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极品真仙 > 第六章 提前的碰面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文县甚至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p

    /p

    是她,当初那失望的眼神,让文县觉得心头被狠狠的剐了几刀。也是她,让文县在过去的三年里总是哭着从梦境中醒来。如果知道她在这个县城,文县甚至会一辈子都不踏入这个县城半步。/p

    /p

    可是,现在却这么悄然的碰面了。/p

    /p

    “你,你是文县?”女孩捋了捋自己的刘海,抬头看了看眼前吓得自己摔一跤的人,却蓦然呆住了。/p

    /p

    谢梅很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千方百计想要忘掉的人,可是,她眼眶里的泪水,却提醒着自己,自己并没有看错。/p

    /p

    “是的,我是文县”不知不觉间,文县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透着一种强抑的情绪,“你,还好吗?”/p

    /p

    是他,真的是他,我没看错,谢梅心里轰鸣了起来,脑海都被这个声音震得有些嗡嗡作响。/p

    /p

    “我还好,我没事,我不疼”谢梅有些语无伦次,这样突然的碰面,显然也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虽然自己梦里千百次的出现了这个人,但是当这个人以这种突然的方式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谢梅却手足无措了。/p

    /p

    “来,我给你看看,你到底伤在哪里了”到底文县还是男的,即便是再突然,现在也不得不先平静下来,瞅着对方手不停的揉着膝盖,赶紧蹲下看看伤的严不严重。/p

    /p

    “幸好,应该只是一些皮外伤,只是要休息两天才好”文县仔细看了下,凭他过去三年在那个地方的经验,很是有些肯定的说道。/p

    /p

    过去的三年,这样的小伤,对于文县来说,基本上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所谓久病成良医,经历得多了,也就什么都懂一些了。/p

    /p

    “文县”/p

    /p

    “谢梅”/p

    /p

    “你先说!”两人同时说话,却又刚好对上,一时倒冲淡了之前的突兀,反倒是有些别样的情绪在悄悄蔓延。/p

    /p

    “还是你先说说你的情况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的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文县说道。/p

    /p

    “好,我现在在华文大学读大三啊,现在是趁着假期回家来玩一阵子,只是没想到那么凑巧碰到你了。”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谢梅轻轻说道,一如以前。/p

    /p

    “你家住这个县城?”文县有些意外,在他的记忆中,谢梅应该是隔壁县城的才对呀。/p

    /p

    “嗯,才搬来不久。因为我父亲的公司搬迁到这里来了,所以我们一家人都过来了。”谢梅会心的笑笑,她知道文县为何会疑惑,因为自己之前只有跟他才讲过自己来自哪里。/p

    /p

    “哦,这样啊。现在那么晚了,你怎么还出来啊?”文县看了下周遭完全黑下来的天色,只有远远的几盏灯光像是灯塔般在散发着微光,这样的环境,一个女孩子出来,貌似不是很安全吧?/p

    /p

    “没事,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了,要不,去我家坐坐?”把疑惑压到心底,谢梅倒是放开了,言谈间也自如得多了。/p

    /p

    “不去了,我现在有点事要先走了,改天再聊吧”文县有些脸红的拒绝了,开玩笑,刚刚一出来还不觉得什么,这会站定后自己都闻到了身上似乎又有了之前的那股怪味,现在这种形象跑去谢梅家里,指不定会被当成乞丐赶出来,那就乐子大了。/p

    /p

    当务之急,是要赶紧跑回自己的租房,然后好好洗一个澡,然后要验证下自己刚刚的修炼所得。毕竟,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命运的事情。/p

    /p

    “哦,好吧,那我以后怎么找你?”谢梅也没强求,只是语气中难掩失望。/p

    /p

    文县想了想,自己都还没去买手机,只能把自己租房的地址给了谢梅,约定了两天后再见面,随机便逃也似的的跑了,留下一个发呆的身影。/p

    /p

    终于,文县跑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了租房。/p

    /p

    进屋后,文县把门一关,就什么都不顾了,直接对着浴室冲进去。刚刚跑步还不觉得,就这么停下来一会,身上的那股臭味,让文县都几欲吐出来。实在是味太重了啊。/p

    /p

    一直用沐浴露洗了五遍,用浴球狠狠的擦了五遍,确保全身上下都被擦得通红了,文县才感觉自己的鼻子稍微能够呼吸点新鲜空气了。/p

    /p

    真无法想像,自己以前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么些垃圾在里面。文县不禁有些无语。按照功法里面介绍,这些臭味的来源都是自己身体内排出的废物,那也就是说,在今天之前,自己是每天带着这么些垃圾生活着??/p

    /p

    文县看着自己似乎白了很多的皮肤,想着都有些不寒而栗。/p

    /p

    咕噜。。。。。。肚子抗议的声音响起来,文县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饭。刚刚又这么大跑了一阵,这会五脏庙是真的挺不住了,于是又赶紧的折腾了一些吃的,虽然手艺并不是很好,但是现在只要是咬得动的,在文县眼里都会是美味。那吃相,估计跟冬天终于猎到食物的北极熊差不多。/p

    /p

    呼,文县摸了摸肚子,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租房里面唯一的一个靠背椅上,感觉无比舒畅。回头想想今天的遭遇,犹自觉得像是一场梦似的。/p

    /p

    在自己都对人生充满了绝望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个转折,这是老天终于开眼了吗?/p

    /p

    文县抬头看了看被天花板挡住而并不能看见的老天,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激的。自己之前的经历,更多的是人祸,其实跟老天是没多大关系的,所以,现在老天给自己送来这么一场变化,对于自己来讲,真的算是对自己的再造之恩了。/p

    /p

    不管如何,我要改变自己。文县握了握拳头,心里再次给自己打了打气,随即起身往自己的书房兼卧室走去,在那里,还有原定今晚要完成的课程要自学。虽然自己这些天一再的碰壁,但是文县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当初的梦想。即便是今天那会心中充满了绝望,但文县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梦想。/p

    /p

    翻开书页,拿起笔,文县平定了自己的心情,逐渐的随着周围的静谧而进入了学习的世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