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极品真仙 > 第三章 开身立命
    开身期以后,整个身体仿佛刚从天地初开时期诞生一般,全身再没有杂质。但是这个时候只是代表人体处于体内混沌初开的状态,而要想有所作为,则必须对身体予以改造。这个改造的过程,也就是立命的过程。改造的好坏,更是关系到修炼前途。/p

    /p

    立命的开始,是对身体内奇经八脉进行塑造。功法内介绍,每个人的奇经八脉都是先天存在的,但是这个存在平常是不显现的,而且脆弱不堪,如果贸贸然的对这些经脉进行冲击,那么很有可能会造成经脉的断裂,轻则变成废人一个,重则一命呜呼。而世人大多是不知道这些奇经八脉的,所以有时候往往某个人被东西撞击或者说是拍打一下后,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性命,这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在其自身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身体的奇经八脉被摧毁了。/p

    /p

    而这个时候也是人体最脆弱的时候。毕竟人心险恶,有些人就是利用了自己略懂这些而为非作歹。世人眼中的神秘高手,大多就是对奇经八脉有了初浅的认知,不会修炼却只懂破坏的人,他们不知道如何将自身的经脉强化,却往往能够通过聚力于一点而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从而致人死亡。这样的人,在军队中比比皆是。毕竟,战场上真到了赤膊相见的时候,绝对不是讲究谁更强壮,而是谁更能够一击致命。/p

    /p

    奇经八脉的塑造,就是对这些脆弱不堪的经脉用温养的方式予以滋润使其脉壁厚实起来,从而能够承受体内真元的冲击。经脉塑造之后,就是如何对其进行拓展。/p

    /p

    每个人的人体是一个巨大的迷库。经脉能够拓展到什么程度,跟个人的资质有很大关系。而拓展得越细越多,自然身体能够强化的地方越多。而强化的越多,在人体遇到困境需要发力的时候能够聚力自然也就会猛。/p

    /p

    所以,立命境界的高低,与人的实力息息相关,甚至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个人能否在修途上走得更远。/p

    /p

    总之,立命取立身安命之意,也即通过这个阶段对每个人的命运予以定义。/p

    /p

    每个人的命运都不相同。这是天道有常而定。/p

    /p

    而修炼对于天道而言,无异于一国叛贼,意义甚大,所谓逆天改命即是由此而来。/p

    /p

    文县此前不过是一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离逆天改命更是无从谈起,但是经历了这个事情,尤其是看到眼前这巍峨巨鼎屹立脑海,更是获得了这么一篇混沌雷诀。虽然还没开始修炼,但是文县潜意识就觉得这应该不是噱头。毕竟,有谁见过这么离奇的忽悠人的经历。/p

    /p

    至于在立命之后的夺天阶段的形容,文县已经没办法看下去了。经历了这么多冲击,他感觉自己无比虚弱。毕竟眼前的一切,对于之前的他来讲,是连想都不敢想的画面。/p

    /p

    能够支撑到现在都已经是前面几次那种神秘气流吹过来的时候带来的支撑了。/p

    /p

    随即,一阵阵跌入深渊的眩晕感觉袭来,文县彻底的晕了过去。/p

    /p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文县悠悠醒来,感觉触手一片冰凉,心下一惊,莫不是刚刚只是做梦,而现在是到了阎王地府了?/p

    /p

    “醒了,醒了”一个眼见的人看到文县的手动了动,大叫到。/p

    /p

    雨越下越大,但走廊下围观的群众一下都被叫声给吸引了围过来。文姓中年人感觉最为明显,他感觉自己手上枕着的少年似乎动了下,然后就看到一对点漆般的眼睛慢慢睁开。/p

    /p

    “这是哪里?你们怎么了”文县刚刚醒,还不清楚状况,贸然看到周围这么多脑袋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吓了一大跳。/p

    /p

    “哎呀,这个大哥哥臭死了”刚刚那个小男孩捂着鼻子,赶紧的躲到了他妈妈的后面。/p

    /p

    “呀,真的是,太臭了。不会是被雷劈得大小便失禁了吧?”周围的人一个个的才反应过来似的,捂着鼻子躲开远远的。/p

    /p

    文县又蒙了,他也闻到了一股恶臭味,怎么这么臭啊,谁这么臭啊,这种臭味感觉比街上一年半载都不洗澡的乞丐身上的味道还要难闻,他一咕噜坐了起来。/p

    /p

    随即他就看到旁边枕着他的文姓中年人像是一幅便秘的样子,看到文县坐了起来好像没事一样,赶紧的跑开深吸了几口气,好像鱼儿缺水一样。/p

    /p

    难道是自己?文县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一层黑色黏黏糊糊的东西贴在上面,貌似那恶臭味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p

    /p

    啊?文县感觉脸都发烫了,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啊,虽然自己命运不好,但是个人一向爱干净的,急忙转身对着文姓中年人道了声谢,一转头冲进了雨幕里。/p

    /p

    “唉,这孩子不会傻了吧?”旁边人看到文县对着泼天大雨冲去,叹息到。/p

    /p

    “小伙子,下大雨呢,等会走”文姓中年人看到文县冲进了雨幕,忙大喊到。/p

    /p

    而这时,文县已经冲出了两三百米,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办法回去躲雨了,因为他被自己惊呆了。/p

    /p

    冲进了雨幕里,文县身上的黏黏糊糊的黑色物质被冲洗了下来,但是整个人却感觉无比清爽。这么从走廊下一跑出来,文县发现自己的跑步速度快的吓人。如果说以前读书的时候他还只能是说体育勉强及格的话,现在他感觉自己想去参加田径比赛都不是问题了,这一点从两边那飞速退后的建筑物可以看得出来。/p

    /p

    难道这是被雷劈的后遗症?貌似这个后遗症还蛮好啊。文县有些小惊喜,突然感觉老天这次开的玩笑貌似没有那么糟糕了。/p

    /p

    这么一会的功夫,文县已经跑到了镇上的一个空旷的地方,然后就呆呆的看着自己被雨水冲刷之后显得白嫩了许多的皮肤傻乐起来。想起刚刚自己在脑海中看到的,现在想起来还是犹如做梦一样。但是这个梦,如果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命运真的要发生改变了。文县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用力握紧了自己拳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