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百二十四章行将就木
    紫阳宗成立之后,虽然没有举办任何庆典,名声却很快传出了虞国地界。

    杨玄真在虞国安插了钉子,此事自然第一时间被她察觉。

    听闻柳灵均带人叛门而出,转投紫阳宗担任太上长老。

    杨玄真召集了宗门金丹,冷笑一声道:“四百年前,我就说柳灵均有叛门之意,很多人还不相信,对她心有同情,觉得我处事不公,是宗门衰败的罪魁祸首。如今此人狼子野心终于暴露,公开创建紫阳宗,让祖师在泉下丢尽了脸面。

    姚宗宪,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柳灵均叛门,袁燕来还留在虞国干什么?

    你马上去虞国一趟,告诉她再不回来,我就要发动噬心蛊,让她的亲族故旧全部受苦。”

    听到杨玄真点名,姚宗宪慌忙跪倒在地上,对杨玄真的命令不敢丝毫违逆。

    最近几百年,他与袁燕来在玄素宗过的万分艰难。

    柳灵均战败一走了之,让他们这些追随者也跟着遭殃难受。

    因为妻儿老小受制于人的关系,姚宗宪已经对杨玄真低头服软,几百年来任劳任怨。堂堂金丹修士,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仿若奴仆。

    杨玄真不敢派遣嫡系弟子去虞国,只能让姚宗宪打探紫阳宗虚实。

    经过三百年的试探,杨玄真已经知道,握住了姚宗宪妻儿亲族,等于抓住了他的命门,根本无虞姚宗宪反叛。

    姚宗宪领命之后,来不及与妻儿告别,急匆匆的赶来了灵井山。

    灵井山附近热火朝天,上千上万的修士都在营造城市。

    紫阳城的一砖一木都是用灵物修建,规格比丹霞城、浮云城等修仙大城都超过一筹。

    想要等紫阳城建造完成,可能需要几十上百年功夫。

    姚宗宪送上了信函之后,很快获得了张志玄召见。

    此人当年虽然追随柳灵均,不过四百多年过去,这人的本心到底如何张志玄也弄不清楚,所以根本不敢将他带入灵井山地下洞府。

    地下洞府中隐秘颇多,一旦泄露对紫阳宗来说也比较麻烦,很容易引起外人窥探。尤其是云霄宗,为了垄断跨洲传送阵的利润,必然会与紫阳宗爆发冲突。

    张志玄召见姚宗宪的地方是祖师堂。

    祖师堂是最早完成的宗门建筑,青玄、浣水两宗的祖师排位都已经迁入祖师堂,玄素宗的祖师则迁入少半。

    玄素宗传到杨玄真是第四代,传承的年限比青玄宗稍微短一些,到现在还不足三千年时间。

    不过柳玄烟这一门,传承却比较短。

    柳玄烟虽然出身宗门,拜的师父仅仅是一个筑基期修士,师承近似于寒烟。

    她筑基、紫府都没有使用外物,当年对她最好、帮助最大的反而是浣水宗前辈金丹修士余秀莲。

    杨玄真当年也想收她为徒,因为身怀天书的缘故,柳玄烟并不想拜入金丹修士门下,以免朝夕相处泄露天书,所以她就以不愿另投它师委婉拒绝。

    因此事的缘故,早年她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浣水宗虞山修炼,避免与杨玄真碰面触霉头。

    成道之后,柳玄烟也算报答了恩情,帮助余秀莲徒孙陈云凤、夏幼清两人凝结金丹。

    因为修为低微,柳玄烟师父的牌位并不能进入祖师堂。直到她炼成元婴后,师父的牌位才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此次创立紫阳宗,这位筑基期修士的画像反而堂而皇之的挂在祖师堂最显眼之处。

    最近这些年,柳孤雁、柳灵均都向他讲解了一些玄素宗当年的秘辛,对姚宗宪的为人经历,张志玄也算稍有了解。

    姚宗宪跟着柳灵均吃了不少苦头,道途已经断绝。

    虽然被杨玄真拿住了命门,暂时站在了对立面,张志玄也不能给人家脸色看。

    他客气的让姚宗宪落座,泡了一杯灵茶,亲手端给了此人道:“这些年姚道兄吃了许多苦头,我代表太上长老给姚道兄赔罪了。姚道兄今天来此可是因为杨玄真的差遣?只要我这里能办到的,绝不会让姚道兄为难。”

    见张志玄说的如此直白,姚宗宪也没有绕圈子道:“我来紫阳宗,确实有两件事情,第一就是为了打探紫阳宗深浅,第二则是为了袁师姐。”

    姚宗宪神识一扫,发现附近没有外人,才小心翼翼说道:“杨玄真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袁师姐这次不回去,就要催动噬心蛊,并且迁怒她的弟子亲族。”

    袁燕来也算是柳玄烟一脉,她的师父是柳玄烟的师妹,修为仅仅止步紫府期,已经坐化六百年。

    袁燕来是吴国附庸家族出身,本家族亲都被杨玄真握在手里。不过她本人没有结亲,嫡系的亲人都已经寿尽离世,早已斩断了俗缘,对吴国的族人,感情也比较淡。

    杨玄真想要用此事拿捏,也未必能如愿。

    张志玄道:“袁师姐这边你放心,她已经被太上长老封住了心窍,虽然不能解决噬心蛊的隐患,却没有性命之忧。不过现在她行动不便,等会儿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至于袁师姐的族人,只要结下仇怨这笔账我们日后都会算。我知道杨玄真已经留下了后路,不过你可以直接告诉她,我们最多给她留六十年时间,如果她敢毁坏神女峰一草一木,迁怒滥杀一人,就算日后她躲到阳火宫,我们也一定会斩落她的人头。”

    与姚宗宪谈了片刻,张志玄没有从主动向他打听吴国玄素宗内情。而是带他去见了袁燕来,顺便与柳孤雁、陈云凤等当年故友叙旧。

    见到了袁燕来,姚宗宪发现她已经白发苍苍,看上去仿佛行将就木。

    算算年纪,袁燕来的寿元已经超过八百岁,宗门金丹中,她的年龄仅仅比顾玄州稍小一点。

    按照他们的年龄,都到了坐化的时候。

    袁燕来是二灵根修士,在柳玄烟的扶持下,四百岁的年纪就修炼到金丹七层,炼成元婴的把握也有三五成左右。可惜她的后半生道途不顺,毁在了杨玄真手上,四百年时间修为没有任何进步。

    看到了袁燕来的样子,姚宗宪就仿佛看到自己的明天。

    四百多年前,姚宗宪修为还远超柳孤雁。

    如今柳孤雁已经到了结婴的边缘,而他的寿元仅仅剩下五六十年左右,四百年来道途同样没有进步。

    从张志玄的口气中,他已经清楚紫阳宗反攻还要等六十年后,而自己的寿元未必能等到这一天。

    他这个金丹修士一旦死去,家里的亲人对杨玄真就没有任何用处。

    一旦被杨玄真迁怒,性命也未必能保住。

    他妻子是紫府修士,已经坐化二百余年。

    一儿一女被杨玄真软禁在神女山,寿元已经等不了太久,很可能死在自己前头。

    孙儿、外甥是筑基期修士,寿元还没有过半。

    姚宗宪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些小辈,想为他们做一点事情,即使自己坐化,也要让他们将性命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