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只手引凝霜
    眼前之人,众志成城,挺身而立,目光坚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之意。

    为报恩德,万死无悔,卫道之心,何惧艰险。

    曾借南明离火之威,轻易击败过李轻尘,沈剑心与张藏象三人联手的赵瑾没有动,力战长安镇武司众武侯也未落下风的禄存星君也没有动,前者是不愿,后者则是不屑,最后便只有无心冷冷一笑,语气森然。

    “无畏,源于无知。”

    这位新晋贪狼星君一展身后披风,旋即便出现了一股淡蓝色的寒潮,从其披风底下钻出之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卷向对面,仅是寒潮余威都产生了一层浓郁的白霜,从其脚下迅速往外蔓延。

    空中密集的雪花飘落得愈加急促,只是几下,便已将四周的屋顶覆盖,被父母紧紧抱在怀中的孩童们望着这漫天大雪,都拍着掌,嘴里发出愉快的嬉笑声。

    在孩子们独有的纯真世界里,尚不明白这深秋时节便片片飘落的雪花究竟代表着什么,更不会清楚今日究竟有多少熟悉的生命,会随着雪落一起凋零。

    冰冷刺骨,如从极北苦寒之地奔袭而至的恐怖寒潮扑面而来,还未临身,便已教众人手脚冰凉,老马见状,心中大骇,却不愿就此让步,而是赶紧转头大吼道:“快!大家一起外放真气抵御!”

    武人最原始的真气,正是源于肉身气血的力量精华所凝聚,如那心头之血,最为灼热,真气虽可因后天所修绝学而被改变,具备种种奇异的力量,但究其根本,却是一腔足以融化万物的热血,眼下与周围之人合力将自身真气外放,无疑就是最有效的,能够抵御眼前寒潮的办法。

    很聪明,但也很愚蠢。

    好在人多力量大,数十位中三品武夫们将自身力量聚合在一起,真气外放之后,甚至形成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壁垒,最后竟成功地将那股可怕的寒潮给死死地挡在了外面!

    那一层从无心脚下朝外蔓延开来的白霜,也在他们面前骤然停下,再不得寸进,甚至连漫天飘落的雪花也落不下来,尚在空中便被这一股升腾的热气给化为了滴滴水珠。

    药王谷这边的众武夫见状,全都面露喜色,忍不住在心中呐喊不断。

    挡住了!

    再看这边,一直藏身在人堆里,想尽量减少自己存在感的赵奴与刘不苦二人小心对视了一眼,暗道自己二人当初到底是发了什么失心疯,怎么就会听信那年轻人的鬼话,做出那等恶事来。

    更离奇的是,他们事后竟然没有赶紧杀人灭口,反倒鬼使神差地将苦主给带回了真武殿,而这小子的机缘那更是让人眼热得发狂,一经到了真武山,便立马受那右护法召见,而后得赐天品真经,又得贪狼星君之位,至此一飞冲天,如今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在真武殿的地位,都已远在他们之上。

    这才不过几个月?

    他们二人敢拍着胸脯保证,如果让自己上去,也可如砍瓜切菜一样地将眼前这些废物们尽数诛杀,但如果只是像这样单纯比拼真气的总量,他们是绝不可能匹敌这么多人联手的。

    这与李轻尘可以在范阳城中于瞬息间杀死那横练筋骨的昆仑奴,但如果比肉身力量,他也未必是对手其实就是一个道理,而看那小子的样子,显然这一道寒潮也只是随手为之,并未尽全力。

    为修炼《瘟神大病经》,曾于人间几番行瘟布病,杀业深重,从而一直被药王谷视为眼中钉,甚至不比那三蛊堂鬼郎中好多少的吕奇,一听说这次要对药王谷下手,自然是义不容辞,马上便跟来了。

    说实在的,药王爷若是不死,他这辈子真是寝食难安,修为更难再进一步,至于那身段妖娆,又喜穿开叉长裙,风光绝美,使一对圆环为兵器的凌月燕本就是禄存星君手下的星官,自然也跟随在侧,这二人无论修为还是战力,都还要在那赵奴和刘不苦之上,可看着前方冷若冰霜的少年,也还是感觉心惊肉跳。

    同样都是四品武夫,这吕奇更是四品巅峰,离三品修为都只差一步,只要解开心魔,当即便可打开玄关,直入三品,这样的两个人,不但修为高,而且有功劳在身,就连资历也足够老,而对方年纪轻轻,又只是初入真武殿,寸功未立,却当上了地位仅在左右护法与真武殿主之下的贪狼星君,坐拥整座贪狼峰,他们知道后,心中多少还是不舒服的,但如今一看,却已是彻底服气。

    仅凭一人之力,以区区四品入境的修为,便可冻结大江,让他们数百人得以踏冰而行,寒气外放,甚至早在百丈之外便教药王谷降下大雪,来到这后,又与对方数十人比拼真气总量,这人且不论战斗经验如何,仅就这份中三品的底子,就不是他们二人能比的,况且对方胜在一个年轻,未来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眼见在短时间内,竟只能与对手平分秋色,虽然再拖下去自己必然取胜,但那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无心轻轻地摇了摇头,抬起手,眼神冷寂,如看一群死人。

    “有些事,不是靠努力就能成功,有些差距,也不是单靠意志就能填平。”

    说罢,他平举右臂,张开五指,冰蓝色的霜月真气这次终于毫无顾忌地得到了释放,无数细碎的蓝色冰晶被一股呼啸的旋风裹挟着,朝着对面汹涌扑去。

    大雪纷飞,如至隆冬,天寒地冻,滴水成冰!

    “杀!”

    知道如果再拖下去也只是坐以待毙,一人选择主动出击,在一声怒喝之后,往前猛冲,一拳打出,誓要以自身拳劲逆卷这道寒冰飓风,教对方自食其果!

    只可惜,下一瞬,那道冰蓝色的寒霜飓风在其身上掠过之后,后者整个人便化作了一座冰雕,因为被冰封的速度太快,他甚至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

    后面的众人见状,心中尽皆骇然,而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如何反抗,那道飓风便从众人身上无情穿过,下一刻,一众胆敢拦在路中央阻挡真武殿众之人,全都化为一座座冰雕,无论是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是转身欲逃的姿态,或是努力想要抵御的模样,都清晰可见。

    仅仅只是三息不到,刚才还活生生的人便全都被冻成了冰坨子,动也不动,这是何等骇人的景象,周围原本还在旁观的百姓们全都吓得惊叫不断,四散而逃。

    这些百姓们虽然往日也曾见过许多江湖武人,甚至与这些人称兄道弟,一起蹲在路边喝酒,可那是因为后者碍于药王谷的规矩,从未在这里出过手而已,时间一久,他们也就当这些江湖武人跟他们自己一样,无外乎就是力气大一点罢了,可眼下终于见到了真正的江湖,知晓了它的残酷一面后,一个个顿时被击碎了幻想,再不敢在此停留。

    纷乱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无心听得心中烦躁无比,加之额头又传来阵阵痛楚,当即便抬起手,想要冰封整座小镇,让这些该死的东西全都闭嘴。

    “太吵了!”

    正在这时,旁边突有一只手扣住了他,无心转头一看,却是赵瑾,却见她神色威严,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沉声道:“够了,他们只是普通百姓!”

    无心一把挣脱对方后,冷然道:“你要阻我?”

    赵奴与刘不苦二人忍不住在心中哀叹一声,得嘞,本来我们两个乖乖跟着少主,对方好似也没什么反应,可现在少主和他交恶,自己二人又岂能不上去冲锋陷阵,但这二人都是真武殿未来的中流砥柱,就算交恶,殿主与左右护法也不会让他们分个生死,甚至还会居中调解,可自己二人不就遭了秧么,到时候那小子对他们下手,他们又能如何?

    赵瑾亦是冷冷道:“我没有在和你商量。”

    无心脸色一变,勃然大怒,正待出手,陡然间却感应到有高手从前方而至,一扭头,却见那一座座冰雕全被一股澎湃的真气所笼罩,紧接着开始迅速融化,里面的人逃出生天后,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

    只是他们大多早已被冻杀了体内生机,被解救出来也还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少数靠着浑厚真气支撑着侥幸没死的,全都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眉毛嘴角都还有点点白霜未曾消散。

    霜月寒气深入体内,贻害无穷,若无高手代为驱逐,就算被救出了冰雕也活不长,哪怕最后还有活着的,也已经伤及本源,武道前程被毁,不过好在还是活了下来,哪怕再过一息被救,他们都必死无疑。

    “好霸道的寒气!”

    来人却是个身高八尺的光头壮汉,未着上衣,古铜色的肉身坚如磐石,下身穿着一条阔腿黑裤,被肌肉撑得紧绷,脚下踩着一双黑色布鞋,身周被一层橙色的光芒笼罩,一股股热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将四周残余的寒气尽数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