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网游小说 > 岁月悠悠我意昭昭 > 特别章节(预告)
    第一章、荒唐的罪名

    新闻沸沸扬扬,一石千浪,消息泄露得很快,记者也不知是求知还是八卦,一大早就把欧阳家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事情还得从昨晚的婚宴开始说起。

    16日晚上,江川市最大的五星酒店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连市长也受邀出席,商业联姻,婚礼不对外公开,所以现场来的都是些名人或者商人。江旭平日里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出于故交的情分,只好让子女,嘉佐和江雪代为出席。遇上一些认得他们的叔叔伯伯,嘉佐不失礼貌地寒暄,江雪不懂应酬的事,只是在一旁专注地吃东西。

    婚礼开始了,四周开始热闹起来,江雪拍拍嘉佐的手臂说:“哥,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嗯,出门右转,别从人家红毯前过,不礼貌。”

    江雪转身离开,却无意间听到隔壁桌的一对中年夫妇的对话;“老公,这么盛大的场面怎么唯独不见宋家呢?他们可是江川市数一数二的人家啊。”

    男人的语气略带八卦,“唉,他们呀这几天都没露过面儿,今天这宋太太的忌日,这会儿啊估计他们家在给宋太过忌辰呢,唉,人家这大喜的日子说这个不合适……”

    宋家当初对的新闻闹得满城风雨,江雪自然略有耳闻。人多的地方是非议论多一些一点也不奇怪,只是事不关己,有些传闻听听就罢,江雪也没多在意。

    直到婚礼结束,他们离开的时候接近晚上12点,嘉佐已经有些醉了。

    滴酒未沾的江雪自然地坐上了驾驶座,“我来开车吧,你先醒醒酒,我就按照来的路回去,我记得路。”

    嘉佐知道自己的状况也不逞强了,“嗯,注意安全。”

    回去的路程说短不短,但是一路上很拥堵,车子前进得有些缓慢,若不是路牌清晰,江雪都怀疑自己是开错了路,半夜12点,这路上的拥堵太过反常。

    慢慢地开着,嘉佐的酒也醒了不少。旁边一辆车的车主走下来,江雪连忙降下车窗询问“师傅,怎么这个点了还是堵着啊”,中年人看了看前方:“姑娘,我都在这堵了三个多小时了,这前面的路啊,塌了,走不了。”

    “怎么办?”这句话是问嘉佐的。

    “待会穿那条小路掉个头吧,我们从长安街回去,你下来我来开车吧。”

    江雪看他酒醒了不少就换了座位。嘉佐打了方向盘转到了长安街,打算从后面绕过去。与外界的车水马龙和灯红酒绿不同,这里很安静,高价的黄金地段,错落有致的别墅群,寂静在这里悄悄地笼罩着。

    “哥……”

    话没说完,头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车上的两个人都楞住了,还没缓过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就这么从车顶滚下来在挡风玻璃前面趴着,血肉模糊。

    江雪被吓得愣住了几秒才冷静下来,眼神看向窗前的人,“哥,他没死,他还有呼吸!”被吓到的她本能地喊着嘉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推开车门下去查看。

    那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嘴里却含糊不清地说着:“别…别…去…梧桐……”话没说完便当场断了气。

    嘉佐转向他手指指着的方向,梧桐苑?他是想说别去梧桐苑吗?那不就是宋家吗?为什么?一时间很多的问号在脑海里产生。

    奇怪的是当时所处的位置,四周都很空旷,最近的也是两家人的花园,距离楼房有接近十米的距离,那这个人,绝不可能是跳楼,除非,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江雪看了一眼嘉佐,彼此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这世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很多,无非是乱力作怪,鬼神的事情,是敬畏大于信奉。

    悲剧的是,所有想法被一阵闪光灯瞬间淹没。那一声巨响已经吵到了周围的居民,大家都走了出来一探究竟,而现场的情况很容易被人误会成他们撞了人,看这闪光灯的架势,很明显已经误会了。

    警察局。

    “江小姐。”

    “我姓欧阳。”

    “这...咳,好吧,欧阳小姐,请你陈述一下案发经过。”

    江雪将现场的情况一一描述了一遍。

    “那案发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警员走了过来,他是法医科的助手,正在向江雪眼前的人汇报情况,江雪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但是那位警官的眉头紧皱,看来是对他们不太有利的汇报。

    “欧阳小姐,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法医科的检验对你很不利。”

    江雪眉头一皱,“什么检验?”

    警官看了看法医拿过来的报告,“死者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也就是说,高空坠落不是导致他死亡的真正原因,他是高空坠落后,被人掐死或者勒死的。”

    勒死的?机械性窒息?这怎么可能?他死前还在说话,虽然江雪不懂法医,但是常识的理解下,更加合理的死因也应该是内出血或者高空坠落导致的伤害,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结果?

    江雪看了一眼他的警员证,“林——警官,在我们下车后,那个人,哦不,是死者,他还有呼吸,并且还跟我们说过话,这个,行车记录仪和监控都有记录。”

    警官翻查手上拿到的档案,“经过我们的调查,你们的行车记录仪是损坏的,案发当时,长安街的供电线路被隔壁的施工挖断,街上的摄像头没有正常工作,我们提取了附近户主的监控,只有一户户主的监控记录到当时的画面,但是只记录到你们的背影,大部分都被汽车挡住了,所以,这些证据并不能帮你们洗脱嫌疑。”

    证据不足,他们无法被确定地定罪,但是也无法清白地洗脱嫌疑。大家出乎寻常的冷静让气氛变得十分的尴尬。

    “欧阳小姐,恐怕你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会儿。”这是平静的语气而不是威胁,显然他也对事情的真实性保持怀疑的态度。

    江雪正要开口反驳,警官的手机响了。

    “嗯...好的......是......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欧阳小姐,有新的证据,你可以走了。”

    电话来自他的助手,这件案子的证据被匿名发送到警局的邮箱,也是一段视频,但是拍摄的角度不同,这个视频清清楚楚地拍下了他们下车的全过程,也清楚地显示他们没有与死者有过任何肢体上对的接触。林警官在前面走,江雪紧跟在后面,警局的走廊上警员都是行色冲冲,一路上,江雪和他都被撞了几次,江雪心想着,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大案子。

    另一边,嘉佐也被问话完毕,看见江雪走过来,“雪儿,你怎么样?”

    江雪摇摇头,“我没事。”

    刚把他们带到门口,林警官又接到开会的通知,吩咐了警员去把他们的车开过来给他们,转身又去忙了。嘉佐和江雪走出警察局等待着,外面的天色还是灰蒙蒙的,看看手机,凌晨四点。半夜天冷,走了一会,江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匆忙之间,也没有带上外套,嘉佐脱下身上的正装披在她的肩上,“别着凉了。”

    江雪是累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会这么碰巧被他们遇上,警局里面异常紧张地气氛也让人有种莫名地压抑,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去那个死者最后面貌,还有警察说的那个“机械性窒息”的死亡原因,太疑惑了……

    正想得出神,嘉佐突然叫她,“雪儿,被吓到了?”

    江雪回过神,毫不掩饰自己的疑惑,“你知不知道,那个死者的死因是什么?”

    被问话的过程中,嘉佐自然有听到警员的汇报,其实在遇见死者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不太对劲,现在的尸检报告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我总觉得,这不像是人类可以做到的……我们……”

    话到一半被开着车过来的警员打断,嘉佐立马收住了自己的声音。

    近几年偶尔他会接触到一些奇怪的案子,起初只是因为好奇,后来调查发现,这些案子最后大多数都是人为,真正涉及到法术的寥寥无几,不过这些他也只是偷偷地调查,除了江雪,没有人知道。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他在想,会不会,这个案子,是寥寥无几当中的一个呢?

    第二章、江川大学(1)

    回到家以后,疲倦让嘉佐很快地进入了梦乡,而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依旧在江雪脑海中挥散不去,大脑已经发出了休息的指令,可是她却迟迟无法入睡……

    “离鸽……离鸽……”又是这个声音,最近的一年,江雪总是会听到这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喊着这个名字,只是每次的声音都不一样,明显的就是不同的人的语气,她一直觉得是幻听,又或者是楼上或者隔壁传来的声音,直到有一次跟着嘉佐在调查一起失踪案件的时候,她发现,这个声音,是已经遇害的受害人的声音。那个掉落在挡风玻璃前,虚弱的告诉他们“不要去梧桐苑”的声音,跟此刻呼唤着离鸽的声音,一模一样。江雪睁开了眼睛,睡意全无。

    第二天,将近中午江雪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睡去,刚刚陷入沉睡却被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叫醒。

    “喂...”

    “雪儿,我是王秘书,欧阳先生让我告诉你,请你和少爷先不要出门,欧阳先生正在回家的路上。”

    江雪刚睡醒大脑还是蒙的“哪个欧阳先生?”

    “....您的父亲...”

    起床,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新闻,结果铺天盖地的都是一条大新闻:“梧桐苑惊现凶杀案十二条人命惨遭杀手,市长一双儿女被警察带走协助调查!”

    没想到,这是一个涉及十二条人命的案子,他们只是与其中的一名死者恰好遇上,不但没有杀人动机,而且有证据自证清白,媒体这一报道,虽然真实,但很容易就会被人误会他们是十二人凶杀案的嫌疑人,这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江雪正要离开房间,却接到了江旭的电话。

    “雪儿,我在后门,前门都是记者,那里出不去。”

    江旭出差将近一周,急匆匆地赶回来一路上风尘仆仆,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两个孩子的情况,“雪儿,你们都没事吧。”

    江雪还在刷牙,嘉佐也刚刚转醒,“爸,我们没事。”

    江旭这才松一口气,外界的新闻沸沸扬扬,他置之不理,从政多年,两袖清风,他自然明白清者自清的道理,所以外界的言论众说纷坛就让他们说去吧,只要两个孩子没事儿。

    洗漱完毕的江雪看到了玄关的父亲“爸,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怎么这么赶,路上累不累?”

    女儿的关心让江旭心底一暖,“什么能有你们重要,听到这个消息,会议结束了我就立刻赶回来了。”

    嘉佐闻言正好从厨房把早餐端上餐桌,“吃饭吧。”

    一旁的张阿姨也有些羡慕起他们这一家子来,父慈子孝,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

    张阿姨是家里的佣人,她在欧阳家也有十多年了,几乎是看着江雪和嘉佐长大的人,多多少少也了解他们的身世,江雪和嘉佐是江旭领养的孩子。与嘉佐不同,江雪天生就是不一样的体质,她的血液是一种异于常人的鲜红色,后来江旭才了解到,这是梨花血,拥有这种血液的人,被称为梨花血族人,梨花血拥有可以使人起死回生的能力,也正是因为这样,绝大部分的梨花血族人,拥有可以沟通阴阳的能力。

    餐桌上,江雪“无意间”问起江旭关于新闻上的报导,“爸,梧桐苑的凶杀案是什么一个情况?”

    正在喝粥的江旭抬起头,说实话,他也是刚刚接到警局那边的报告,具体的事件还在调查,他也是知道个大概,“昨天是宋夫人的忌日,宋家请了一个很有名的法师来做法,当晚12点的时候警察局接到报案,也就是你们的事情,警察是在追查那一个死者的时候发现了梧桐苑里面的情况,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场面很血腥,现场也混乱,还来不及处理,消息传开得很快。”

    江旭心里担心他们也只是匆匆看了局长发来的报告,毕竟案件发生得突然,紧急的状况下,不会有太有用和详细的汇报。

    嘉佐忍不住问,“那我们遇上的死者是什么人?”

    “宋夫人的儿子,宋家的大少爷。”

    江雪又回想起昨晚的声音,太像了,但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听到的声音都在叫那一个名字,离鸽……是某个人的名字吗?可是这个“离鸽”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想不出个所以然,江雪索性不想了,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知道梨花血族人拥有可以沟通阴阳的能力不假,但是她自己从来没有试过,她相信生死有命,自然有自然地规律,她又何必反其道而行之。

    正出神,嘉佐不轻不重地敲了她的脑袋一下,“想什么呢,好好吃饭。”

    江雪被敲疼了,没好气地瞪回他一眼,“……知道了。”

    张阿姨从外面收了信回来,手上拿着大大小小的信封,大部分是江旭的工作信件,江雪一眼就看到明显与其他信封不同的一件,看起来,是她的录取通知书。“诶,雪儿的录取通知书,江川大学,雪儿你快看看,你考上了!”

    话音刚落,饭桌上的三个人三种表情,江旭是开心,江雪是淡定,而嘉佐……是不敢相信。

    “你……不是说好的你不会去江川大学的吗?”

    高考填志愿那会江雪一直嚷嚷着要到外省去,她的成绩不错,去外省可以到很好的学校,江旭也没有多加干涉,嘉佐随口说了一句“你不来我这去哪都行。”,结果……

    江雪看看某人震惊的脸色,“外省人生地不熟的多没有温暖啊,还是离家近点,隔三差五的我还能跟你一样回趟家,多好玩啊。”

    “你好玩了,我就身负重任了,本来一个学生会就够我忙的了,现在还多项任务。”

    “什么?”

    “盯着你,防止你乱来!”听听,这是一个哥哥说的话吗?刮刮乐送的吧。

    江雪自动忽略,沉默就是最好的反击。

    “你别装傻,上次是谁半夜趁我睡着把我弄一晚上的名单全换成游乐王子的?”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事出绝对有因!

    “那是因为你早餐把芥末抹在我的面包里!”

    “就一点点!”

    “我过敏!一点点也不行!”炸了。

    “所以你就往我鞋里倒奶,还是酸奶!”

    “谁让你弄断我的口红!还拿我的眉笔画画!”

    “我怎么知道,那东西长得跟铅笔一样!”

    他可能真的是觉得这样下去什么蠢事都要说出来了。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争。”

    江旭看到争论得热火朝天的两人笑出了声,“好了,你们啊,一对活宝,雪儿,在学校还是要听哥哥的,毕竟他大你两岁,也算是师兄了,你们兄妹俩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不过雪儿也不是闹腾的孩子,没事儿,雪儿开心最重要。”

    嘉佐淡淡叹了一声,“嗯知道了。”录取通知发下来,一切已成定局,也许,但愿真的是没事的吧。

    自己的妹妹自己最清楚,她虽然爱耍些小脾气,但是平日里是个个性温和的人,不像那一种总是惹事的大小姐,他只是在担心和不安着,为什么要是江川大学,为什么她偏偏选了江川大学……

    记忆被拉回一年前,他刚刚成为学生会的主席,分管学校的各种功能室,其中的一间就是档案室,没事的时候他总会翻看一些档案记录打发时间,其中一份并不完整的档案盒里面放着的一份文件让他至今都无法忘记,那是江川大学的建校历史档案。

    历史的资料显示,很多年以前,江川大学历史上曾经有目的性地招收过一大批拥有梨花血的人,而且是“只”收梨花血的族人,这段时间江川大学是处于完全停课的状态,自从他们入校以后,学校又恢复了教学的任务……后面的资料缺失了一大半,再往下,短短的三个月之后,所有的梨花血族人全部死亡,连具体的死亡原因都没有。

    秘密的价值或许往往就是在于它永远没有真正的额止境,当你发现了一个秘密,它总能引导你发现下一个秘密,一环接一环,带你陷入越来越深的探索。嘉佐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秘密,但是他谁也没有告诉,江川大学背后的秘密,既然是一个历史,就让它成为历史好了,但愿,历史不会再重演就是了。

    连续两天,直到官方澄清对的新闻发出,门外的记者才慢慢散去,这次案件因为曝光率高带来的影响,明显江川市的市民对这次的案件的关注度都很高,江旭一边指导着控制舆论,同时也在了解案情,外界的谣言越传越是离谱,案件的复杂让警察局压力倍增。

    警察局。

    一片沉寂,重案组的办公桌和过道里四仰八叉的睡倒了不少的人,连续超过四十八小时的加班,再强大的身体也会支持不下,即使是重案组的民警也都是普通人而已。

    “江局,上头要求的两周内破案,现在都过去了两天了,现场也是兄弟们拼了老命才清理出来的,取证那边也是做足了两天两夜,这案子光是现场清理都得耗上不少的时间,真的没办法请外援吗?”

    “要是所有的事情都这么容易那要我们干什么?咱们做了这一行就预料到会有各种的困难,欧阳家的事情你不要插手,这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事情,工作还得......”

    江局的训话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打断

    “喂,哪位?”

    “怎么回事?”

    “我们这...也真的是抽不开人手啊。”

    “我,好好好吧,我尽量吧。”

    放下电话,江局的神色更加难看了,“唉,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好好的,盛夏又出了问题。”

    重案组的组长看到他头疼的样子,心里也是一紧,局长有麻烦,这差事绝对又是落到重案组头上啊。“江局,这盛夏怎么了?”

    “整个内部管理系统被黑客长时间试图攻破,现在内部的技术人员也阻止不了了,所以才报警,想我们警方的技术人员出面把系统恢复再把幕后的人揪出来。”江局长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盛夏算是江川市里比较重要的产业,**部门很多的建设工程盛夏集团也帮过不少的忙,盛夏的问题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帮忙,可这事情也太赶巧了点。

    “所以局长的意思是,这事也归我们管了?”

    “不然呢?”

    “不是,江局,我手底下就那么几个人,这,超人也得喘口气啊。”江局看着他那激动的样子,不亚于当年他请假要陪老婆生孩子那阵,差点笑了出来。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记得上次网络安全PK冠军那小子不就被你挖过来了,好钢得用在刀刃上啊,你把他派去不就行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不提他都快把这事给忘了,只是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过了,联不联系得上都是问题,况且这个人他自己也没见过,只是在网络上是朋友,知道他的代号是“X”罢了。

    “古原,我不管啊,这担子就是落你肩上了,你也得给我把它扛起来。盛夏和这件案子你要两手抓,而且两手都要硬。”

    出了局长的办公室,古警官直接回去重案组,一推门差点被躺在地上的人绊一跤。一组的大老爷们真的是什么睡姿都有,再看他的办公室,就更不用说了,刚换了新的空调,里面的人是最多的,有几个还光着上身的。唉,古警官想着,平时就是对这帮人太好了。

    好不容易把趴在桌子上的人挪开,古警官开始给那个名叫X的人发邮件,这是他们约定好的联络方式,但是X得回复周期通常很长,有时甚至一周都没有回复。

    收件人:X

    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方便,盛夏集团目前面临黑客的攻击,希望你可以出面帮忙。

    古原

    电脑显示邮件成功送达,但已读回执迟迟没有动静,古原只好派几个技术相对过关的技术人员去帮忙,也勉强能算个缓兵之计吧。

    两天后,已读回执显示对方已读邮件,没等古原下一封邮件发送过去,对方已经回复

    古原:

    我会在下周回国,盛夏的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X

    收到邮件的古原放心地松了口气。

    盼来盼去,两个星期里,古原一边重复确认着X回国的时间,一边还要应付局长的催促,坦白说,古原的白头发都多了不少,可怜他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所以好不容易等到X回国的时间,在整个重案组都是紧张地埋头取证的时候,古原直接跑到了机场接人。

    他找了块接机牌,但是很快就有问题来了,直接写X吧,会被误会成****吧,但是他只知道他叫X啊,诶,有了。

    当天X走出机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块大大的牌子上写着明显的两个大字“古原”。我们古警官是这么想的,‘我不知道他但他认识我嘛’。

    “你好,古原。”当身边的人走近古原才反应过来,该死,熬夜的时间太长,最基本的侦查的能力都要退化了。

    “你是X?”古原总觉得眼前的人最近好像在哪见过,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每次见面他都带着墨镜和口罩,就连参加比赛时的身份都是加密。

    “是我。”他一边回答一边向停车场走去。

    “诶,我没有开车过来,现在不允许公车私用,我是打车来的。”

    “我知道,我的秘书把车停在停车场,我载你。”

    坐上了车以后,X将口罩和墨镜摘下,整个过程看得古原目瞪口呆。这是?

    “夏熙尧?你是盛夏的......”

    “对,我是夏熙尧。”

    盛夏的唯一继承人,夏熙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