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鉴宝有术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转让
    郑少秋闻点了点头,随手把剑扔给一旁的张林,肃然开口:“那就这么说定了。”

    随后,他又闲聊了几句,便大步流星的往门外走去。

    刚走出两米远,吴老爷子呼哧呼哧的追了过来,单手扶着腰,高声叫道:“小郑,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原因,我也管不着,老头子就一句话要交代的。”

    “报仇……尽快。”

    “老头子可等不了多长时间了。”

    郑少秋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不用等,就在今天!”

    “好戏即将开场!”

    说完,他便快步往外走去。

    一个小时后,郑少秋直接来到了琉璃厂。

    长假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这个景点已经是人满为患,备受追捧,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人头一片。

    虽然有大量人口涌出,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回流,随着时间的推移,平京也渐渐变得热熬起来。

    郑少秋背着帆布包,裤腿上有有不少泥点子,在沿街的摊位中逛了起来。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琉璃厂了,已经算是非常熟悉了。

    琳琅满目的古玩把件让人看上去眼花缭乱,完全无从下手。

    在这里挑挑拣拣,也就是图个新鲜,万一捡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漏,那也算没白来。

    郑少秋一边走着,一边寻摸着,速度非常快,基本上大致一扫,心中就有数了。

    除了这些小商贩外,倒也有几家百年老店,有着不少珍稀的物件。

    其中,李鹤年的元宝山庄算一个,还有就是刘振华的薛宝斋。

    这次来到琉璃厂,郑少秋没趣找李鹤年,估计那老小子正忙着呢。

    刘振华的薛宝斋上贴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门店转让四个字。

    上次去棚户区,李鹤年就已经告诉过郑少秋了,刘振华算是彻底的栽了,和他那小姨子的事情败露之后,直接被老婆毒打一顿,闹到最后又净身出户,现在已经不在平京了,至于具体去了什么地方,这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薛宝斋的掌柜是刘振华的老婆。

    不过,这个女人明显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而且心思也没放在这上面,平时就是和相熟的几个太太打打麻将,做做汗蒸,四处游山玩水。

    而古玩这一行需要非常专业的知识和广博的人脉才能吃得开。

    这两样,她都不沾边。

    所以,薛宝斋就此没落,只能低价转让。

    郑少秋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却鬼使神差的折返回来,抬头看着上面的匾额,又看了看门口贴着的告示。

    他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直接走了进去。

    自从刘振华不知所踪后,他老婆就破罐子破摔,商铺内所有的物件,一律折扣处理。

    虽说刘振华的人品确实有些问题,不过过多或少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不然也不会和冯家有所牵扯。

    所以,这薛宝斋里还有是不少物件来头颇大。

    听说刘振华老婆清仓甩卖的消息后,那些二道贩子和藏友都闻风而来,把那些好的物件全部收入囊中。

    这阵子,可把刘振华老婆乐坏了,数钱数到手抽筋。

    几天过后,好东西都被挑走了,剩下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刘振华老婆明显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贴出告示,低价转让店铺,毕竟苍蝇再小,也算是快肉。

    长假开启,隔壁的店子都是热热闹闹的,唯有薛宝斋门可罗雀,看上去尤为清冷。

    刘振华的老婆大大咧咧的坐在柜台前, 无聊的刷着剧,吧唧吧唧的磕着瓜子,听到脚步声后,慢慢抬起头,一个穿着非常普通的男人走了进来。

    “自己随便看看吧。”

    郑少秋闻言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溜达起来,半晌之后,他伸手指了指门外,轻声问道:“掌柜,外面挂着的匾额出手吗?”

    刘振华老婆闻言轻轻的哼了一声,斜着眼瞥了郑少秋一眼,淡淡道:“你出多少?”

    顿了顿,她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要这个匾额弄啥?”

    听到这话,郑少秋抿了抿嘴唇,语气平静:“过段时间我打算开个馆子,正愁没有牌子呢,这个薛宝斋倒是挺合适的。”

    刘振华老婆闻言放下手中的瓜子,拍了拍手,冷笑两声:“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年头,连牌子都有看得上的。”

    顿了顿,她上下审视了郑少秋一眼,淡淡开口:“你出什么数?”

    郑少秋闻言曼声说道:“六十。”

    话音落下,刘振华老婆当即就甩白眼,冷声说道:“六十?出这个价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顿了顿,她抱着肩膀,嘴角扯过一丝不屑:“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牌子当初如何来的,我都看在眼里。”

    “虽说我那个男人死皮不要脸,但是他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这牌子是请小有名气的人刻的,值不少钱呢。”

    郑少秋闻言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我看你已经在门口贴出告示了,这铺子转让出去之后,人家肯定不会再用你这个牌子,你自己还得麻烦处理。”

    “我出六十,已经算可以了。”

    刘振华老婆嗤笑两声,不屑的瞥了郑少一眼:“六十不行,你多少得再加点。”

    郑少秋闻言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又加了四十块,凑了个整数。

    把牌子取下来后,他也没急着离开,反而朝着左右两边打量起来。

    半晌过后,他轻声问道:“红姐,二楼上面还有东西嘛?家里缺点家伙什,我想上去看看。”

    刘振华的老婆红姐闻言不耐烦摆了摆手,头也不抬的继续刷剧。

    郑少秋点了点头,随后便不紧不慢的往二楼走去。

    楼下乱七八糟,稍微有点来历的东西都被收走了,楼上同样是这种情况,满地的垃圾堆砌在实木地板上,看上去有些杂乱,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郑少秋之前卖五福钱的时候来过薛宝斋一次,所以知道这件铺子多少有些真材实料。

    原来的时候,楼下墙壁上挂着几幅画,都是近代的书画大家的手笔,价值在大几十万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