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李二邀请,开局拒绝成为帝师! > 大唐:李二邀请,开局拒绝成为帝师!:第1章 朕怎么就在第五层了?!(求鲜花求收藏!)

大唐:李二邀请,开局拒绝成为帝师!:第1章 朕怎么就在第五层了?!(求鲜花求收藏!)

    武德元年,秦王妃长孙氏为李世民诞下嫡长子。

    此子出生时,风雷大作,雷声几近龙鸣。

    不仅如此,此子足心天生二朵赤焰,神异非凡。

    人皆云此乃大吉之兆,李世民大悦,为长子取名然。

    武德二年,李然离奇失踪。

    李世民大怒,但倾尽所能依旧无法找到李然任何踪迹。

    秦王嫡长子离奇失踪,此乃皇室之耻。

    为保自身争夺太子之位的有利地位,李世民对外宣称,嫡长子李然夭折。

    ………………

    贞观元年春,渭南县城郊。

    “你可能确定,那孩童便是然儿么?!”

    雨后显得有些泥泞的城郊小路上,二人骑马往不远处的院落徐徐而来。

    “臣不敢妄言,但是据臣的调查,此子八年前被人遗弃于此,后被人收养,抚养至今,据闻双足足心有两朵火焰胎纹,这些线索和八年前失踪的李然都十分符合,所以臣才第一时间上报给陛下,请陛下来此亲见。”

    房玄龄有些忐忑的答道。

    “朕的然儿……”

    李世民遥望着不远处的院落,心中一阵期盼与酸楚。

    那个孩子,会是他流落在外将近十年的骨血吗?

    这样想着,李世民不自觉的扬了扬手中的缰绳,策马的步伐都加快了许多。

    “可是就在此处?”

    “回陛下,便是此处了。”

    李世民环视着周遭环境,眉头微微皱起。

    此处大观虽是依山傍水,景观雅致,然而不远处的院落看起来却一副十分破旧的样子。

    不仅如此,他还听到了牲畜哼哼之声,鸡鸭聒噪。

    “朕的然儿……这十数年,便是住在这样的地方的?!”

    李世民心酸极了。

    一想到这,他更加急不可耐,下了马快步走到了院前。

    只是还没等他推敲竹篱,就听到了院中传出一个略带奶气的孩子的声音。

    “先生,今日我们学什么?”

    李世民瞬间屏住了呼吸,感觉自己整个心尖尖都在颤动。

    这便是然儿的声音吗?

    “陛……”

    房玄龄刚想开口,却见李世民虎目一瞪,直接摆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要先在这门外,听一听看一看。

    近乡尚且会情怯,便是皇帝也是人。

    面对很有可能是自己失散数年的亲儿子,李二陛下会这样,也是人之常情。

    “今日么……今日便不考你诗文书画了。难得空闲,你之前学习时有什么疑惑,可一并问出。”

    片刻之后,一个清朗如玉的声音响起。

    李世民心中一动,从竹篱的缝隙中向里窥去。

    只见院内有一张小小石桌,一个年纪约莫十来岁的小少年端坐于前。

    李世民细看小少年的那脸庞五官,竟是与自己儿时极为相似!

    关于这小少年的身份,他瞬间就笃定了七八分。

    刚刚,然儿似乎称旁边那人先生……难不成,是收养然儿的那田舍奴给然儿请的私学师傅?

    李世民微微抽了抽嘴角,不屑与不悦的神情一闪而过。

    哪里来的乡野匹夫,肚子里有几点墨水也敢做人先生!

    还说要考然儿时政看法……你在此等穷乡僻壤,能知道什么时政!

    李世民再次从竹篱缝隙看过去,想看看是什么人如此狂妄。

    然而这一眼,却让他有点愣神。

    只见那小少年旁边坐着的是一个青年。

    青年身着一件月白长衫,手中捧着一卷书简。

    因为竹篱缝隙不大,青年又是侧坐,李世民看不清他的面孔。

    可单只从这青年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竟然让他有一种出尘绝世的感觉!

    仿如谪仙的那种气质!

    难不成,这青年真的是什么隐世高人?

    还不等李世民再继续细想,院中那个略带奶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确实有几个问题不明白,想请先生解惑。”

    李世民心中一动,再次透过竹篱上的缝隙向里看去。

    “先生可还记得,之前给我讲时政的时候,提到的苑君璋?”

    只见那一袭月白长衫的青年人道:“当然记得。”

    小小的少年点了点头:“先生之前讲,苑君璋是朔州马邑人氏,向来以矫捷勇武自励。大业十三年时,刘武周趁隋末天下大乱之机在马邑起兵,被突厥册封为定杨可汗后,自称皇帝,苑君璋为便内史令。”

    “苑君璋在成为内史令之后还曾向刘武周进言献策不如做两姓奴,北结突厥,南攀盛唐,在交境处称王为霸方是良策。

    只不过刘武周没有听取,后来才悔不及当初。”

    “虽说此计卑劣,但按说此人能想到此处,该是有些智谋的。现下分明是大唐国力更胜一筹,为何苑君璋却仍旧与突厥勾结一处?我不明白。”

    “而且此人屡次在大唐与突厥之间摇摆不定,圣天子为何不出兵惩处此人?我也不明白。”

    听到小少年奶声奶气的问完,在院外偷听的李世民和房玄龄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皆是浓重得化不开的震惊之色!

    李然小小年纪,居然已经在自行思考时政!

    听院内的李然说完,李世民无端想到了在宫中的李承乾。

    自己立的太子在宫中还在尽日玩闹,丢了的儿子在草野却在思虑时政。

    人比人真的要气死人的。

    而且这还不算,听李然话中的意思,这些居然是那个青年教他的!

    这青年,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比起这些疑虑,李世民现在更想听到这青年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他之所以在听到这些时会如此震惊,正是因为前几日他才召集几个心腹臣子开了个小会商议苑君璋的事,然而讨论到最后也没有定下到底应该怎么办。

    李然小小年纪能够想到这些,自己聪明是肯定的,但是必然也需要良师的引导。

    所以李世民这会儿赶紧竖起耳朵,想听听那青年会有什么高论。

    只见那青年摇了摇头。

    “智谋?那苑君璋是当不上这二字的。在突厥与大唐只见摇摆不定,不过是他趋利避害作为墙头草的本性罢了。”

    “至于为何圣天子不惩处苑君璋……”

    那青年的声音总带了一丝笑意。

    “那是因为天下人思虑此事,多半都是在第一层或是第二层,而圣天子,已经在第五层了。”

    ……啥?

    李世民看了看身旁的房玄龄,发现对方也是一脸茫然。

    朕……何时在第五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