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三司聚三山
    两位三品修为的襄州镇武司武侯们一齐倒飞而出,旁边观战的黄巾见状,赶紧闪身去接,却也承受不住那股可教天地同寂灭的沛然巨力,三人撞在一起,翻滚落地,竟是半天都爬不起来。

    仅仅只是一拳之威而已,而且还是以区区四品之身,便成功击退了两位三品武夫,一位四品武夫,这还是人么,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围观之人亲眼目睹这一切,无不面露骇然之色,便是赵瑾都不禁沉思起来,如果换做自己,是否能够接下这一拳,答案是否定的,不过她自信自己绝也不至于如这三人这般狼狈,这两个三品武夫简直就是丢武人的脸。

    鬼郎中一手抚须,饶有兴致地看着李轻尘,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在这边,一拳打出之后,全身的精气神都消耗一空,李轻尘脸色惨白,已经到了肉身与意志的双重极限,原地摇晃了一下后,便控制不住向后倒去。

    一直藏在人堆里赵奴见状,暗道一声自己立功的机会总算来了,正要上前,却见一位穿着破旧羊皮裘的小姑娘伸手扶住了李轻尘,顿时又把刚刚迈出的脚给收了回来。

    没法子,这看着年岁不大,而且还有些呆呆的小姑娘,其实不比这与自家少主几乎打了个平手的少年好对付,毕竟她刚刚可是仅仅只用了两招便轻松将只手封江的贪狼大人给打得重伤倒地,甚至差一点就死在了她手上,如果换做自己,或许挨上一拳都够呛。

    赵奴这喜穿红衣的大胖子虽然资质一般,但他最大的优点正在于对自我的认知非常清晰,心知自己这一身横练功夫在江湖里那的确可算得上一方好手,但在这些真正得天地造化,武运青睐的天才们面前,其实什么也不是。

    同样的修为,可不代表同样的战力,这是只有真正吃过亏的老江湖们才会告诉后辈们的肺腑之言,毕竟这天下,从来都不缺可以打碎旁人常识的怪物,不幸碰上了他们,就最好早点逃走,千万别去招惹。

    李轻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甚至连说几句感谢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微微抬起头,向身旁的三三姑娘投去感激的眼神,却不想,后者一下松开了手,任由他倒在地上,然后揣着袖子便挪到了一边蹲下,只是默默望着前方的真武殿众人,也不说话。

    赵瑾一见,不知为何,心头突然又是一股无名火起,当即伸手一指前方,厉声下令道:“杀!”

    真武殿主持此次行动的四位领头者中,鬼郎中根本就不愿亲自下场做这种脏活累活,毕竟他这次来,只是为了能与药王爷在医术与毒术上一较高下而已,其他的,他完全不在乎,而碧眼儿禄存星君在被那杨兴舍命一拳所重伤后,现在还在原地打坐调息,而贪狼星君无心在被那来历不明的小姑娘两拳伤了内腑,又服下了鬼郎中给的疗伤丹药后,也在另外一边默默调息,恢复伤势,赵瑾看样子是不愿动,那这出头鸟的任务,便只能落在了吕奇与凌月燕等人的身上。

    再看另外一边,梁勇,穆东与黄巾这三位出身襄州镇武司的武侯们虽然被李轻尘一拳击退,但其实受伤也不重,毕竟都有底子在那,又是合力抵挡了那一拳的威力,此刻终于能够翻身爬起,再看向远处已经倒地的李轻尘,眼中虽有明显的畏惧之色,可更多的,还是一种几近癫狂的杀意。

    不杀了他,三人日后必成笑柄,到时候丢的可不光是自己的脸,还有襄州镇武司的脸,以及他们背后家族的脸,似这种下场,可比死都更让他们感到难受。

    “趁他病,要他命!”

    三人齐声怒喝,竟似与真武殿联手了一般,同样直指倒地不起的李轻尘,而就在这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爆喝,便有一道玄奥的剑光后发先至,一下拦在了三人身前。

    “快住手!”

    与此同时,更有一道刺眼夺目的金光,以比那道剑光更快的速度落地,大地巨震,掀起一片烟尘,在看到碧眼儿禄存星君与凌月燕这两位老“熟人”后,黛芙妮娜想也没想,便直接挥矛上前,手中圆盾往旁边一砸,赵奴那肥硕的身子便直接横飞了出去。

    一旁的刘不苦见状,心中顿时一惊,打从长安回来之后,他整个人便已经丧失了之前的精气神,眼下看到同伴竟被那金发少女给一盾牌敲飞之后,没有想要拔刀战敌,而是转身就跑,反倒是禄存星君手下星官凌月燕在收拾了心情后,将那条魅惑众生的长腿一抬,撩起身侧裙摆,便朝着黛芙妮娜横扫过去。

    仇人相见,份外眼红,黛芙妮娜毫不客气,手中长矛连突,凌月燕瞬间便被重重矛影所笼罩,猝不及防之下,大腿根部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瞬间便染红了四周如牛乳一般嫩白的肌肤。

    凌月燕娇呼一声,赶紧闪身退回原地,与此同时,一道火红色的身影袭来,一掌便拍在了那面绘有九头巨蛇图案的圆盾上。

    “嘭!”

    烈焰炸开,却全被那面古怪的圆盾拦下,不过黛芙妮娜依旧还是倒退了数步,正要挺身再战,却一下抬眼望向了远处,竟有大批武人正从后方包夹而来,而看他们身侧悬挂的腰牌,便知正是汴州镇武司的人。

    虽说出于尊重,再加上药王谷境内从未有过武人相争的事发生,故而汴州镇武司并未派人长期驻守于此,但此地却有悬镜司的谍子长期驻扎监视。

    就在刚刚寒冰封江的时候,悬镜司留在这里的谍子便以秘法向外传出了真武殿来袭的消息,而得了悬镜司的情报,知道有大批真武殿众出现在自身辖境之内后,汴州镇武司的反应亦是极快,凡是在州城司内的武侯们,皆是倾巢而出,火速朝着这边赶赴过来。

    由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毕竟真武殿在经过了长安一役后,如今已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并被朝廷下了绝杀令,如若汴州镇武司的人胆敢与襄州镇武司对待鹿儿镇那样不作为,事后定然会被朝廷追责,成为朝廷在长安之战后的泄愤对象。

    已经被鲁班门与朝廷工部合力重建的十方镇魔狱如今可正缺犯人呢,若有消极怠工的武侯,朝廷是绝不介意杀一儆百的。

    更何况,如若因此能与药王谷结下一份善缘的话,亦是极为值得的事,所谓是人在江湖,岂有不挨刀的道理,未来若有药王谷的人倾力相助,很多或许会阻碍武道前程的伤势也就不足为虑了,故而他们几乎是全力奔赴而至,终于抢在真武殿众登山之前赶到。

    “汴州镇武司武侯在此!真武殿贼子,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胆敢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隔着老远,汴州镇武司的人便已经开始在急声厉喝了,此次他们一共出动了整整二十名武侯,其中光是三品武人便多达四位,如此实力,如此声威,最起码在表面上已经盖过了在场的真武殿之人。

    尤其是真武殿这次出面领头的四人中,有两人都已重伤,暂时无力反击,眼见此景,无心手下那帮新加入真武殿没多久的武人们,顿时便有些慌张了。

    大洛镇武司这一百五十年来全靠硬实力打出来的赫赫威名,可不是真武殿仅凭一次长安战役便可轻易抹去的,如今的镇武司,依然还是压在所有江湖武人心头,一座注定无法翻越的大山,真武殿的星徒们此刻就好比是凡俗的小贼撞见了官府的捕快,下意识便会感到恐惧,连正眼都不敢瞧对方。

    眼看大局已定,匆匆赶来拦下了梁勇等人的沈剑心,立马朝着对方三人质问道:“三位前辈身为襄州镇武司的武侯,得镇武司腰牌,有朝廷公职在身,既见真武殿之人在此,如何能弃之不顾,转而针对其他人?”

    梁勇听罢,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紧接着毫不客气地呵斥道:“臭小子!别以为你是长安镇武司的人,就可以对我们颐气指使,无论是论修为还是论资历,都轮不到你这后生来质问我们!”

    三人之中,当属穆东受伤最重,甚至就连趁手的兵刃也被李轻尘一拳毁去,而且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当众丢了面子,想他一位三品武夫,走到哪儿不是被高高供起来的存在,如何能接受这种侮辱,此刻根本不愿搭理突然出现的沈剑心,当即便还要继续前往追杀李轻尘。

    沈剑心见状,一把抓起了刚刚插入地面的黑色长剑,赶紧闪身拦在了穆东身前,沉声道:“前辈,请先听晚辈一言,李轻尘之案还未有定论,劳请三位前辈先与晚辈一致对外,诛杀真武殿众!”

    “给老子滚开!”

    穆东怒吼一声,直接一掌拍出,掌风扑面,霸道无匹,沈剑心不得不赶紧举剑相迎,奈何双方一个是堂堂三品入境的炼神境武夫,一个却只是区区五品大成的后生,这其中的差距之大,已经完全不是单靠一本天品真经就可以弥补得了的。

    加之沈剑心又不愿对这三人真正出手,故而他几乎是瞬间便被对方给打得吐血飞出,只是还未等穆东赶去李轻尘那边,他便又起身拦在了对方身前,依旧是恭恭敬敬地抱拳。

    “咳咳,前辈,前辈,请听我一言,此案有些许误会,还请前辈不要冲动!”

    后面跟着的梁勇看得生气,当下双手连挥,家传的十三式勾魂夺魄爪迅速打出,纵然因为对方长安镇武司武侯的身份而稍有留手,可实力不济的沈剑心依然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其重创。

    只不过在那重重爪影之中,却有一道森冷的剑光,从那唯一的破绽处突然冲了出来,梁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来得及侧身一躲,却听得“哗啦”一声,他肩膀处的衣服却被那道剑光所划破,皮肤上更是出现了一丝血线。

    属于三品武夫的浑厚真气只是随便一冲,便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轻易摧毁了伤口处残留的剑气,梁勇再抬头看向那不光未被鬼哭狼嚎的幻象所摄取心神,反而一剑破开了自己拿手绝技的少年郎,纵然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却依旧是昂首挺胸,巍然屹立,他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小子,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