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穿越小说 > 唐晟春秋 > 第152话 神秘的力量
    叶盛清尽可能地将视线放到视野的最远处!但很可惜,在豪雨的阻隔下,视野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明朗,只能看到远处黑压压的一片,那是底下正在浴血奋战的锁云关守军!可却还能依稀地发现似乎有什么力量从这锁云关之外介入,迫使着敌军开始向后退却!

    叶盛清明白,无论对方是敌是友,在这鬼天气下,想要一探究竟,便仅有冲下城去杀出一条血路,别无他法!所幸的是,敌军此时如此异变,士气已然低落,想要办成此事对叶盛清来说并不困难……

    想到这里,叶盛清看准了距离最近的一处看似敌军攻击的薄弱处,便带着身边这支别动队下了城楼,重新投入了战场之中!

    此时,尽管两军依旧对峙,可正如叶盛清所预料的一般,敌军因不知名的原因士气低落!锁云关守军守住这条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的防线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在叶盛清的别动队加入战斗后,战况在叶盛清攻击的这个点突然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阻击,叶盛清很快便带领着这支小队推进了数十步,并且还在继续突入中!

    让叶盛清感觉到最奇怪的便是,在敌军这软绵绵的攻势下,甚至还另有别情!以敌军目前的抵抗程度来看,即便自己冒险让整个锁云关的战线向锁云关外推移,也丝毫没有问题!当然,与周宪宗军打了这么久交道的他,并不会冒险去干这样的蠢事!

    可目前所遇到的种种怪事,基本可以让叶盛清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敌军肯定面临了不止一股力量的军事打击,才使得这些人军心涣散,无法集中注意力专心对付这锁云关之上的守军!

    既然是敌人的敌人,那十有八九肯定是自己的盟友!如此想来,问题便只有一个,那便是在如此复杂的战局之内,究竟是从哪里冒出了这么一股力量?

    延南城吗?且不论此时延南城已经被南齐联军围得个水泄不通,倘若有这么一股力量,恐怕也会先投入延南城的防守吧?难不成延南城能有那么快解围?这这么可能?那可是集中了大武大量兵力的南齐联军主力呀!而且即便是那样的话,子野城那边数万守军必然会分兵驰援!如此一来云好城那边肯定会得到消息!可到目前为止,这锁云关可没听说云好城那边传来任何异动呀!

    思来想去,叶盛清都得不到一个合理地解释!难不成这支部队是凭空冒出来的?亦或是敌军为了迷惑我军特地捏造出来的假象?

    想到这里,叶盛清不由背脊一阵发寒!他此时脑海里出现了当日周宪宗那充满挑衅的表情!倘若如此,自己不就中了数日前未中之计,而今日竟愚蠢地自投罗网了?

    叶盛清想到这里,便想趁着还未突入敌阵迅速回撤,却是转念一想,差点让自己的愚蠢笑出声来!或许是连日来扛着太大的压力的原因吧?自己竟开始莫名其妙地歇斯底里了……

    周宪宗诱敌之策乃是战事未发,其为了速胜而起的一雕虫小技罢了!可现如今,敌军数次突破锁云关防线,并且已经几乎得手,又何必冒险耍这小心眼只为了将自己诱出锁云关,而将这已经足以撼动整个战局的优势放弃?倘若真是如此,这代价也太大了!除非周宪宗是脑子进水了,否则怎么会想出如此本末倒置舍近求远而事倍功半的蠢招?

    想到这里,叶盛清知道再这样猜下去,怕是自己还未解开谜团,自己已然成了神经病!无论如何,事情有了转机便是好事!与其想破头脑去猜测,不如尽好本分配合好这不知名的力量将敌军一举击退!

    叶盛清思绪刚刚中断,手上可不再有所迟疑,反而越发坚定!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前去一探究竟!

    如此,锁云关的防线牵制着敌军大部分兵力,而叶盛清队便如在一块豆腐上强行切入的一把尖刀,以极其顺畅的攻势迅速地将已然松散的敌军阵型轻松切了开来!

    以如此攻势继续不知道突入了多久,但是叶盛清很清楚地知道,以当前的进击进度,自己这支小队即便是后队也已然深陷敌军阵中了!若非敌军士气低迷,他们很容易因为如此鲁莽的攻势而深陷敌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然而,即便到了现在,他们也丝毫没有被敌军包围的感觉……

    这也便从侧面验证了叶盛清此前所思所想,敌军确实在以某种潜移默化地势头在开始被瓦解!

    渐渐地,叶盛清久违地听到了除了己方军队以外所造成的混乱嘈杂声!他知道,他要找寻的目标已然近在咫尺!只要再加把劲,便能得知这股神秘力量的来龙去脉了……

    就在这时,面前的敌军却似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一般,疯狂地朝着叶盛清他们涌了过来!叶盛清当场斩杀了数名敌军士兵,从他们眼中看出了一脸恐惧的神色!

    叶盛清心中一惊,这大武兵也非比寻常,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能将他们逼到如此程度?

    越来越多的敌军士兵开始朝着叶盛清他们的方向涌了过来!似乎面对那不知名神秘的力量,还不如直接挨叶盛清队的屠戮来得痛快一般!这些士兵几近疯狂地朝着叶盛清他们扑来,不带有任何与荣辱有关的情感,攻击也毫无章法可言……

    “盛清大人!敌军是不是疯了?怎么全都不要命似的向我们发起进攻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要顶不住了……”身旁的叶盛秋担忧地说道。

    叶盛清环顾了一圈,情况确实开始朝着叶盛秋所言一般在向对己方不利的方向发展!尽管他们一如既往保持着强有力的攻势,可一来长时间的乱战造成了别动队中的战士体力已然有些透支。不仅仅是这样,敌军此前一直都是处于正常推进状态迎击己方。可这次,他们的攻势已然有些奋不顾身甚至有些疯狂的意味!

    这几乎是叶盛清队在深入敌阵后第一次遇到的正面攻势!并且,倘若以这样的态势继续发展下去,叶盛清队艰难维持的战线必然会因为顶不住地方的攻击而最终土崩瓦解!

    在这乱军之中,倘若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是相当危险的!

    “吩咐下去!全队立刻转换阵法,改用龟甲阵!”叶盛清当机立断道。

    面临敌军直面而来的强大压力,叶盛清终于也不得不将原本的攻击阵型改变为以防守为主的龟甲阵!阵中的士兵迅速将手持的盾牌围成一面盾墙,将全队稳稳地护在盾阵之内!

    正面的盾手立刻感应到了来自正面之敌的强大压迫力,一个支撑不住,被逼得连连后退数十步!所幸叶盛清等人早有心理准备,联合了数十名士兵以众人之力终于勉强撑住了!

    随后,敌军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开始对盾阵进行攻击!有了眼前这面盾墙的保护,众人的安全暂时无虞!

    可倘若任由敌军继续如此不停地对他们的盾阵进行肆无忌惮的打击,盾手力竭阵破恐怕也是早晚之事!

    于是,在阵内的叶盛清等人纷纷在盾眼之间看准时机,对着阵外之敌毫不留情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就这样,在叶盛清队顺利结成龟甲阵后,终于完成了他们这支小队转攻为守的战术转变!

    然而,敌军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叶盛清临时变阵的目的也仅仅只是在此地站稳脚跟而已!

    应该说,自叶盛清转变阵型的一刻起,他便已然后悔深入这敌阵之中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南齐联军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得多!至少,在过去很难有一支部队能够将他逼至这危险的境地的!

    而现在,他仅能倚靠的,便只有那敌军身后的那一支疑似友军的神秘力量了!倘若自己判断有所差池,他们这一行人,恐怕便得命丧当场了……

    不知道支撑了多久,叶盛清已然杀到了手软!敌军所投入的兵力似乎比叶盛清想象地要多得多!按照他的估计,敌军最猛时至少也要留下三成预备队,所投入的部队最多仅有七成左右,加上此前峭壁弩机的大范围杀伤,敌军的数量应该不会太多!怎么地将战线推移到这程度了,也应该击穿敌军的阵线了才对!

    然而,现实却是他们依旧在敌军的重重包围之下难以脱身!由此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恐怕敌军甚至连预备队都没有留下一队,已然将所有的兵力投入这最后一波的攻势当中了!叶盛清想到这里不由得庆幸自己及时改变攻击策略才免于己方覆灭的危险!

    可即便如此,这也基本上是他们的极限了!看着依旧源源不绝地由四面八方朝着他们扑来的敌军,叶盛清心中除了绝望,便再也想不到任何可以逆转形势的方法了……

    “哐啷”地一声,正面的一名盾兵终于支持不住,被敌军硬生生撞入了阵中!敌军顺着这个缺口涌入了叶盛清队的龟甲阵中!

    龟甲阵破了!看来他们真的太过深入敌阵了,恐怕等不及那神秘部队前来救援他们就要被吞没在这危机四伏的血雨腥风之中了……

    “快!将涌入阵中的敌军推回去!把缺口给我堵上!”叶盛清一声令下,带着数名士兵迎头而上与侵入阵中的敌军展开了搏斗!

    然而,敌军的攻势比他们想象得显然强得多!即便他们再如何努力想将侵入阵中的敌军重新推挤出阵中,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敌军闯入了这龟甲阵中,原本牢不可破地龟甲阵瞬间土崩瓦解,便连一片龟甲也保不住了!

    完了!真下真是万念俱空了……

    叶盛清绝望地看着这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敌人,在疯狂地屠戮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不由悲从中来!这是一直以来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是誓死要保卫他周全的弟兄!可如今,他却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敌军如牲畜般宰杀,尊严被敌军无情地践踏……

    叶盛清几乎看不下去了!他不顾一切地施展开来,几近疯狂地将敌军斩杀,就好像要将自己仅剩的一点力气在一瞬间释放个干净一般,不停地左劈右砍……

    在叶盛清几近燃烧自己最后热度的攻击下,敌军纷纷倒下!所有人都被这骇人的一幕所震撼,原本要冲将上来的敌军竟也迟滞了进攻的脚步,以免自己被无谓地卷入这修罗炼狱般的绞肉机之中……

    支撑了不多时,叶盛清终于气喘吁吁地停止了动作!刚才的攻击已然是他坚忍不拔的最后杀手锏!他已经将所有能够抵挡敌军的方法使了个干净,真真正正地再也无计可施了……

    “天啊!谁都好!快来救救我们吧!”叶盛清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竭力吼道。

    然而,原本跟随着他冲入这敌阵的弟兄们早已在敌军无情的刀刃之下,一一牺牲了!现场四面八方除了敌军还是敌军,渐渐地朝着叶盛清的方向围了过来……

    敌军靠近的动作并没有很快。叶盛清明白,他们之所以这样并非想要给自己喘息的机会,也不是出于怜悯或者其他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所以如此这般,一方面是慑于自己方才那鬼神般地屠戮着他们的战友,生怕自己万一再次凶性大发,小命不保!另一方面则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首级很是值钱,不敢一拥而上,生怕一拥而上将自己的首级搞花了,他日讨不到赏钱!

    叶盛清看着敌人谨慎地步步紧逼,心中感觉甚是好笑,竟是发出了轻蔑的冷笑……

    叶盛清的冷笑声,似乎终于将敌军士兵最后的理智挑断,终于有数名士兵走上前来,手举长枪作势便要刺下……

    叶盛清知道今日已然是在劫难逃,轻轻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就在这时,原本已然是一片喧嚣的敌军背后,突然出现了一阵更加嘈杂的声响,使得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纷纷将视线转向了那令人无法忽视的动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