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极品真仙 > 第九章 致命误会
    “没事,反正,反正也过去了”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低低答道,随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而有些出神。/p

    /p

    文县在应对女孩子方面一直是空白,现在突兀的跟一个女孩子独处,只觉得自己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这会看到人家出神,也只好眼盯盯的看着对方不敢打扰。/p

    /p

    似乎是注意到了文县的眼神,女孩脸一红“那个今晚真的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对不起。”/p

    /p

    “哦,哦,没事”女孩的突然一回头,那怯中带羞的意味,连文县都不由得感觉耳朵一热。/p

    /p

    “要不,你给我说说你干嘛哭吧?”文县决定速战速决,就这么一会,他已经感觉自己都要局促得不知道自己该咋办了。/p

    /p

    从女孩的叙述中得知,女孩名叫苦羽,很奇怪的一个姓,她男朋友叫来蛩彬。两人在一起两年了,但是因为双方家庭情况相差比较悬殊,男孩的父母又很专横,认为两人在一起是苦羽在攀高枝。所以她和她男朋友半年前在双方父母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起到这个县城来打工的。当时想的是只要双方一起努力,就一定可以改变双方父母的看法。/p

    /p

    但是很狗血的是,就在半个月前,以男孩母亲病重的消息诱使男孩回家探亲,结果回去却是被逼着直接上了结婚仪式,从而不得不跟苦羽断开了联系。/p

    /p

    今晚是苦羽跟她男朋友相识两年的日子,苦羽回到租房,看着房间里两人共同布置的装饰,想着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知怎么就悲从心来,所以才会哭出声来。/p

    /p

    文县想不通的是,现在都已经是新世纪了,怎么会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而且,从上世纪就一再摒弃的包办婚姻,竟然就这样在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发生了。/p

    /p

    这种事情,别说文县从来没有经历过,即使是经历过,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p

    /p

    “这个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说不定他也有他的难处。何况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双方父母不同意,那说不定就是缘分未到罢了,看开点吧。”文县劝道。/p

    /p

    “嗯,我知道了。”苦羽眼圈有些红,想来心里还是在想着她的男朋友。/p

    /p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文县看了看时间,起身准备回租房睡觉,大半夜的被吵醒,也是正在犯困的时候。/p

    /p

    “好,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吵到你了”苦羽也没做挽留,这样大半夜的两人独处,确实也不好。/p

    /p

    文县拉着门把手,回头向苦羽说到“你也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你就叫我,出门在外不容易,大家互相帮衬也是应该的。”/p

    /p

    随即却突然感觉手上一松,正准备转动的门把手自己却动了起来,砰一声响,房门被冲了开来,一个黑影从门外冲了进来。/p

    /p

    文县猝不及防之下,脚被门口的鞋架子一绊,眼看着就被撞得要倒下去。/p

    /p

    “啊”苦羽见状,感觉的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了文县,这要是倒下去,后脑勺就会撞到桌角了,搞不好就得重伤。/p

    /p

    “阿羽,你们。。。。。。”苦羽才刚刚把文县扶住,还来不及看是怎么回事,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p

    /p

    不等苦羽说话,来者就愤慨的指着苦羽的鼻子,“我真的错看你了,亏我还偷偷跑出来,原来,你已经有了新欢了”,看他那风尘仆仆的/p

    样子,似乎是赶了很远的路,而此刻脸上的尘色未减,却满脸被气恼和愤怒填满。/p

    /p

    “蛩彬,不是你想的样子”苦羽赶紧松开文县,急急解释到“他叫文县,就是我们隔壁的”/p

    /p

    “隔壁的,隔壁的好啊,离得近啊,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等苦羽把话说完,来蛩彬气急道,狰狞的眼神恨不得把眼前这对狗男女给撕碎,/p

    /p

    “我真是瞎了眼,亏我还以为你一直都很清纯,原来也是这样的货色,苦羽,你够狠”眼见是已经气愤到了极点了。/p

    /p

    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被误解,文县或许还不会有什么,但是眼看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拉入了战圈,而且还是完全成为了第三者,文县也忍不住了。/p

    /p

    “你是瞎了眼,你自己不会看苦羽现在什么状态吗?她为了你眼睛都哭红了,你一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你以为你是受害者么?你自己想清楚,真正的受害者是苦羽,而不是你这种已经跟别人拜堂成亲的人”/p

    /p

    “好啊,现在你心疼了,反正你们已经这样了,你心疼才对了。”来蛩彬已经是完全昏了头脑了,“苦羽,从此以后,你和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说完,把门狠狠一摔,已是气急离去了。/p

    /p

    “蛩彬,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苦羽双眼已是噙满泪水,赶紧开门追了上去,留下文县一个人有火不知道往哪里发。/p

    /p

    毕竟是小两口的事情,文县觉得还是不去凑热闹的好,信步出门把门带上却没锁,但是想着这大半夜的,苦羽一个女孩子,想了想,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到外面去看看。/p

    /p

    等他出了小区,却只看到苦羽一个人蹲着在抽泣,而来蛩彬却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苦羽是没有追到或者是追到了也留不住。/p

    /p

    叹了口气,文县走近拍了拍苦羽的肩膀,温和的说到“对不起,没想到给你们造成这样的误会,现在他也在气头上,什么都听不进,我想等他气消一消就可以听得进解释了。”/p

    /p

    “没用的。他把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删了,连我跟他的私密联系电话卡都给丢到下水道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苦羽想到这里,更是哇一声大哭了起来。/p

    /p

    “那你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啊”文县感觉很头疼,“要不,你到时候再试试看有没有你们都认识的其它朋友,再拜托他们帮你联系一下?”/p

    /p

    或许是觉得文县说的方法可用,苦羽终于止住了哭泣,随着文县回到了小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