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极品真仙 > 第七章 半夜的哭声
    文县曾经看过这么一段话“这个世界,你相信什么,你未来的人生就会靠近什么;你相信什么,才能看见什么;你看见什么,才能拥抱什么;你拥抱什么,才能成为什么。”他深深的感悟过,由此而来,他当初对于自己的人生规划中,总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学习而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不至于在父辈的人生轨道上重复。所以,当初他才能够从众多同学中脱颖而出考入心仪的大学。/p

    /p

    如果命运不是给他开了那么大的一个玩笑,或许现在的他应该也是莘莘学子中的一员,带着自己青涩的梦想而奔波在校园中吧。/p

    /p

    不管如何,现在总算是看到了老天打开的另外一扇窗。文县坚信自己能够通过更加的努力来改变自己。/p

    /p

    学习的世界总是能够让文县很快的沉迷其中,挂在墙上还是以前的房租客留下来的老式挂钟的时针从刚开始的七点,慢慢的在这样静谧的氛围中滑向了宿命的轨迹。/p

    /p

    八点、九点、十点在满足了一个轮回后,又开启了新一轮的轨迹。/p

    /p

    伸了个懒腰,文县不经意间看了下挂钟,此时指针已经稳稳的指在了两点的位置,细看已经是两点半了。/p

    /p

    时间过得真快,文县心里有些感叹,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而自己的事情又那么多。尤其是每次看到手上的书籍还差那么多没有消化,文县更是有些跟时间赛跑的感觉。/p

    /p

    合上书页,今晚学习很顺利,不仅仅看到的知识点好像被镌刻在脑海里面一样牢牢记住,更是不知不觉间快把平常两天的学习量都快完成了。/p

    /p

    总还算是有点成就吧,文县站起身来,学习那么久,肚子却是有些饿了,想着自己再弄点东西来吃。/p

    /p

    这个点,即便是外面的夜宵店估计也全部都关了门了。文县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幸好这个租房虽小,厨房洗手间倒是一应俱全。毕竟文县接手的时候,前任租客刚刚才因为工作调动而离开,而在这之前可是在这里整整住了三年。当然,这是文县从房东嘴里听说的。/p

    /p

    厨房里面还留存有两个鸡蛋,加上一些面条。文县麻利的煮了个鸡蛋面,虽然并没有餐馆里面的味道,但是自己做的,怎么都好吃,这是真理。/p

    /p

    终于填饱了自己的五脏庙,文县伸了个懒腰,真的是有些困了,向着卧室走去。/p

    /p

    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在太困了,一声好像女人哭声的声音传来,让文县停顿了一下,再仔细一听,却又什么都没听到。/p

    /p

    看来真的是太累了,今天经历的事情即使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何况即便是自己要不是再三确认,都会以为是谁编的故事,文县自嘲的想了想,随即不再管它,径自跑到卧室倒在床上就睡着了。/p

    /p

    可能确实是经历太过离奇,精神受到的刺激实在太过于强烈,文县的睡眠可是碰床就来,没过两分钟轻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p

    /p

    在梦里,文县发现自己成了一个无所不会的学生,不管再难的题目,只要是到了自己面前,都可以迎刃而解,甚至学校的老师觉得不服气,把他认为都难以解决的难题出给自己做,自己仍然可以很快应答出来。就这样,他成了学校里闪亮的一颗星,收获了无数崇拜的目光和追随者。虽然他并没有说是要拉帮结派,却无形中成为了一部分人的核心人物,在这一部分人里面,具备了说一不二的资格。/p

    /p

    在学校里,街舞、溜冰、唱歌、学习、篮球、足球等等,凡是只要自己想去学的想去碰的,无不是能够收获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从没有感受过这么受人瞩目的文县,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舒坦。这样的生活简直不要太美好了。/p

    /p

    同时,在学校里面,因为一次街舞斗赛,文县认识了同样是风云人物的一名校花,文县叫不出来名字,却发觉她长得很像谢梅。不过这都不妨碍两人惺惺相惜之间一种别样的情绪在悄悄蔓延。/p

    /p

    梦境都是生活的真实写照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在梦境里所经历的一切,原本都应该是生活的延续。所以文县觉得这个梦特别特别美好,甚至都不愿意醒来。可是,就在两人平卧在草地上数着星星的时候,一阵呜呜的哭泣声却不知从何处传了过来。/p

    /p

    文县坐起身子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在哭泣,可这个哭声就是止不住。如此美好的情境,被哭声给破坏了,这不由得让文县有些懊恼。正想拉着校花的手去另寻一个地方,却感觉自己左手拉了个空,转头一看,原先和自已一起平卧在草地的校花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不见了。/p

    /p

    文县一骨碌爬了起来,四顾寻找,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了可以出去的路,周边不知何时升起了一团雾气,触目四顾都是若隐若现,而就在这时,那刚刚让文县懊恼的呜呜的哭泣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这一次,文县终于听清楚了,是一个女生哭泣的声音。/p

    /p

    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哭呢?文县有些烦躁起来,刚刚就是这个哭声让自己的美好情境给消失殆尽的。文县拨开着眼前的雾气向着哭声走去。/p

    /p

    噗通,文县掉入了一个坑里,随即手臂上传来了一阵痛感。/p

    /p

    这个痛感让文县一下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床上摔到了地上。而刚刚自己的手臂恰好压在了床底下的鞋子上面。/p

    /p

    来不及感受手臂上的痛感,刚刚在梦中听到的哭声再次传来。这一次文县听清楚了,哭声就是从隔壁的房间传了过来的。再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也就是说文县只是睡了两个多小时。/p

    /p

    这么晚了扰人清梦,尤其是扰了自己那么美好的梦境,文县感觉一阵窝火,穿好鞋抬脚就开门打算去看下究竟。/p

    /p

    在他印象中,隔壁应该住的是一对年纪相仿的情侣,不管什么原因,大半夜的吵人睡觉总是不在理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