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七十四章玄火晶
    张志玄杀死了蚁后,剩下的一些火晶蚁失去了首脑,几乎瞬间就逃散一空。

    现在几人已经非常疲倦,张寒烟二人勉强将蚁后的尸身装入储物袋,然后收拾了十五叔的遗骸,勉强搜寻了一下蚁后的巢穴,找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矿石。

    矿石通体血红,表面散发着极高的温度,一看就是品阶不低的灵物。这一块矿石二人也并不认识,只能装入储物袋中,等候以后辨认了。

    因为时间紧急,此地距离青玄宗山门较远,他们猎杀火晶蚁弄出的血腥气已经传出很远,为了防止其它妖兽攻击,几人只能将十五叔的遗体草草火化,携带骨灰慌张的离开了这片血染的丘陵。

    一路上,张志玄看上去失血严重,伤口惨烈,但是他身上的都是皮外伤,在张寒烟二人的照顾下,身体一日好过一日,到了青玄宗坊市附近,居然已经复原了大半。

    而四伯的情况恰恰相反,他看上去毫发无伤,但是精神上的损耗却非常严重,连续几天不眠不休控制阵法,他的心血已经快要耗干。

    一路之上,他的情况越来越坏,到了中玄坊市,他看上去仿佛衰老了几年。

    因为十五叔身死,众人虽然猎杀了火晶蚁,却也没有太多的高兴。

    回到了青玄宗,张寒烟先将蚁后的尸体缴纳了宗门任务,换取了三千善功,然后携带着手中的血红矿石,让坊市中相熟的炼器师辨认一番。

    最终,还是走了云芝道人的老关系,请动了一位资深的三阶上品炼器师,辨认出了这一块矿石。

    此物名叫玄火晶,品阶甚至高达四阶下品,这种四阶矿石,只要在法器中添加一两钱,就能提升一件低阶法器的品阶。

    这一块血红色的灵矿,甚至惊动了青玄宗的四阶炼器师。

    紫府期的四阶炼器大师出面,花费了两千善功,最终获得了此物的所有权。

    这一次猎杀火晶蚁,几人获得的善功最多,总共超过五千善功,算上寒烟原有的善功,加起来已经快有一万。

    为此,四伯还将猎杀火角牛找到的火属性中品灵石拿出来,换了五百善功,并且贡献出了一套珍藏的三阶下品阵法换取了七百善功,为寒烟凑够了一万一千善功,以免她兑换筑基丹后没有任何筑基的资源。

    毕竟筑基的时候,还要其他灵丹辅助,效果会更好一些。

    四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寿元了,他希望能在闭眼之前看见寒烟筑基成功,那么就不留遗憾了。

    历经波折,千辛万苦终于为寒烟凑足了一万善功。

    几人来不及等她兑换筑基丹筑基,仅仅等张志玄养好了伤势,就匆忙的离开了青玄山。

    这一回来青玄宗,前前后后已经花费了快三年。

    最近一段时间,四伯看上去衰老的越来越快,仅仅三两个月,他头上的白发已经完全如雪。

    练气期修士的寿元在两个甲子以上,按照正常的情况,他还能享有三十几年的寿元。

    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几年时间。

    一路上风平浪静,几人终于回到了芦山。

    三人直接来到后山寒潭,族长张乐乾看了三人一眼,苦涩的说道:“能回来就好,看来孟冲已经遭遇了不测。

    等过几天,就将他安葬在家族墓地中吧!

    修士修道,除非得道成仙,总有寿尽的一天。

    修士的道途每前进一步,下面总有亲人、朋友、仇敌、或是无辜者的尸血。

    你们三人既然踏上道途,就要清楚这一点。”

    几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对视了一眼。

    这一次去青玄宗,十五叔一去没回来,他的家中人多嘴杂,仅仅妻妾,就有十几人。到时候哭哭啼啼,看上去就心烦。

    十五叔身死,他妻儿的地位眼看就要逐渐下降。

    没有了十五叔这个长老,不仅供奉肉眼看的见下降,就连在族中的权势也会逐渐削减,最终边缘化。

    但是这也是家族正常的新陈代谢,家族也没有能力还是按照以前的待遇供养他的家人。

    一个练气九层长老每年的供奉是六十灵石,一百年就是六千,每一个为家族的身死的长老,家族也不可能还按照以前的待遇供养他的后人一百年。

    除了一笔丰厚的抚恤之外,家中的长老只会在公平的情况下,稍微优待一些他的后辈。

    最终,为十五叔操办后事的杂事,全部交给了十九叔张孟凌,他一向负责家族的庶务工作,在底层的族人中也有威望。

    因为族长出面,给出的抚恤非常优厚,十五叔的妻儿除了伤心之外,也没有出面闹事,总之平平安安将他安葬在家族墓穴。

    家族的墓地在后山山腰,距离族长修养的寒潭不算太远。

    只要是家族的修士,哪怕没有找到尸首,就像九伯张孟泉一般,都会在这里留一个位置,哪怕仅仅是个衣冠冢。

    张志玄稍微看了看,发现从家族开宗老祖张太仁开始,这些墓穴就密密麻麻排成一片。

    张太仁的墓穴位于最高处,他这一排人数很少,只有他与三位修士妻妾。

    到了张初云这一排,人数也算不上很多,加起来只有十几处墓穴。

    到了张乐乾这一辈,安葬在墓地中的修士就多了几倍,张志玄仔细数了数,已经足有二十多人。

    这一辈的修士,现在仅仅余下三人。

    除了族长,剩下的二人早已经不管事了,在山上颐养天年。

    到了孟字辈修士,已经先后亡故了十六人,

    甚至志字辈修士,也有九人遇难,他们的年岁都算不上大,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五十岁。

    最下一排,还有三个思字辈修士的坟墓孤零零守在下面。

    埋葬在这里的族人,都是有灵根的修士,家族凡人的墓地,并不在山上,而在山下的芦山县附近,距离灵田不算远。

    看着这一大片墓地,张志玄心中不由得有些伤感,家族六代修士,前前后后埋在这片土地上就快有百余人,将来还有更多的修士埋在这里。

    这些人中,有紫府期的老祖,还有二十岁先天期的新嫩。

    到头来,都是一推黄土,又有什么区别?

    张志玄用力摇了摇头,驱散了心中的消极情绪,他看了看冉冉升起的朝阳,昂首挺胸的直起身来,快步离开了这里。

    伤感已经离去,他又开始了紧张的一天。

    家族的长老少了一位,张志玄身上的担子又重了一点。

    他要压下低沉的情绪,带着家族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