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废婿为王江峰苏紫妍 > 第三百六十章 包养
    张媚直到吃饭的时候,还被老板娘叫了出去,对于江峰一个人留在客厅这件事情,老板娘私下把张媚教训了一顿,请人上门吃饭,可是客人来了,却不让人进来,一点礼貌都没有,在老板娘心目中,江峰一直都是非常好的,因为它见证了江峰最落魄的时候,虽然老板娘不知道现在他到底怎么样了,可是现在看到他的状况,应该是越来越好,这让她很安慰,那个在很久之前大雨里面哭泣的孩子,终于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他的心情就像是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成长,那种欣慰的心情,只有做长辈的才能够理解。

    饭桌上,张媚满脑子都是江峰被别人包养的事情,虽然他想尽力的理解江峰,可是一想到江峰跟一个老女人坐一辆车,他心里就感觉憋的慌,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除了老板娘偶尔挑起话题,整个气氛显得特别的压抑,吃了饭,江峰要离开,老板娘并没有挽留,因为现在张媚的状态跟白天明显是不一样的,他想问问怎么回事。

    “你今天怎么了,你请人家吃饭,饭桌上又是一副别人欠你钱的样子,有这种待客之道吗?”

    江峰走后,老板娘立即埋怨道。

    张媚叹了一口气说道:“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他是什么人?

    跟你有关系吗?

    你请人吃饭,就这样对待别人吗?”

    老板娘责怪道。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一想到她被人包养了,而且还是一个年纪比你还大的女人,我接受不了”张媚非常懊恼的说道,她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情绪始终控制不住,而且那个姐说了,她送我的那条项链好几万呢,肯定是用那个女人的钱买的。

    胡说八道,你听谁说的,人家江峰绝对不是这种人,姐,亲眼看到了他上了一辆宝马,而且宝马车上的女人至少四五十岁,这不是包养是什么,江峰的家境,老板娘从来没有问过,不过通过他对江峰的认识,大概能够猜得出江峰出生条件并不好,这样的人坐上宝马车上,还有一个富婆,很明显包养的可能性非常大,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她这么要强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包养呢?

    在金钱面前,谁有什么个性啊?

    我真没有想到江峰哥哥是这样的人,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休息了,没有事情,别打扰我!”

    “丫头,不是说好了,你洗碗吗?”

    说完话,他已经回到房间,老板娘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不喜欢,所以才找借口,但是对于江峰这些事情,老板娘真的有些担心,如果江峰真的被包养了,万一哪一天被踹了,他将一无所有,要是有机会,再劝劝她,可不能让她执迷不悟。

    电梯里,江峰和文晴沉默不语,到了1楼,文晴突然对他说道:“你这么年轻,为什么好逸恶劳,不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什么意思?”

    江峰有些不解,他知道发生了某些事情,否则的话张媚的态度不可能会那么大变化,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想不到,毕竟那辆车属于江殊荣的,而江殊荣又是他的亲戚,他怎么可能会想到产生这么大误会,在机场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难道你非想,让我把话说的很清楚嘛,文晴淡淡的说道。

    我很好奇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文晴咬了咬牙齿,这种人死不要脸,既然当做小白脸儿,就不怕丢脸吗?

    毕竟他花钱的时候可是痛快的很,几万块钱一个项链就送给别人,难道他觉得不丢人吗?

    被人包养是不是感觉很好,不劳而获,包养江峰一脸懵逼,文晴怎么可能会觉得她被别人包养了吗?

    他说他在机场看到了,难道就是因为江殊荣接她,所以就被别人误会了吗?

    想到这里,他哑然失笑,太扯淡了,他不过就是上了一辆豪车而已,居然被别人认为是包养。

    “你可以这么想!”

    江峰说完,立即离开,他不想做出过多的解释,因为他和文晴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这次再次见面纯属巧合,以后恐怕也不会再见面了,当然江峰这么坚决的离开,在文晴看来,他明显是故意逃避这个问题,不敢正面回答,甚至有可能是不想继续丢脸,文晴的心情有些怒其不争,曾经他对江峰也是有很多好感的,所以不希望一个男人靠着一个女人养活,他能打这么多人,只要肯努力,靠自己的双手一定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偏偏走这个捷径呢?

    而是令天下人所不齿的捷径。

    “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靠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被一个富婆养着!”

    他在身后不依不饶的嚷着,你认为看到的是什么,就当做是什么好了,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需要解释,这句话让文晴停下脚步,简直是厚颜无耻,被人包养,还高高在上,不需要解释太多。

    “我觉得你是根本没办法解释,难道你也觉得丢人现眼吗?”

    文晴不屑一顾的看着他的背影,对他更加的愤怒,江峰打了一辆车,直接离开,在车上她莫名的发笑,这文晴到底这种思维是怎么产生的,难道上了一辆豪车,就觉得是被别人包养了吗?

    “去清苑别墅!”

    江峰对他说这,司机透过后视镜惊讶的看了一下江峰,那别墅可是富人区,身上没有低于百万以下的车,这个人怎么可能去别墅呢?

    小兄弟你住在那里吗?

    司机很好奇,不是,我去见个朋友,司机是这就很好理解了,去见朋友,所谓的朋友,不过就是舔着脸跟人家老板合作,小兄弟别怪我多嘴,这时候太晚了,别人不一定会见你。

    “他会的!’司机淡淡一笑,看样子又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因为他认定了江峰会碰壁,等会还要打车离开他,等上一会儿,肯定还能赚一笔,说道:“小兄弟,我就停在这要,用车的话,直接找我!”

    江峰笑了笑说道:“你要是故意等我的话,就不用了,我今晚从来没打算离开!”

    司机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司机哼笑,等别人不见你,难不成你还走夜路吗?

    下车之后,江峰立即给文龙打了一个电话,说到了别墅门口被保安拦下来属于情理之中,毕竟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小区,任何人不是随便能够进入的,除非业主提前登记过夜或者是他们给物业打过招呼,当司机看到江峰站在门口的时候,赶紧说道:“夜深风凉,看你能等多久!”

    保安对于江峰的眼神也是带着嘲笑,因为这种情况他们平常在这里见得多了,很多谈合作的人都在门口。

    等着自己的目标。

    不过像江峰那种大晚上来,他还真没见过,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哥们,你在等谁呀?

    现在这种情况,里面的大老板可能不会出来了,保安好心好意对他提醒。

    “我找文龙,她快来了!”

    江峰继续说道,听着文龙的名字,保安的表情闪出一丝诧异,这文龙可是别墅里面的主,想要见它如登天还难,而且看江峰的语气,恐怕文龙还的亲自去接他,这种话在保安眼里简直就是笑话,哥们儿,你吹牛肯定没破过吧,还想见文龙。

    “那是!”

    江峰当然知道保安心里想的什么,根本没有和他计较,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个身影很远都跑了过来,不敢有丝毫停留,生怕自己怠慢了,当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保安呆住了,这不就是文龙吗?

    她真的来了,这时候保安看向江峰的眼神,有了立即360度的大转变,以前也不是没人在门口等文龙,但是那些人只是闻一闻文龙的汽车尾气,根本不会见他们,可是现在,眼前这个人居然能够让文龙亲自接见,哪怕就是客人拜访,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可是他就亲自来了,说明他对这个人的重要性。

    “哥们儿,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别计较!”

    保安摸了一把冷汗,对他说道。

    江峰笑了笑说道:“放心吧,这点小事不值得我计较!”

    他跑到江峰的身边,气喘吁吁,但是在外人面前,他并没有那把那份恭敬表现出来,赶紧说道:“请跟我来!”

    大门外,司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目瞪口呆,文龙谁认不认识,以前经常在各大财经报纸上报道,对于想要发家致富的司机大哥来说,他特别关注这类节目,所以对他的认知很熟悉,她这样的人,竟然亲自会迎接一个年轻人,我的乖乖,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就是扮猪吃虎的大人物吗?

    他心惊胆战,赶紧回想着刚才自己有没有说错话,确定自己没有之后,才溜之大吉,对江峰突然造访,文龙有些意外,因为现在宜城的局势,对江峰非常不利,按照常理,他应该坐在宜城亲自指挥,怎么可能会来到京都,到了家里,家庭装修非常的奢华,富丽堂皇,相比于山腰别墅的低调,这里,整个就像皇宫宫殿一般,到处都闪耀着光芒,没想到你还是喜欢暴发户这一套,文龙赶紧解释道:“这是很早以前的装修,我本来打算要毁掉的!”

    “我不就是借住一天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

    江峰淡淡的说着,文龙当然不相信这种话,他知道江峰哪怕不愿意回到江家,也有很多五星级酒店可以选择,特意到她的家里来肯定不是简单的。

    “江先生,有什么需要,你赶紧告诉我吧!”

    ,江峰摇了摇头,宜城的麻烦非常大,但是他并没有想牵扯到京都这方面,因为这是他唯一的退路,假如这一次他在宜城一败涂地,那么它还有京都这条线可以翻身。

    如果这时候,把自己手下的公司牵扯进去,一旦输了,后悔莫及,当然江峰来到了别墅,也的确不是简单的。

    “我听说你们要和欧阳家族合作!”

    江峰赶紧问道,京都欧阳家族属于真正的顶级家族,比起江家还要高一个层次,暗地里甚至有人称欧阳家族是华夏第一世家,当然这种名号,欧阳家自己不承认。

    “树大招风,江先生要是觉得不妥,我们便可以不和欧阳家族合作!”

    “欧阳家族对你公司的发展,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毕竟攀上了欧阳家的这棵大树,我在你眼里也算不了什么吧!”

    江峰苦苦一笑,这个时候,面前的他突然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低着头说道:“江先生,我绝对没有这样想,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怎么可能自立门户,我可以发誓,我对江先生绝对没有背叛之心!”

    “誓言有多么不可信,你应该比我清楚,三言两语如何能够获得我的信任!”

    “江先生,你的任何要求都会答应,只要能够证明自己,我愿意做出自己的行动!”

    江峰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