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百二十六章金丹坐化
    魔道修士修行,以炼化异种真气为主。

    修行第一关就是魔染,能适应异种真气,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修炼。

    魔染之后就是聚气、凝元两步,凝元成功已经相当于修士筑基。

    凝元之后就是制欲,可以压制欲魔,修行到这一步,魔修也算是有所成就,神通手段可以与紫府修士比肩。

    制欲之后,就是魔丹、魔婴、化魔三步。

    再往上是什么境界,连此界的魔修都看不见。

    魔道功法传入此界十几万年,还没有魔修能飞升上界。

    修炼魔道功法,自然不会得到上天眷顾,就算一时得势,修炼到化魔这一步,总有一天会遇到青云子这种对手,死于人劫。

    何师兄猜的不错,灵井山上的低阶魔修,即使不修炼魔道法术,法力波动也很难瞒过元婴期高手双眼。

    最近这段时间,陈云凤夜以继日排查低阶修士,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三十多个低阶魔修。

    其中一人,就是何杨两人的师兄唐赢莱。

    唐赢莱出生筑基家族,少年时被魔修诱惑,学习了魔道法术。

    入了魔道,就等于上了贼船,根本没有自主权。

    紫阳宗组建后,很快就下达了征召令,十几个金丹修士一起出手,看押下面郡县的修士上山。

    唐赢莱根本来不及逃走,就被苏德慧带人抓到了灵井山。

    还没过几天,此人就被陈云凤察觉到倪端。

    唐家出了唐赢莱这个魔道修士,百余个修士只能自认倒霉,被紫阳宗破了气海丹田,废了修为拘禁到锦霞山。

    魔修危害极大,一个古魔梁汝圣害死了吴国上千万人口,死于魔修之乱的修士超过十万,遗毒到现在都没有肃清。

    只有严厉打击魔道修士,才能将这股歪风刹住。

    要不是张志玄感觉株连不太人道,赦免了他们的死罪,这些唐家人都要跟着丧命,连凡人也会变成十代不赦的奴仆。

    虽然唐赢莱受制于阴魔,什么都没有交代出来。

    不过从阴魔杀人的手段,陈云凤依旧察觉到此人的背后还是自己的老对手陆少陵。

    陈云凤与陆少陵两次交手,二百六十年前她大败亏输,差点连累林若华、夏幼清断送道途。

    夏幼清是天灵根修士,因为此事养伤三个甲子,二百年时间修为没有进展。

    四十余年前,陈云凤因队友得力,终于重创了对手。

    那一战陆少陵不仅元气大伤,连古魔传下的七圣魔灯都没有保住。

    从此之后,此人销声匿迹,不知道去了何处?

    最近几十年,虞国已经很少有魔修出现。

    虽然时不时有杀人夺宝的消息,每年都有一些修士失踪。

    不过秩序却逐渐稳定下来,已经很少有筑基以上修士死于战乱。

    清理了一些低阶魔修后,紫阳宗很快走上了正轨。

    时间过得极快,眨眼间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

    五年时间,紫阳宗府库中已经攒下五十万灵石家底,相对于一个元婴宗门来说,这点灵石微不足道。如果遇到大战,五十万灵石可能就消耗半个月。

    不过这五年中还算有一个好消息,龙江郡发现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精铁矿。

    精铁可以炼制低阶法器,也能炼制一些特殊的傀儡。

    有了这个矿脉,紫阳宗就不需要向外采购,甚至还能向宋国销售,一年的收益也能多出两三万。

    一日张志玄正在灵井山地下洞府闭关,魏伯寒急匆匆发送了传音符。

    张志玄打开洞府大门,见魏伯寒一脸惶急,皱了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

    “禀告掌门,袁长老的魂灯在一刻钟前熄灭了。”

    庶务殿裁撤后,魏伯寒自然坐不了殿主。

    因紫阳宗规矩发生了改变,紫府修士已经无力掌管宗门大权。

    魏伯寒现在负责看守祖师堂,相比以往虽然清闲自在,不过油水也远不如从前。

    听到这个重大消息,张志玄大惊失色道:“什么?怎么会这样快?马上问问服侍袁长老的几位弟子,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遗言?”

    虽然知道袁燕来寿元不多,听到这个消息,张志玄依旧有些吃惊。

    他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柳孤雁、陈云凤,让她们见这位故友最后一面。

    紫阳宗已经定下了规矩,任何修士坐化之后,尸骨都要由至亲炼化,以免到头来便宜魔修,给宗门留下隐患。

    金丹期修士的尸骨,已经可以千年不朽,无论对魔修还是妖兽,都是非常珍贵的资源。

    袁燕来没有至亲,四百年的时光,仅剩的几个弟子也先后寿尽,走在了她的前面。

    能为她收殓尸骨的,仅有几个旧日的朋友。

    从三十多年前开始,袁燕来就被封印了法力,没有法力傍身,日常的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顾。

    一位堂堂金丹修士,晚年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

    对旧日的好友柳灵均,她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晚年经常说一些愤懑之言。

    陈云凤结婴后,也很少与她见面,以免刺激到她让她心里难堪。

    按照她的年纪,应该还可以坚持二十年时间。

    没想到她却走在了顾玄州前面。

    走的时候静悄悄的,没有留下任何遗言。

    袁燕来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走了。

    张志玄与袁燕来打过几次交道,关系算不上亲厚。她虽然意外走了,给张志玄的触动不算太大。

    心中最难受恐怕是陈云凤与柳灵均,她们的年龄相差不大,从少年时就是知交好友。

    看到袁燕来苍老干枯的遗体,陈云凤堂堂元婴修士竟然伏案痛哭。

    当年那一场大战,柳灵均带着门徒逃走,将陈云凤、袁燕来丢弃在杨玄真刀下。

    陈云凤依靠虞山阵法勉强将自己保住,袁燕来运气不佳落入杨玄真之手。

    这四百年苟且偷生的日子,只要想一想就知道多么艰难?

    袁燕来走了,未尝不是一次解脱。

    修道之人,只要没有成仙,谁都要面对这一天。

    多活十几年,对她来说依旧要在尘世中受苦。

    作为一个金丹期修士,上个楼梯都要人扶,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是多么艰难?

    也许死在杨玄真噬心蛊之下,还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