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紫衣身外身
    斑斓猛虎四爪撑地,仰天怒吼,虎啸阵阵,却仅能在其周围三尺之内回荡而已,倒是一旁的孙思邈随之一挥手,便有一道温润醇厚的绿光扩散开来,看似绵柔无力,却将来自头顶的恐怖压力完全隔绝在外。

    沈剑心等人本在全力对抗着头顶的重压,陡然间压力消失,他和黛芙妮娜二人同时晃悠了一下身子,差点一下栽倒,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好似在与整片天地作对的感觉,哪怕仅仅只是持续了一息的时间,哪怕对方的主要目标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蝼蚁,却也差点将他们整个人的体魄,乃至于精气神都直接压垮。

    这到底是什么修为?

    这到底是什么神功?

    天际的紫袍男子见状,不由得冷笑一声。

    “孙思邈,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

    言罢,他单手一握,四周星辰环绕,整片星幕以他为中心,开始缓缓扭转,一股强横到了极致,似乎要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猛地落下,似乎要将整个药王谷三山都夷为平地!

    江水炸开,山川崩裂,大地坍塌,万物凋零!

    底下的药王爷孙思邈不紧不慢地轻喝了一声。

    “春风化雨,百草长生!”

    一片如春雨般细密的绿光挥洒而下,众人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晃动,下一刻,一根根大如廊柱般的青色藤蔓猛地撞开了四周的泥土,互相缠绕,汇聚在一起,冲天而起,悍然迎向了那有崩裂星辰之威的恐怖伟力。

    右护法之威,正如那帝王一怒,便要灭绝万千生灵,而孙思邈的手段也是丝毫不弱,万物有灵,生生不息,便是神灵也无法彻底诛绝,成千上万的翠绿色藤蔓往上涌起,然后被这无穷伟力彻底湮灭,就连一丝残渣也没有剩下,然而,更多的藤蔓却随之生长而出,依旧前赴后继,铺天盖地地朝天空撞了过去,以自己的身躯,无畏地守护着地面的众人。

    整片战场一下子分为了两个部分,头顶处自然便是那真武殿右护法的天下,夜幕遮天,群星闪耀,他已化身为万星之主,只是挥手间,便可号令一道道源自天外天星河的无穷神力降临人间!

    而地面则已完全成了绿植的海洋,好似无穷无尽的藤蔓草木,得孙思邈号令,开始疯狂地生长,哪怕被那股群星扭转之力不断崩碎,湮灭,却依旧牢牢地守住了这一大片区域,以身躯阻挡,使得那毁天灭地的天相一击无法彻底落下。

    天地之间,两股性质截然不同,但品秩却不分高下的力量在不停地消磨着彼此,众人只觉整处天地都在晃动不止,好似末日来临一般,无论什么修为,都已完全被这天相碰撞的威力所震撼,全都呆呆地望着头顶处那不断湮灭,却又不断重生的绿光,以及那足以碎星裂空的霸道伟力。

    这,就是人间巅峰武人的真正力量么?

    有人甚至已经完全被吓破了武胆,眼前一幕必然成为他们一生都挥之不去的梦魇,而有的人却不禁开始憧憬,暗暗发誓,希冀着未来有一天自己也能掌握如此强横的力量。

    正待此时,鬼郎中宗胤的身子微微一晃,神念复位,那十根九幽灵笼丝也被其收回了体内,然后就见双目紧闭的李轻尘身上,骤然间绽放出了一道炙热的光芒,却并非是那漆黑如墨的焚世魔炎,而是最为纯正的大日之火!

    一旁的赵瑾心神晃动,已无暇再去顾及其他,只是怔怔地盯着李轻尘,一时之间,竟已经看呆了。

    大日之火的包裹中,已经无需孙思邈再伸手将他托起,李轻尘便自然地悬浮于半空中,在四周天崩地裂的恐怖气氛里,众人眼睁睁看着他早已断掉的左臂肩头,竟开始出现了一根根细小的肉芽!

    肉芽就如活物一般不断地扭动生长,然后缓缓地往下蔓延,最后慢慢地凝聚成一条完整的手臂形状,这亲眼目睹他人断肢重生的震撼感,竟丝毫不比孙思邈与右护法这二人之间的战斗来得小。

    李轻尘猛地睁开眼来,四肢伸展,长啸一声,与此同时,更有一道已经完全凝聚为实质的橙色光柱从天而降,撞破了头顶的遮天星幕,粉碎了前方拦路的无穷藤蔓,最终落于他的身上,那正是人间武运!

    在他体内,两种截然不同,但实际上却源自同一处的力量开始互相交融,而他身上的气息也在节节攀升,中丹田内的真气暴涨,甚至已经凝聚为实质!

    不消片刻,他便已经成功突破到了四品大成的境界,从此体内再无涅槃神火与焚世魔焰之分,而是合二者为一,化为了世间最为古老,同时也是最为纯粹的万火之祖,大日真焰!

    与此同时,头顶处的遮天星幕彻底破碎,露出了原本的朗朗晴空,而周围翠绿色的藤蔓也停止生长,缓缓地缩回了地底,右护法与孙思邈同时收手,天地之间顿时再归平静!

    紫袍男子五指紧握,然后一下放开,再望向已是满目疮痍的地面时,尤其在李轻尘的身上多停留了数息,接着才盯向了神色淡然的孙思邈,沉声道:“竟能将区区一部神农百草经修炼到这个地步,孙思邈,我承认,你已有与本座平起平坐的资格了!”

    孙思邈亦是收手而立,朗声道:“还望右护法见谅,这药王鼎非我之物,委实是不能越俎代庖交予右护法,若右护法不弃,可随我去往百草峰饮一杯热茶再走。”

    紫袍男子闻言,顿时冷哼了一声。

    “想让本座知难而退?孙思邈,你也太过高看自己了!既然你想死,那本座就成全你,先前你为帮这小子而甘愿承受冥冥天谴,圣人无垢之相已破,如今要杀你,不难!”

    说罢,在他面前,不知何时,竟突然出现了一位相貌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此人身披紫衣,面容姣好,一对浓眉,更添几分风韵,只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她的眼睛里,竟无半分神采,就好似先前鬼郎中身边那具毒人傀儡一样,了无生气,而更让人惊讶的是,其身上的威压之浓郁,竟比右护法还要可怕!

    此人到底是谁,难道她的修为,竟比这位已是天相境界的真武殿右护法还要高么,这天下何时又出了这等人物?

    底下汴州镇武司诸武侯们此刻只感觉自己已经要疯掉了,原以为凭自己等人的修为,来这里必能一锤定音,掌控局势,不但白捡一份天大的功劳,还能顺带得药王谷一份人情,可光是一个真武殿右护法,便已让他们彻底绝了这份心思,而眼下竟又出现了一位似乎已经超越天相境的女子,一个个只是不停质问自己,是不是正处于一场噩梦之中?

    如是噩梦,便快快醒来吧!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们在明白了这个事实之后,已不禁跪倒在地,完全没了再反抗的心思,只是闭目默默祈祷,希望能有朝廷的高手闻风前来相救,但这种事就连他们自己也觉得不现实,毕竟就算有人来了,那又得是多强的武侯,才能与这二人匹敌呢?

    孙思邈扬起头,脸上亦是第一次出现了极度震惊的神情,旋即他便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原来你取药王鼎,是要将她炼化为自己的身外化身!”

    鬼郎中脸上的表情更是惊讶,他刚才整个人的神念完全被困在了李轻尘的泥丸宫里,刚刚方才脱身,还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那紫袍男子后,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忍不住张了张嘴,却又老老实实地闭上了。

    紫袍男子自己不动,只是轻轻地拍了拍那女子的肩膀,然后下令道:“杀了他们!”

    话音刚落,就见那紫衣女子一下便抬起了手臂,下一瞬,众人只觉眼前的世界整个支离破碎开来,好似在一瞬之间,被人以利刃斩为了无数块,就连与右护法对了一招后也未落下风的孙思邈都闷哼了一声,当即双手连挥,大袖飘扬,一下裹起了在场诸人,然后一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竟是一品神相境独有的,缩地成寸的功夫!

    只是一个晃眼的功夫,地面上便只剩下除鬼郎中以外的真武殿诸人,而其余人皆被孙思邈以一对大袖卷走,紫袍男子见了,饶是心中杀意大盛,却又不得不强行扼制了这具还未完全炼化的傀儡化身的行动。

    要操纵她,就算对于这位修为通天的真武殿右护法而言,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眼前的世界重新恢复了生机,赵瑾一下子单膝跪倒,浑身大汗淋漓,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这劫后余生的新鲜空气。

    刚刚那种死亡降临的气息实在是太过真实,赵瑾心里清楚,哪怕只要再慢上一点点,她都会彻底死去,绝无任何生还的可能,而其余众人也都是如此,很多人甚至已经吓得完全失禁,瘫倒在地上,表情依旧呆滞,似乎连魂儿都给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