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十一章暗影
    夜色越来越深,在张志玄等人刚刚入睡的时候,距离西河坊百余里的一处山谷,几十道黑衣人分散在山谷中间。

    “人到齐了没有?”一阵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说话的人看上去已经年老,修为也颇为不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灵压,应该是筑基有成的修士。

    黑衣人四处清点了一下人手,一个干练的中年修士开口道:“何前辈,我联系的人手已经全部到齐,但是胡前辈家族的修士应该还没有来。”

    何老道冷冷一笑:“不要管他,这个老狐狸,性格向来贪婪,只要闻到一点儿腥味,就管不住自己的爪子。”

    中年修士接着说道:“西河坊中有三级灵脉,还有筑基期修士驻守,里面有五十多家店铺,常驻的修士超过百人。

    这种规模,已经不下一般筑基家族的老巢了,我们如果贸然发动,未必能有多少胜算。

    没有胡前辈参与,我们的胜算并不大,即使成功得手,也未必能平安离开青玄宗的地盘。”

    何老道摆了摆手,打断中年修士的话,不耐烦的说道:“看现在的情况,老狐狸已经准备在东南落脚,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攻击五大家族保护的西河坊市

    如果他敢这样干,就是打青玄宗的脸,就是公然推翻青玄宗制定的秩序,所以老狐狸他们根本不可能公开出面。

    能躲在后面掩护我们,让我们离开东南三郡,就不枉我们与他家合作一番。”

    “可是胡家不出人手,我们攻打坊市没有胜算。”中年道士脸色一急,声音有些惶恐的说道。

    “你放心,胡家不出手,但是魏麻子一定会出手。”何老道胸有成竹的说道。

    “如果魏前辈能出手掺一股当然更好,不过我听说魏前辈三十年前与张乐乾斗法伤了根本,已经销声匿迹三十年了,这一消息未必准确。”一个少年修士看了何老道一眼,开口说道。

    “魏麻子的确元气大伤,为了避祸已经离开这里三十年,不过这三十年中他的徒弟已经筑基,这一次他们师徒二人潜回东南三郡,显然还想再捞一笔。

    不打西河坊市的主意,难道他们要去攻打五大家族的老巢?”何老道为了打消他们的疑惑,耐心的解释道。

    听了何老道透露的内幕,中年修士兴奋的说道:“魏前辈三十年前就是筑基后期修士,这一次出山,我们的胜算足有十层。”

    何老道摆了摆手说道:“不要大意,魏麻子这次出山,修为法力远不如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魏麻子轻敌大意,执意要强攻九桦山,遇上张乐乾这个硬茬子,被四级灵符所伤,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他现在的水平,远不如三十年前,真要出手,未必能敌得过筑基中期修士。

    他之所以要攻打西河坊,也是为了搜刮一笔资源购买上好的灵丹,恢复三十年前的沉疴旧疾。”

    眼看有三个筑基加入,中年修士依然信心十足说道:“即使如此,有魏前辈师徒二人,加上何前辈,我们有三个筑基期修士,远胜西河坊。

    我听说,西河坊中只有一个筑基修士吴像源。”

    “可是西河坊中有三级阵法,有阵法相助,吴像源一个人就能阻挡三个筑基修士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这些人贸然攻打,任然有可能碰的灰头土脸。”少年修士仿佛不看好这次行动,迟疑的说道。

    “郭小子,你父亲郭童山也有了定居于此的打算,自然不会吃窝边草,以免被本地修士发现。但是今日你敢告密,我们马上就灭你郭家满门。”中年修士眼色一厉,狠声说道。

    “王玄客,你也不要说大话,如果不是在何前辈跟前,今天我就要让你好看。

    我们从吴国千里迢遥来到虞国东南,背井离乡成为散修讨生活,好不容易才立足。

    一旦抢了这一票,立马就成为丧家之犬。

    即使有胡前辈帮忙,只怕最大的好处任然会落到老狐狸手里,我们也要离开熟悉的地方。

    即使去了别的国家,还要花费几十年时间才能融入进去,这样看来并不合算。

    何前辈,我们几家当年在吴国战败,相互扶持历经艰难才逃离仇敌的追杀,为何不能安稳下来、厚积薄发?

    反而要成为修仙者中的盗匪?

    这样的生活,一次失手,我们就会被一网打尽,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郭姓青年已经定居了下来,并不想在离开这里四处漂泊,所以苦苦哀求的说道。

    何老道听了这番话,苦涩的说道:“我也知道四处流窜不好,可是修炼的资源哪里来?

    这么多年,因为没有修炼的资源,我们已经有四十多个练气修士修为退回先天期。

    灵石、灵脉、灵草、灵物都在青玄宗控制之下,即使偶尔遗漏出一点,也被依附青玄宗的修仙家族占据。

    为了夺取资源,我们只能去抢、去夺,要不然只能冒险深入南荒大山,猎杀妖兽换取资源。

    世道就是这么个世道,不抢不夺我们怎么修炼?”

    何老道这番话带着一股悲怆与壮烈。

    修仙者看上去高高在上,实际上处处面临着惨烈的竞争。

    他们这些竞争失败的修士,如果不想与妖兽拼命开辟生存空间,就只能沦为依靠劫掠的散修,不争不抢更没有修仙的资源。

    而依靠抢掠,也不会长久,人手失手马有失蹄,只要一次失败,这些人就难逃一死。

    何老道这番话,直接说的在场众人哑口无言。

    除非放弃大道的修士,只要争夺修仙资源,就会有杀戮、有死亡、有鲜血。

    他们这一批修士并不是从凡间来的散修,他们或是来自修仙家族,或是来自修仙宗派。

    往日的悠闲辉煌还历历在目。

    没有灵石、灵丹的日子,他们一日也不想过下去。

    而进入南荒猎杀妖兽,从妖兽手中争夺灵脉、灵药,死伤又极为惨重,远不如他们烧杀抢掠来的痛快。

    从他们在吴国战败后的几十年中间,这些人到虞国做下了三次大案。

    依靠抢掠的灵石、灵物,他们这些人又顽强的生存了几十年。

    这些年,他们屡犯大案,为了生存,当年逃离的修士也更加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