势力一定极大,很多人甚至已经猜出了他们的来头。

    行事如此霸道,无法无天的,江湖上唯有真武殿而已!

    赵瑾,无心,禄存星君,鬼郎中这四人踏冰而来,率众登岸,一路无人敢阻,所到之处,人群自然而然地分列两旁进行躲避,却好似夹道欢迎一般可笑。

    雪花飘飘,寒意更浓,路边的孩童却早已被各自的父母亲抱在了怀中,躲在两边的店铺里,隔着人群缝隙望向这边,上百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闯入镇中,一时之间,竟无人敢阻!

    老马与身旁同伴对视了一眼后,不得不当先越众而出,拦在了路中央,朝着对面一抱拳,沉声道:“诸位,若是来药王谷求药,便请收了神通,此地多为普通百姓,可受不得如此严寒。”

    又一年轻气盛之人喝问道:“诸位到底是何人,到了药王谷,为何还不报上名来?”

    鬼郎中听罢,忽而诡秘一笑,嘴唇微张,声传四野。

    “好说,老夫三蛊堂鬼见愁,不知各位有何见教,且说来与老夫听听?”

    此言一出,对面拦路的众人竟齐齐后退了数步。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三蛊堂的威名之盛,在江湖上可不比药王谷差太多,而不比药王谷有口皆碑的好名声,就连门下弟子的性格也都是温润纯良,教人挑不出半点毛病,这三蛊堂却一直都是毁誉参半,甚至可以说是恶名大过好名,不少人一经提起,都是作咬牙切齿之态。

    江湖人皆知,这鬼见愁鬼郎中最是喜怒无常,既可因为一时的开心而替人治疗绝症,也会为了修炼毒术而一次性毒杀上百人,做事全凭喜好,心中毫无规矩,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照样每年都有络绎不绝的人寻他为自己治病,这却是一份独到的本事了。

    妙手仁心的药王爷与这喜怒无常的鬼郎中最大的区别正在于,就算你站在千金峰大门口辱骂他们师尊,药王谷也不会生气,更不会对你如何,若其他人看不过眼想要收拾你,他们往往还会出言阻止,可一旦撞上了这鬼郎中,哪怕什么也不做,或许都是一场无妄之灾,这谁又能不怕呢?

    却不想,刚才那出言让对面报上名字的年轻人突然挺身而出,朝着对面厉声大喝道:“那又如何?我等受药王爷恩惠,被药王谷庇护多年,这条命便算是卖给药王谷了,你若真心来求药,我便亲自为你带路去千金峰,可你若是来挑事的,老子这条命舍了不要,也要将你拿下!”

    周围人一听,有的面无表情,有的面有难色,看向那年轻人的眼神也颇为不爽,可更多的人却是选择与这敢于发声的年轻人站在一起,诚如这年轻人所言,他们都是因为受了药王谷的恩惠,折服于药王爷如圣人般伟大的德行,才选择在此隐居,同时守护药王谷,现在有人上门挑事,他们又岂能不挺身而出?

    所谓当仁不让,便是此理!

    刚刚突然走出一步的鬼郎中顺势往后一退,然后朝着前方一伸手,道:“老朽今日为真武殿夺药王鼎而来,眼下药王未出,老朽也需养精蓄锐,这开路一事,便交允三位大人吧。”

    站在最前方的赵瑾闻言,神色不变,其实她对这位素未谋面的药王爷前辈是钦佩居多,有些事她自然不愿做,但如果是为了真武殿,她倒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当下却有些庆幸有无心在旁,不然由她亲自对这些卫道之士下手,却是有些于心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