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玄幻小说 > 大洛武神 > 第二百零一章 再战真武殿
    百草峰山顶处,眼见那金光罩被破,李轻尘本已准备好了要与药王谷共存亡,毕竟他心中清楚,就算自己实力大进,可也远远不是天上那二人的对手,况且对方或许会放过那些仅仅只是普通人的药王谷弟子,但却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故而当下唯有以必死之心,向对手打出自己的最强一拳,这样纵然是死,也会死得稍有尊严一些。

    可让李轻尘万万没想到的是,那紫衣女子竟在最后忽然倒戈一击,在一拳破碎了重重星河后,差点一举灭杀了那位真武殿的右护法,再然后那紫衣女子不知为何却又突然定在了空中,然后便有一个小物件朝山头处落下,只是一瞬间便飞到了自己手里,倒把他给吓了一跳。

    等到李轻尘定睛一瞧,才发现手中竟是一枚铭刻有“紫璇”二字的方形玉牌,他用手紧紧一捏,便有许多画面在脑中不停涌现,同时还有一位女子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李轻尘吓得赶忙松开了手,眉头一下皱起,又一下舒展开来,旋即便将那玉牌翻手收起。

    与此同时,那刚从幽州司女武督手上死里逃生的右护法已是杀心大起,当即一手指下,朝着身后残余众人厉声下令道:“杀光他们,一个也不许放跑!”

    底下的梁勇等人明明战力未失,却早已被吓得肝胆俱裂,当下一见那紫袍男子不但毫发无损,而且还已向下杀来,顿时想也没想,便立即作鸟兽散,包括那本该与真武殿死战的汴州镇武司众武侯,乃至于跟着沈剑心一起从长安远道而至的林慕白与裴世雄二人,全都四散而逃。

    倒不能说这二人贪生怕死,毕竟他们自己也明白,以他们如今的修为,在同龄人中或许也算是佼佼者,可在这里,连个屁都不是,再怎么努力,也影响不了战局的结果,又何必白白送命,况且这两个年轻人到底还是比梁勇等人有良心,这般危急的时刻,竟还不忘传音劝说卢照邻等药王谷的弟子们赶紧离开。

    与此同时,先前故意布局,以玄妙手法刺激了那紫衣女子残存的自我意识,差点直接翻转整个战局,奈何最终还是功亏一篑的药王爷孙思邈也微微张口,一道道传音便分别落入了众弟子的耳中,催促着他们与其他武人们一起,尽快护着那抱着孩子的妇人一并下山。

    众弟子纵然再不情愿,可这到底也是自家师尊最后的命令了,再加上他们自己也清楚,若要再强行留在这里,也只是拖累罢了,故而在含泪磕头,挥别孙思邈后,便一边抹泪,一边与其他人一起,赶紧转身下山逃去。

    总算是安顿好了门下众弟子,先不去看头顶处来势汹汹的敌人,孙思邈竟还有心情悠然地转过头,望向了李轻尘,笑容还是那般的和蔼可亲。

    “李小哥不跟着一起下山吗?”

    李轻尘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伸出自己的左右手来,十根手指彼此交错扣在一起,然后翻过手掌,往上用力一撑,拉扯筋骨,接着从其脖颈处开始,一连串细密的响声一路往下蔓延,直至尾椎骨处方才停止。

    此为蛟龙正骨之法!

    “总得有人留下来断后嘛,小子不才,却也不愿让药王爷独美于前,更何况就算我想走,有人也不会让呀。”

    孙思邈听罢,不由得大笑三声,然后挺身便朝着那右护法主动迎了上去。

    他们二人都是天相境的修为,哪怕只是战斗余波也足以摧毁这已经失去了阵法保护的百草峰,而且更会殃及他人,右护法对此自然无所谓,但他孙思邈却有所谓,故而必须要将战斗区域尽量带离地面才行。

    只是眨眼间,那池塘边上,便只剩下了李轻尘,三三姑娘,沈剑心,黛芙妮娜与鬼郎中这几人,只是看鬼郎中那一副神色复杂的模样,却不知他到底想要站哪边,李轻尘稍微瞥了他一眼后,也没有立即出言质问他。

    他当然不清楚在自己泥丸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伤势痊愈,修为大进,这人也是有一份功劳的,此刻只盼着他别再站在药王谷的对立面也就行了,毕竟一位二品正心境的武人,在右护法与孙思邈都不能插手的情况下,足以以压倒性的优势控制整个战局的走向。

    好在,那生就一对白目的鬼郎中也没去看其他人,只是瞧了眼正死死盯着自己的斑斓猛虎,便顺势乖乖地退到了一旁,双手垂下,作出一副我也算牵制了对手主力之一的模样,就那么呆在原地不同,也未再放出他手下的毒人傀儡给李轻尘他们找麻烦,好似真的就打算在一旁看戏。

    “嘭!”“嘭!”“嘭!”

    赵瑾,禄存,无心,凌月燕,刘不苦,赵奴等人先后落地,禄存废话都没有一句,直接伸手一指,便有涛涛流沙朝着正在逃跑中的梁勇等人追杀而去,毕竟他本就是右护法的直系属下,对其最为忠心,甚至已经到了崇敬的地步,右护法说要杀光他们,他禄存自然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逃走。

    再看这边,因为无心整个人无论是打扮,还是气质,对比长安之时都已是大变样,再加上沈剑心来的时候他已经退到后方人群之中养伤,沈剑心的注意力又全在李轻尘的身上,原本还没注意到,此刻再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道:“无心兄弟,你怎么在这?你,你怎么能跟他们站在一起?”

    却不想,无心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双手寒气滋生,显然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李轻尘见状,立马一伸手,拦住了还欲再言的沈剑心,然后道:“各人自有各人的选择,而选择是没有对错的,你说是吧?”

    对面身穿大红袍的赵奴立马接口道:“哼,臭小子,别想着拖延时间了,我看你们还是乖乖跪地求饶吧,右护法大人神威无敌,那姓孙的不会是对手,况且我家少主与两位星君大人都在这里,你们难道还想要负隅顽抗么?”

    李轻尘嘴角一翘,悠然道:“那碧眼儿还行,不过现在重伤未愈,又要逞强去追杀其他人,暂时也脱不开身,少了他,你们不会认为自己还是优势的一方吧?死胖子,既然你嘴巴最碎,要不就你第一个来跟我过两手?”

    赵奴立马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不敢应战,而是赶紧躲在了赵瑾的身后,毕竟李轻尘的厉害,他先前可是亲眼见过了,他哪儿敢跟对方过上两手,找死不是?

    赵瑾暂且压下了心中的异样感觉,却又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李轻尘眉毛一挑,他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真武殿少主可没一丝好感,二人说是结了死仇也不为过,故而当即便讥讽道:“你这臭婆娘打听这么清楚做什么,难不成是准备下辈子继续找我的麻烦?”

    赵瑾脸色一沉,自小到大,可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称呼她,心中杀意一起,再不迟疑,直直一拳便朝着李轻尘击出,一道半透明的南明离火如朱雀展翅,顺着拳头喷涌而出,一下便笼罩了李轻尘全身!

    她一动手,其余人也都找上了各自的对手,在三三姑娘手下吃了大亏,差一点被生生打死的无心却依旧找上了那穿着羊皮裘的小姑娘,这是自信,也是自傲,从哪里跌倒,就得从哪里爬起来,不然他也配不上贪狼星君之位!

    已经找回了被三三姑娘空手夺去后又随意丢弃的圆月双环,穿着一条两边开叉直至腰间的深蓝色长裙,头上盘着云髻的凌月燕也找上了先前因兵刃不在手,故而不慎在对方手下吃了亏的黛芙妮娜,而赵奴和刘不苦二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挑上了一个软柿子,顿时心满意足地携手朝着沈剑心飞身杀去。

    在场的皆是四品武夫,而且在同境中都算绝对的强者,其实力远胜普通武人,可这场战斗从一开始,李轻尘与赵瑾二人便已抢过了所有风头。

    李轻尘根本就没察觉到,随着涅槃真火的重燃,并且与焚世魔炎进行融合之后,就连自己的心性都有了一些变化,原来除非必要,不然从不喜欢在战斗中挑衅对方的他,此刻嘴上竟是说个不停。

    “臭婆娘,今天我俩便将新仇旧账一起算了吧,先前看你是个女人,让了你一只手,现在我不让了,你以为你还能赢我吗?”

    同样一拳打出,拳头上涌现的大日真炎却不是一般火焰的红色,而是最外面带着一层耀眼金光的赤色,大日真炎随着拳意朝前一卷,赵瑾暗道一声不好,脚下一点,身形暴退,可依旧还是慢了一步,护身真火被破,上半身的衣物都被直接烧毁了一层,露出了下方明显是女子所穿的亵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