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极品真仙 > 第一章 雨夜惊魂
    天黑压压的,伴随着时不时的一句压抑尖锐的虫鸣,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个时候的文阳城,地面蒸腾的热浪与天空黑压压的乌云层交织成一个让人想逃却无法逃的牢笼!路上的行人十分稀少,大多数的人要么躲在房子里吹着空调,要么就是在路上偶尔穿行的空调大巴里面。/p

    /p

    这是一个西南小城,不大,但人口却不少,足足20万的人口,让这里的日常都是喧闹异常。/p

    /p

    文县垂头丧气的向着租房走去,他已记不清这是自己多少次的碰壁了。对于这样的生活,他从刚开始的饱满热情,已经逐渐的失去了兴趣,甚至带着微微点点的憎恨!回想着自己刚从班房里面出来的情景,文县就觉得当时自己真的太幼稚了。满以为只要自己能够端正心态,能够勤劳努力,就一定可以一改前非,拼出个未来。/p

    /p

    可是现实给他上了个无情的课。不管是什么公司,也无论是什么岗位,哪怕只是做最最简单的搬运工的应聘,一听他说自己那三年的特殊经历,面试官都会很无情的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乎生怕等上一会就会惹来滔天大祸,那眼睛里的嫌弃与厌恶表情,甚至没有丝毫掩饰,一度让文县不自觉的脸红起来,感觉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似的。/p

    /p

    文县,23岁,大学肆业,因为一个错综复杂的校园暴力血案,在20岁刚刚开始大学美好篇章的时候被强行羁押。一个奋力向上,努力拼搏的青年,一下变成了人人嘴中厌恶的内心猥琐、变态的阴暗青年。那一刻,睡眼朦胧的文县,连抗辩的机会都来不及,就被突如其来的重重压力给吓蒙了,以至于到最后出庭的时候脑袋还是嗡嗡的响个不停,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会走向哪一步。/p

    /p

    生活充满了玩笑,让文县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就是个被社会后知后觉发现的弃儿。三年的时间,改变得太多太多,唯一未能改变的,就是那雷打不动的每月一封的家信。里面的鼓励与殷切期望,每次都能够透过薄薄的信纸满溢出来,滋润着文县的干枯的心田。不然这三年的折磨与困惑,足够让文县无数次用自己吃饭的筷子将自己的喉咙戳破了。/p

    /p

    雷云沉积得越来越多,逐渐的将天边的那一抹亮光给吞噬。明明是大白天的时间,却因为这个诡异的天气,在不知不觉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道路两旁的商店早就开起了灯光,把文县的影子拉得老长。/p

    /p

    咔!一抹炫目的蓝光自天际直劈而下,仿若一把巨型砍刀,将整个天幕撕裂开来。/p

    /p

    突如其来的闪电,让路边商店的灯光也随之变得一片漆黑,应该是变压器跳闸了,随之而起的是商店内人们的惊叫声。/p

    /p

    文县快步向旁边的一家商店跑去,虽然说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但是被雨淋湿的感觉总归不会是那么好。/p

    /p

    可是,很快,文县就惊恐的发现,天际闪电竟然是直奔自己而来,因为看到它的时候已经在了自己跟前。/p

    /p

    刺目的亮光一闪,谁也未曾注意到,在一家商店的拐角处,一个身着旧衫的身影重重的向后摔倒下去。/p

    /p

    啪啪啪,豆大的雨滴如同弹雨一般刷刷的下来了。雨幕冲开了大地上的热浪,打起地面的灰尘又转瞬间将其扑倒在地,逐渐,路面上一条又一条小溪流形成了,整个街面恍若成了一副正待描画的国画。/p

    /p

    随着雨滴下来,天际的云层开始透光了。/p

    /p

    “呀,那里好像有个人”/p

    /p

    透过微弱的光,正在商店门口躲雨的人里不知谁眼见,突然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文县。/p

    /p

    “快,快救人”/p

    /p

    “会不会是被吓晕了?”/p

    /p

    “不管那么多,先抬进去再说”/p

    /p

    个中年人相互看了看,快速冲进雨里,七手八脚的把满脸黑紫色的文县给到了商店屋檐下,正要往商店里面抬。/p

    /p

    “哎,哎,你们这是干嘛,我这又不是太平间,怎么什么都往我这里抬”/p

    /p

    一个尖酸的声音响起,穿着花衬衫的店主拦住了他们。/p

    /p

    “你这人怎么这样,救人要紧,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怒目而视,“就你这样的店子,以后请我来我都不来了”/p

    /p

    “就是,哪有这样做生意的”/p

    /p

    “没见过这样没良心的”/p

    /p

    躲雨的人们七一句八一句,直把店主说的面色通红,但是他站在路中间的身子却寸步不让。/p

    /p

    “我这是做生意的,等下一个死人在店里算怎么回事?你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p

    /p

    店主强辩到。/p

    /p

    “先放下来再说,看看什么情况”微胖的中年人不预再跟店主争辩,先招呼抬人的几个中年人在靠墙的走廊下把文县放下来。/p

    /p

    “应该是被吓晕过去了”微胖中年人探了探文县的鼻息,又再摸了摸他的额头,发觉文县跟自家孩子睡着了的情况差不多后试探性的说到。/p

    /p

    “文叔,那他这脸色怎么这么黑啊?而且,头发还好像被烧焦了一样?”一个中年人扶着文县的头部向微胖中年人文道。/p

    /p

    “妈妈,这个哥哥这么黑,会不会是被刚刚闪电劈了?”人群中一个男孩拽着他妈妈的衣角问。/p

    /p

    “怎么可能?要是被闪电劈了,那整个人都会被烧焦了”微胖中年人看了一眼文县,淡淡说道。/p

    /p

    “只有等这孩子醒来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p

    /p

    雨越下越大,雨滴打在地面上的声音,犹如琵琶弹奏般,溅起一朵朵的水花。但是不管外面的雨声再大,都比不过文县脑海里现在的轰鸣声。/p

    /p

    这轰鸣声贯彻整个脑海,让他头疼欲裂,仿若有一个大鼓在脑海里来回敲响。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文县就是觉得自己能看到在自己的脑海里有一座巍峨的八脚平台缓缓升起来,就像是日出时太阳突破地平线一样,缓缓的抬升,逐步的变成了一座巍峨的巨城!/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