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十八章 巴人游戏股权转让
    所谓收尸体,就是在经济深寒+版号审核的双重暴击之下,曾经国内猬集的手游公司以及研发团队中,多有倒下者。

    其实2016年之后国内手游公司就越来越不好混了,除了少数找到出海方法论续命的聪明人之外大多数举步维艰。但是前面淘汰掉的很多是底子不行抗风险能力差的,换言之尸体的性价比很低。而越晚倒下的,相对而言尸体的性价比越高。

    特别是今年轰然倒地的团队,都是经过多次严苛的洗礼,几经挣扎,找到过自己成功学的,只不过大环境一变,过去的成功学就不管用了,跟不上步伐的还是要收缩,要倒地。

    楚垣夕让赵杰去收的当然不是公司股权,而是资产,包括美术资源、研发人员,以及如果有合适的代码库也可以考虑。换个角度理解,就是这样的尸体中除了高管之外基本都有价值。实际上随着大量手游团队倒下,这些开发资源也在大量的浪费,很多不错的美术资源明明可以换个项目继续使用,但是除非本公司开发新项目,否则基本难见天日。

    美术资源,要和《无道昏君》调性合拍的,古装Q版三头身,美术风格大差不离。代码要产品上过线的,要结构工整的,能做成模板,能进行二次研发拓展新功能,接上SDK就能用。码农和策划比较麻烦,需要对方公司配合,因为涉及到背调。

    毕竟成功的公司有成功的理由,失败的公司有失败的坑。这些坑有些属于高管,有些属于研发。哪怕就算不坑,士气和心态在失败的过程中也难免受到影响,甚至人生观价值观,一身负能量,赵杰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大的,这个时候标准必须要提高。

    但也不可否认,很多小庙里其实也有大佛,而且因为经历过失败,作为骨干肯定想过很多办法挽救失败的项目,练出更独特的技能。贵哥就是赵杰从一具尸体里挖出来的引擎大牛,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

    这个收尸体的办法是赵杰想出来的,不过他想的只是人手和美术资源。毕竟国内倒掉的团队和项目实在太多了,这些项目不成功不代表人家的美术做的差,国内手游行业信奉的金科玉律第一条就是靠优质的美术完成最初的留存,否则花大价钱买来的流量一两分钟就流失了。

    但是楚垣夕想的更多,既然是做平台,不可能只考虑眼前,总要考虑五六步远。而当初和赵杰敲定的计划,也就是RPG平台做起来之后转向ARPG、非线性RPG、Roguelike等等,顶多算是向前走了三步。

    第一步:出游戏建立标杆、完善引擎;第二步:吸引玩家和用户;第三步,扩展品类。

    但是UGC平台要想做起来,最重要的是让UGC用户能赚钱,而且能赚大钱。抖音可以支撑起一个完整而磅礴的MCN生态,所以成了新贵,《无道昏君》平台完成三步走之后,UGC用户们能做什么呢?

    至少上面四个品类的游戏,以平台标准化编辑器制作出来之后想靠卖游戏本身赚大钱还是有难度的。趣味可能会因为玩家用户们脑洞打开从而量大管饱,但是光有趣味也不够,让玩家为爱发电,似乎也不是什么好招子。十年前甚至五年前还可以,B站的用户就为爱发电了很多年,但是眼看进入5G时代的今天,楚垣夕感觉未必行得通。

    就算是Steam那么巨型的平台,投放产品的都是水准之上的游戏公司,大型团队长期开发,照样有无数扑街的作品石沉大海。UGC游戏虽然用户不需要投入太多开发成本,但是总要适配一些想赚钱的玩家,适配他们的心理,提供他们需要的游戏品类让他们制作。以国内的现状,还是网游比单机更赚钱。

    所以楚垣夕建议赵杰寻找合适的代码资源,未来以模块化的方式嵌入到自己的平台中,作为平台的僚机、扩展组件而存在。

    这种模板自己开发的话,大概一个模板需要五到十个程序和策划半年的时间,开支很大,而且时间耽误不起,因为需要很多个模板,不是一个。如果能够买到合适的尸体,至多两个程序梳理两个月,基本上十万二十万就能搞定一个模板。

    等到嵌入之后,组件共用平台资源,然后作为模板提供各种品类游戏的基本功能,比如说卡牌游戏。

    市面上的卡牌游戏成千上万款,绝大多数难言成功,但是基本功能其实大差不离,无非推图、竞技场、行动力、抽卡、升级这些,以及一些大家都在做的“特色”玩法。各个游戏公司分别独立开发,唯有bug五花八门,其实大多数都是重复劳动。

    假设赵杰收到一个不错的卡牌代码库,bug很少,结构规范架构合理,基本功能完备,完全可以把它清洗干净拿来就用。

    “但是老楚,咱巴人集团这么有钱了,还在乎开发费用吗?十个人半年也就是一百多万不到两百万的研发支出吧?咱卖了巴人游戏之后肯定不差钱吧?”

    赵杰虽然明白楚垣夕是在追求速度,或者说追求速成,但是出于一个程序猿的基本素养,对别人写的代码有本能的抵触,特别是别的公司写的代码,那坑能少的了才怪了呢。自己研发,眼瞧着兄弟们敲出来的代码,看着就放心。

    “有这种想法这说明你对于经营公司还是相当无知啊兄弟,我一直觉得你直接当CEO可能还是差了点什么,现在看来应该差的是社会的毒打。”

    楚垣夕用力的拍赵杰的肩膀,仿佛让他体验毒打一般,“我就问你一个问题,给你多少钱够你这么挥霍的?这钱谁来注资?你出还是集团出,还是按比例共同出资?”

    “这……”

    “创业就得按创业的规矩办,你是创业者,拟愿意多出现金吗?同时,给你评估的创始人期权已经相当高了,高于杨健纲当初孵化巅峰视效一大截,也高于于文辉,甚至高于我当初做巴人的时候10%的创始人期权,再给你高估就搞笑了你知道吗?所以集团出资太多又变成了你持股数量太少,变成职业经理人了。到时候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清洗你,你愿意吗?”

    赵杰心说我们办这么大的事情岂能因为这种原因束手束脚的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评估值已经很高了,这还是《无道昏君》的研发做的好,所以临时提升了评估值的结果,之前楚垣夕给他的身价和于文辉是一样的。

    只听楚垣夕接着说:“而且,我们现在需要追求速度,速度是很关键的。速度慢了说不定哪个大厂想明白了然后开工,用咱们的办法,用他们的组织能力和人力,以及丰富的山寨经验把咱们的路堵死啊。

    你自己开发,同时研发几个模板?招多少人?模版团队研发完成之后呢?怎么配置?总不能都遣散了吧?造不如买就是用在急功近利的时候。”

    “等下,老楚,咱们对于速度的追求,不就是因为你高调宣传来着吗?”

    “不啊,做平台就是得高调宣传,全世界你见过那个做平台的低调发展的?”楚垣夕呵呵一乐,“再说咱巴人集团马上就是手握几百亿现金的公司了,韭菜里边算大根的,你觉得别人会不调查我们下一步的动向?保密是不存在的。与其遮遮掩掩让别人瞎猜产生战略误判,还不如摆明了车马往前冲。

    而且,咱们马上就要交易巴人游戏,获得巨量资金,现在正是巴人集团声量最高的时间段你懂吗?这个时候不发‘大宏愿’什么时候发?咱们比整体实力国内算不上什么,但是如果只拼某一个细分子领域,任何人跟咱们打正面,巴人集团都是劲敌。你要有这个自信,你也会选择高调宣传。”

    赵杰不得不服,因为楚垣夕这个高调宣传别的先不说,让《无道昏君》手游的吸量速度先产生了一个明显的加速效果。很多不明所以的玩家先下载下来看看咸淡,因为巴人集团宣称他们要做的事情将在并不遥远的未来惠及每一个玩家。

    这个超大的口气起到了正面的效果。之前有不少人在《无道昏君》上线之后说这个游戏好火啊,但是你居然拿这么爆火的IP去做不赚钱的事,你心里是不是扭曲?赵杰面对这种调侃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楚垣夕高调的开宗明义一下,再也没人这么问了。

    “总之,你呢,现在就是把时间规划好,模板补齐了才是平台品类丰富的标志。好的代码库肯定是存在的,花时间梳理并不怕,美术资源你收过来一样要仔细梳理。不然两个美术资源看起来是成套的,结果法线方向不一样,乐子就大了。”

    楚垣夕把该交代的交代完,就准备去签TS了,灵犀到了最后时刻还是没有出任何幺蛾子,让人非常满意。实际上按照沟通的情况,TS签完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把具备法律效力的SPA签掉,反而是因为整体收购,所以不用签署SHA,至少巴人集团不用。

    灵犀之前把日子定在双十一应该也有赶场的意思,凑一个热闹,又或者是赶在向香江交易所提交IPO申请之前把事情敲定。这个双十一阿里牟足了劲,定了非常高的KPI,肯定要给友商们点颜色看看。

    这几天实际上还发生了两件有意思的事情,先是滴滴非要重新上线顺风车业务,让人大呼不解。

    顺风车之前非常赚钱是因为监管没那么严,自从去年监管变严之后赚钱的效应肯定是大幅下降,强行上线也不可能继续赚大钱,反而因为监管成本上升,可能赔钱。

    然后,顺风车就因为夜间禁止女性用户使用而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结果很快改为夜间无论男女都禁用。问题是,去年两件凶杀案都是白天发生的……

    紧接着双十一这天,有人要跟阿里抢头条,而且似乎还抢成了,我大A股南鹰北岛,年度大戏扇贝运动会如期上演。不过这次是苦情戏,扇贝们运动过量造成大量猝死,十不存一,再次计提近三亿的损失。

    在这种喜庆的气氛中,楚垣夕在灵犀认购巴人游戏股权的投资意向清单上签字盖章,预计走完流程之后认购款分三次打入巴人的账户,最晚一笔要等到明年三月。

    看楚垣夕签了字,老樊苦笑一声,“小楚,你这手玩的漂亮啊。”

    “我玩什么了?”楚垣夕脸上呈现恰到好处的愕然。

    “《无道昏君》啊。你这还是组合拳,游戏火了,还要高调做平台。”

    “做平台这事我一早就向您汇报过了,我留赵杰就为做平台的,没错吧?”楚垣夕说着心想难不成我久违的录音又要亮相了?

    但是老樊点了头:“你确实说过,牛!但是谁知道这个游戏这么火啊?”

    具体有多火他还没查到,但是总之肯定很火就是了。武侠一向都是国内游戏界半壁江山,这要是套个金庸武侠的壳恐怕还会更火。实际上国内拥有金庸武侠版权的两家大厂现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主要是这个吸量能力仿佛可以切身感受到似的,以至于两颗山寨的心压都压不住。

    只见楚垣夕顿时叫起撞天屈来:“樊总,你这话说的,咱们谈条件的时候游戏还没上啊,天知道火不火?游戏发行都是靠天吃饭的啊。”

    “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老樊故意摆出一张臭脸,“到底多少DAU了啊?”

    “DAU其实没有外边传的那么离谱,留存率不错倒是真的。”楚垣夕轻描淡写的隐去了DAU已经接近一千万的事情,说:“一开始粉丝向进入,留存率比较失真,后面普通玩家进来之后次日留存率仍然有90%,周留存77%,我觉得可以了。”

    这个留存率如果换成收入型的放置类游戏肯定立刻开始买量,一秒钟都不会等,买的越多赚的越多。其实赵杰也想买量,因为《无道昏君》也是有商城有内购的,买量也可以盈利。

    但是楚垣夕让他先缓缓,把当前的版本仍然存在的问题再优化一下,也给RPG游戏的开发留下点空间。RPG的开发楚垣夕给他的时间是一年,编辑器是同步的,游戏产品打磨出来的时候编辑器也需要能够推给普通用户,要具备易用性。

    那么《无道昏君》挂机游戏就不能凉的太快,最好一年之后仍然保持热度。因此买量其实并不是什么太着急的事情,等山寨竞品快要上的时候再开始买也来得及。

    玩家玩游戏毕竟有生命周期,生老病死乃是常态,挂机游戏的寿命又比其它类型明显短一截,就算《无道昏君》是其中的异类也不能改变客观规律。所以,就让活水晚一点进也可以,波峰不用那么高,波浪足够长就好。

    这个道理跟赵杰可以讲明白,跟老樊就不必了。这也是为什么必须留下赵杰的原因,他还要兼顾《无道昏君》挂机手游的后续开发呢,最好是把玩家在线对战的功能开发出来,这个功能虽然不见得能拉长玩家的游戏寿命,但是绝对能挑起一浪高峰。

    此时,老樊听到77%的周留存,面色如同不波的古井,但是半天没说话。77%的次日留存率是很多S级手游大作的数据,如果是三日的话就是极为罕见的表现了。虽然挂机游戏的短期留存率普遍高一点,但是周留存超过四分之三,让老樊也产生当场改TS的冲动。

    只听楚垣夕故意假惺惺的咳嗽一声,“樊总,我们为了避嫌,《无道昏君》少做了很多活动和宣传的,而且协议里边包含了不做《乱世出山》同款,对合作伙伴,这就可以啦。”

    老樊心说可以个屁啊!就是因为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类型才怕。我们买来IP也要改做别的类型的游戏的好不好?

    “话说,小楚,你那天做采访的时候说的都是真的吗?接下来要用《无道昏君》IP开发传统RPG游戏?玩单机?”

    “真真的,不能再真了。我甚至接触了一下在魔都的弓长君,结果人家要做自己的《九霄》,还要做云游戏,唉……”楚垣夕观察了一下,看到老樊情绪应该恢复常态了,于是说:“咱TS框架都定好了,我字都签了,您也签了吧?”

    这个签字的形式可以说是简单朴素,没找任何酒店,也没开记者发布会,一切都按照买方的要求,尽量低调处理,以不影响到玩家的游戏体验为主。

    所以这也没有对巴人内部产生太大的影响,虽然有很多兄弟突然之间发现,很有可能再也不见。

    签下SHP之后就要交割,交割之后巴人游戏的绝大多数兄弟们就要转到灵犀去,关系去,人当然也得去,所以交割之前楚垣夕特地办了个欢送酒会,感谢兄弟们长久以来的付出。这个会连杨健纲和廖星星都来了,他们也是曾经共同战斗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