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六十八章飞火蟾三
    眼看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张志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手中飞剑轻轻一转,击中了飞火蟾的软肋,从它雪白的肚皮中划出一道三尺多长的口子。

    剧痛之下,飞火蟾不由自主的跳了几下,只听见哗啦一声,它的内脏从伤口处留下了一滩。

    内脏落地,飞火蟾已经不可能成活,它不甘的蛙鸣了几声,终于低下了头颅,彻底没有了气息。

    张孟龙气喘吁吁的取出一个铜瓶,使用法器割开了飞火蟾的心脏,将它的精血收集起来,他一边收集精血一边喊道:“志玄,快点看看你十五叔,看他有没有生命危险?”

    十五叔因为法器被毁,反噬之下伤了神识,张志玄将他抱在怀中,仔细查看了一番喊道:“看情况十五叔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神识伤的很严重,恐怕要昏迷很长一段时间。

    即使苏醒之后,也需要很长时间修养,才能复原。”

    听了张孟冲暂时能够保住性命,四伯也不管有没有后遗症,庆幸的说道:“能保住性命就好!

    三级妖兽果然不能等闲视之,我们早有准备,法器功法都克制这只妖兽的情况下,还被它重伤了一人,损毁了一件二阶上品法器。”

    张志玄哭丧着脸道:“四伯,我手中的紫云旗也被飞火蟾的毒火污染,恐怕也不能使用了。还要让孟琴姑姑看一看,有没有修复的价值?”

    张孟琴接过紫云旗,仔细看了看说道:“这面旗子问题不大,让你小姑姑使用法力祛除了火毒,在用水属性灵力温养几个月,就能恢复旧观了。”

    见紫云旗还能够使用,张志玄也稍微轻松了一些,他将十五叔交给寒烟小姑姑照顾,开始帮助四伯打扫战场,收集飞火蟾身上的妖兽材料。

    飞火蟾身上,最有价值的材料就是它的双眼,可惜它的头颅要交任务,其次就是飞火蟾的心脏。

    它的心脏,价值相当于三级下品灵药,能够炼制三阶火元丹,这种三阶下品灵丹,非常适合筑基期火属性灵根修士修炼。

    张志玄小心的将飞火蟾的心脏封印在法术玉盒之中,然后将它剥皮抽筋,不放过一丝有用的东西,就连飞火蟾的血肉,也被四人打包起来,分别背在了身上。

    在飞火蟾的巢穴附近,几人还发现了三株火灵芝,这些灵草的药龄已经超过三百年,也算是三阶灵药了。

    按照青玄宗内部的行情,这样的一株灵草,能够兑换二百善功,三株灵草的价值,已经相当于飞火蟾任务的一半。

    张志玄背上十五叔,其他三人携带飞火蟾的妖兽材料,艰难跋涉了一个多月,才返回了青玄宗。

    寒烟携带飞火蟾头颅、三株火灵芝去了善功堂,兑换了一千八百善功,而张志玄几人则混迹在中玄山坊市,四处兜售飞火蟾身上的材料。

    它身上的血肉价值最低,已经被张志玄四人吃了小半,这种妖兽的血肉,效果超过了灵米,能够滋养修士的经脉,壮大修士的本源。

    三级妖兽的血肉,在坊市中非常抢手,几家大的客栈,马上使用六十个灵石,将几百斤的血肉包圆儿。

    接下来,张志玄几人将妖兽的精血卖给制符的店铺,又获得了二百二十灵石。

    然后张志玄将飞火蟾的心脏卖给了青玄宗一位三阶炼丹师,又收获了三百灵石,

    林林总总下来,除了妖兽的兽皮之外,杂七杂八的东西也卖了几十灵石。

    最后,在张寒烟的介绍下,众人将妖兽的兽皮送到了青玄宗的炼器阁。

    为此,寒烟还托了一些关系,请了一位三阶炼器师,花了四十灵石的代价,将飞火蟾的兽皮炼成了一面引火幡。

    飞火蟾的兽皮本来是能炼制三阶法器的,但是皮子破损的严重,加上炼器师水平不够,仅仅炼成了一件二阶上品法器。

    失去了十五叔的二阶上品藤蔓法器,又收获了一面二阶上品火幡,总算是补回来一些。

    自从返回中玄坊市之后,等了整整两个月,十五叔才醒了过来。他虽然苏醒,但是每日还是头疼欲裂,暂时失去了动手的能力。

    几人只好先将十五叔送回了寒烟小姑姑的洞府修养,然后再做打算。

    将十五叔安顿好,张寒烟看了众人一眼说道:“为了小妹的事情,十五哥已经受了重伤,实在是让我心中过意不去。

    虽然不知道家族这些年的情况,但是你们也是家族最重要的骨干,一旦再有所损失,即使小妹能够筑基,恐怕家族也会失去后备的力量,最终衰弱下来。

    依照小妹的意思,南荒是不能去了。

    飞火蟾已经如此难缠,更厉害的火角牛、火晶蚁只怕更加危险,上一次已经重伤了十五哥,我怕接下来你们也会有生命危险。”

    听了寒烟的话,众人都沉默起来,最终张孟琴率先打破了沉默:“四哥,你年纪最长,你怎么看?”

    “寒烟,这一次猎杀飞火蟾,我们还是比较顺利的。

    没有损伤一人,就拿下了飞火蟾,不仅你收获了一千八百小功,我们也收获了五百六十灵石。

    不猎杀妖兽,怎么获取善功?

    我不想你像我一样,错过筑基的年纪,你就是在六十岁之后有了足够的灵石,恐怕也会蹉跎一生,错过筑基的机缘了。

    大家既然愿意来帮助你,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而且面对火角牛,我们未必没有胜算。

    我准备用手中的灵石在购买一件上好的防御法器,然后买一粒天雷子,只要能把握住机会,就能将火角牛一次性炸死。”

    张志玄也认同四伯的判断,开口说道:“四伯说的不错,我们既然敢来,就不害怕危险。

    天雷子暂时不用花钱买,我手里有一粒火雷珠,是族长赐下的一次性三阶法器,它的威力与天雷子相差不大,如果这一次出手,就将它使用在火角牛身上。”

    张孟龙笑着看了张志玄一眼说道:“看来族长还是最看重你,这应该是你上一次去南荒赐予的法器吧?

    有了你的火雷珠,我们就在坊市中购买一些保命的好东西,一次性的将手中的灵石花完。

    购买三张三阶灵符,虽然我们的法力还有些不足,还不能发挥出三阶灵符的威力,但是有了三阶灵符,对上火角牛就很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