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禄存战杨兴(下)
    武人修行所必经的九品十八境,层层递进,无论是哪一重境界,就算是天资再高的人,也偷不得懒,尤其是下三品筑基的时候,更是如此,就算是年幼之时便已觉醒了天赐武命,精通御沙之术的禄存星君也不例外,远程御沙败敌是习惯使然,可真要论起近战来,他也绝不弱于人!

    这一柄完全由那一粒粒金沙所凝聚而成的斩马大刀已是妥妥的玄品品秩,在御沙之术的操纵下,看似在禄存星君手上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量,实则重逾数千斤,便是杨兴也不敢直面其锋。

    碧眼儿禄存手握那金黄色的斩马大刀,一刀劈下,可没了那沉重金沙的拖累后,身法重新恢复了敏捷的杨兴顺势一个滑步便闪到了禄存身侧,心知对方身怀极厉害的御物之法,他也就没有选择浪费这个机会卸去对手兵刃,而是直接一拳轰向了禄存的脑侧太阳穴。

    却不想,这一拳落下,纵然是势大力沉,霸道刚猛,却依旧只打得一团沙粒猛然爆开,无功而返,而禄存则反手一掌印在了杨兴胸膛,后者屏息凝神,一道橙色的真气罡罩覆盖体表,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击,不过依然还是倒退数步。

    碧眼儿禄存见状,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极为不屑地道:“原以为你是什么了不得的高手,却未曾想你竟连我们三品武人之所以强大的根源都不清楚。”

    他伸出右臂,那一团金沙随着他的意念变幻不定,时而凝聚,时而散开,聚散无常,随心而动,他神色傲然,语气却很平淡。

    “你出拳的速度就算再快,又岂能跟得上本座神意变化的速度,本座就算站在这让你打上一天,你都伤不得我分毫。”

    武人下三品炼体,专注肉身锤炼,拳脚可媲美刀剑,中三品炼气,可外放真气伤敌,而上三品炼神,则可做到身随意走,意随神动,九品三重,截然不同,其中差距,犹如天堑。

    譬如沈剑心与裴?F这样的剑客,一旦突破到了上三品,以念御剑,出剑的速度起码是以气驭剑的百倍,试问这天地间又有几人能够反应得过来,这便是上三品武人真正的厉害之处。

    禄存之所以看不起这光头大汉杨兴,是因为此人明明就是一位三品武夫,却连这般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就算他身法再快,出拳再疾,自己也完全来得及以神意御使金沙生成沙盾防御,其中的区别无非在于在那么瞬息之间,他到底能够凝聚起多少金沙罢了,可如果对方依旧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他敢说,自己就算站着不动,对方都伤不到自己。

    杨兴闻言,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心知对方乃是自己平生所遇见过最强的对手,这一战恐怕是讨不得好了。

    的确如对方刚才所言,自己受限于绝学品秩,不擅长御物之法,所以依旧只能靠蛮力败敌,往常或许还行得通,可一旦遇上这种顶尖高手,就会捉襟见肘。

    杨兴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回想自己前半生,因为性子太过暴躁,又不知收敛,曾造下了不少杀孽,最后连累亲人惨死,在已是万念俱灰之际,遇到了药王爷他老人家,之后便在药王谷过了整整七年的太平日子,并将自身拳意打磨圆满,实力修为反而更进一步。

    他也时常会想,似自己这样的恶人,有何德何能可以苟活在这人世间,今日一见这碧眼儿,方才明白,一切因果,皆有定数,眼下便是该自己来亲自偿还这最后一点债的时候了!

    杨兴一咬牙,开始全力催动自身所修绝学,不但如此,他甚至开始主动燃烧体内精血,将其转化为无穷真气,那炙热无比的战意,直接横扫了四周残存的寒气!

    此乃一位三品大成武夫的搏命之举,便是堂堂真武殿七星君之一的禄存,也不敢轻视,不过他并未再作守势,而是将双手展开,那无穷金沙凝聚,顿时化为上百把金黄色的飞剑,随着他单手一指,便齐齐朝着杨兴刺杀而去。

    “燃我之血,损我之寿,义之所在,万死无悔!”

    杨兴大声念诵着,眼中闪烁着决绝的光芒,体内精血在其神意的催动下,开始疯狂地燃烧,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甚至将原本橙色的护体罡罩都染上了一层刺眼的血色。

    他原本壮实如精牛一般的肉身开始渐渐萎缩,就好似因为过度缺水而枯萎的大树一样,古铜色的肌肤在迅速变黑,凹陷,底下的血肉渐渐消散,直至可见筋骨,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谁也不会相信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竟会变成这幅凄惨模样。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杨兴身上愈加高涨的气势与虹光,仅仅只是因为控制不住自身力量而散溢出来的余威,都逼得无心与赵瑾等人赶紧带人朝后退开,以免手下人被其所误伤。

    “犯药王谷者,某必杀之!”

    随着他一声仰天怒吼,突有数十道橙红色的人影从其体内飞出,那是由其神意杀念御使,由其体内精血与浑厚真气凝聚成形的武道分身,一经出现,便迅速朝着四周的真武殿众杀去。

    原来,他竟不止是想要击败这碧眼绿发的真武殿禄存星君,更想一举击杀所有来犯的真武殿众!

    身上的气势终于积蓄到了巅峰之后,杨兴一拳打出,整个身子随拳而走,身上橙红色的真气绽放,其光芒之盛,如同大日降临,照得周围人眼睛生疼,再不敢多看,而其余从他身上飞出的人影亦是齐齐出拳,目标所指,皆是真武殿之人!

    无心见状,立即轻喝一声,双手往前一推,便有一道大如房屋的寒冰飓风裹挟着霜月寒气所凝聚而成的细碎冰晶朝前卷出,身旁的赵瑾亦是紧跟着出手,手捏剑指,便有一道道半透明的烈焰飞射而出,迅猛地绞杀向那些橙红色的人影,这正是曾在长安城中大显神威的南明离火,而其他真武殿之人也是赶紧各施手段,阻止那些橙红色的人影。

    为报药王谷之恩,不惜燃烧自身精血,损耗自身寿命,以一人之力独斗真武殿百人,这是何等的豪气,仅此一役,此人便可称真豪杰!

    再看正面,虽有数百道金沙凝聚的飞剑临身,可仅在其体外半尺便已被炙热的真气罡罩所融化,大概这世间最灼热之物,既不是可镇万邪的南明离火,也不是有焚世之威的焚世魔炎,而是这等舍生忘死之人的心头热血!

    这些价值连城,炼制起来极为不易的宝物金沙因此而被完全损毁,可碧眼儿禄存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心疼,或者说此刻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心疼宝物了。

    已是避无可避,禄存神意一动,余下的一小团金沙全部聚集起来不说,甚至连脚下的普通砂砾都被其催动起来,与金沙混合在一起,朝着前方猛攻而去,誓要将此人拦下!

    杨兴一路所过,整个身形变得愈加萎缩与佝偻,不过数息,便已全然不似人形,唯有那一道伸出的右拳,却是依然笔直如剑,身上的拳意再涨,他已一下跃至禄存星君面前。

    “你就跟某家一起死吧!”

    耗尽了一位三品武人的全身精血所打出的一拳终于落下,那到最后已经完全被一层血色光芒包裹的拳头与眼前沙瀑相撞,顿时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

    沙瀑炸裂,光是两者相撞所产生的余波,都将四周的房屋推平,并被沙尘掩埋,也不知多少镇上的百姓因此遭秧,这并不是杨兴的本意,却也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后方也传来一连串的巨响,面对一位三品武人舍了性命不要的搏命一击,哪怕主要目标不是他们,哪怕只是由幻化而出的武道分身出拳,而又有赵瑾等人的保护,可不少人依然因此而受了内伤,跪在地上,呕血不止。

    无心一挥手,便有一股冰风暴吹开了四周碍眼的烟尘,而待得烟尘终于散去,众人抬头望去,却见杨兴那已经萎缩得不成样子的肉身,已被一根根尖锐的沙矛所贯穿,就这样将其架在空中。

    沙柱的正下方,满脸是血不说,就连最中意的绿袍都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毫无形象可言的禄存星君,一对碧眼中怒火滔天,他一抹嘴,低头看着手中的污血,又抬起头看向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的杨兴,咬牙切齿地道:“既然你想死,那本座就成全你!”

    言罢,四周的沙子就好似活物一样,开始从杨兴的嘴鼻两窍钻入,看那样子,竟是要活生生地闷死他,众人看得心中发寒,冷不丁却见禄存整个人突然横飞了出去,而那几根困住杨兴的沙柱在失去了其神意控制后,也随之崩塌,变回了原本绵软的沙粒。

    杨兴满嘴泥沙,神色恍惚,无力地从空中落下,却被底下一人给伸手接住,谁知那人一个没站稳,竟反被杨兴给压趴在了地上,站也站不起来,便只能无奈地向外伸出手,哭丧着脸喊道。

    “李兄,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