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十五章坊市大战三
    就在他闭目等死的之时,身子猛的一晃,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五哥张志诚已经当场丧命,头部留下一滩血迹。

    而自己之所以能幸免,是因为被九伯张孟泉拉了一把,躲过了一劫。

    五哥站在他身后,距离不到一尺,鲜红色的血液喷洒了一片,尤其是张志玄的后背、肩膀,已经被溅的斑斑点点。

    一个鲜活的生命当场死亡,前一刻还与他交谈的五哥命丧当场,让惊魂未定的张志玄感觉到了一种世事无常。

    第一次亲人被杀,他终于感觉到了修仙界的残酷。

    可是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他来不及感怀,只能更小心谨慎一些。

    张志玄定了定神,压下了心中的恐慌,只听见九伯张孟远大喝一声:“小心飞针偷袭,会防御法术的先释放法术,为自己添加一个灵气护盾。

    飞针首重突袭,但是大部分飞针威力却不大,很难击破修士的法术护罩。”

    张志玄定睛一看,发现偷袭的修士年纪不大,只有二十一二,但是修为已经颇为不俗,已经有练气五层。

    这个修士正是郭童山的儿子,那个在山谷中反对袭击坊市的郭姓少年。

    他来不及伤感,双眼一瞪,就祭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

    只见两张灵符飞射到空中。

    这是一双翠绿色的木符,一柄金刀从木符上射出,仿佛一道闪电,直接斩在少年身前。

    少年心中大惊,但是他的经验超过了张志玄,他压下了心中的恐慌,马上祭出了一件龟甲法器。

    龟甲微微一转,就变成了一个三尺大小的盾牌,挡在了少年修士的身前。

    这件龟甲法器,算是较为少见的防御法器,可惜等级较低,只有二阶中品。

    而张志玄祭出的金刀木符,已经是二阶上品的灵符,封印的金刀术相当厉害,不下于练气九层修士全力一击。

    金刀斩在龟甲之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刀痕,差一点就将龟甲法器斩为两段。

    少年修士来不及松一口气,只见另一个木符上发出一道雷霆。

    只听见轰隆一声,一道火雷已经直接打在龟甲之上。

    二阶中品的龟甲连续抵挡了两道二阶上品的灵符,早已经不堪重负,顿时碎成几块了。

    击破了敌人的防御法器,张志玄马上乘胜追击,快速祭出自己的翠竹剑。

    翠竹剑灵光闪闪,飞快的划破空气,直接将失去防御的少年斩为两段。

    郭童山他们四个练气后期,已经压制了张孟泉三个后期修士。

    原本让儿子偷袭,本以为十拿九稳,能轻易杀死一二个练气中期,到时候就能稳操胜算。

    没想到张志玄修为较高,手中还有厉害的一对二阶上品木符,这种等级的符?,到了练气后期修士手中,也算是很厉害的杀手锏。

    这种木符都封印着厉害的法术,虽然一次战斗只能使用一次,总共也只能使用三次。

    但是价值已经颇为昂贵,仅仅能使用几次的木符,价格已经上百灵石,一双木符的价值已不下于二阶上品的法器了。

    亲眼看见前途光明的儿子死在眼前,郭童山顿时狂怒起来,他发狂的从腰间储物玉盒中取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弹丸,狠狠的朝着张志玄丢来。

    “小心,是火雷珠。”张孟泉经验丰富,脸色顿时大惊,马上呼喊道。

    火雷珠也是一种一次性法器,他的品级已经有三阶,里面封印着一道火雷,威力还大大超过张志玄手中的雷符。

    即使筑基期修士,没有上好的防御法器,也不敢硬接。

    听见张孟泉的这番话,张志玄马上使用轻身术,奋力向上一跃,然后跳到灵草阁的房屋后面。

    轰隆隆一声巨响。

    仿佛天雷轰顶一般,张志玄的双耳嗡嗡的作响,脑海中一片乱麻。

    张志玄猛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用力一拨,拨开了身上的破砖烂瓦,转身一瞧,发现灵草阁的房屋已经变为一片废墟了。

    而附近的张家十几个修士也死伤惨重,就在张志玄触目所及之所,就发现了三具张家修士的遗体。

    两方修士交锋,短短的半刻钟,就已经死伤狼藉。

    顷刻之间,就在张志玄眼前,家族已经折损了四个修士。

    “张志玄啊张志玄!

    你刚刚还志得意满,眨眼间五哥、七哥、十一哥、二十三叔就丧命敌手,修士之间斗争的残酷可见一斑。

    所以啊,无论如何,即使战胜了对手,也千万不要得意忘形,以免对手翻盘。

    毕竟修仙者的手段神秘诡异,千奇百怪,什么时候都不能能大意。

    你应该彻底放弃前世的思维习惯,现在已不是和平的地球,而是残酷血腥的修仙世界。”

    看着死去的族人,张志玄心中一阵感慨,他四处扫了一眼,发现九伯等人已经纷纷分散开来,各自拦住了一个对手。

    经过刚才激烈的混战,张孟泉三个练气后期修士分别拦住了一个敌人。

    郭童山报仇心切,让过了最厉害的张孟泉,朝着张志玄杀来。

    可惜被四个张家修士缠住,虽然四人修为较低,只有两个练气初期、两个练气中期修士,但是双拳难敌四手。

    四人虽然修为低,可是仍然紧紧的缠住了郭童山。

    张志玄祭出飞剑,狠狠的斩向了郭童山,他看了看众人,发现少了两人、于是问道:“十二哥、二十二叔怎么样了?”

    “已经埋在废墟中了,现在生死不知,十四弟你先不要管他,先杀了老狗郭童山。”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修士,正是张志玄的二哥,已经练气五层的张志文。

    郭童山算是这些强盗修士暗伏在台城郡的暗线,作为最低等的小家族修士,他平日的姿态放得很低。

    哪怕在坊市中遇上张志文这种年龄小、修为低的修士,也从不敢摆前辈的架子,反而言语中还带着恭维谄谀。

    就是这样一个平日里低三下四、阿谀奉承的老人。

    一旦翻脸杀人,眨眼间就让张家十几个修士三死二重伤,这样的代价,直接让平日顺风顺水的张志文难以接受。

    所以他一边呼叫张志玄出手,而自己也几乎只攻不守露出了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