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七十六章望月草成熟
    张志玄拿着寒烟姑姑送来的书信,来到家族的墓园中,将它烧给了四伯张孟龙与十五叔张孟冲。

    他们二人终究是为寒烟姑姑而死的,今天寒烟姑姑筑基的消息传回来,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的话,张志玄也希望他们在阴间能收到消息,高兴高兴几天。

    “寒烟姑姑筑基了,我多么希望你能多坚持几天啊!

    如果你能坚持几天,就能听到这个好消息了,也许你就没有遗憾了。

    你放心,思衡侄儿我已经让十九叔安排人手照顾了,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关照他的。”

    张志玄正对着四伯的墓碑自言自语,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从后边走来。

    脚步声非常沉重,每走一步都很慢很慢,仿佛非常吃力一般。

    张志玄调头一看,发现来的是族长张乐乾。

    族长看了看四伯的墓碑,伤感的叹道:“你四伯是有机会筑基的,他当年只差一点就加入了青玄宗。

    就在他去青玄宗的时候,家族爆发了九桦山大战。

    这一战的结局你应该清楚,家族中死伤惨重,随时就在灭族的边缘。

    你四伯当时已经练气八层顶峰,刚刚进阶三阶阵法师,年纪只有四十六岁,正是前途光明的时候。

    只要他去青玄宗,就算不依靠家族,仅仅为青玄宗炼制阵法,也是能凑足一万善功的。

    可惜面对家族生死存亡的这一刻,他选择了留在家中,与我共同面对危险。

    依靠他这个三阶阵法师,我们收缩了力量,将修士全部集中在芦山,打退了几次筑基期散修的窥探。

    直到十几年后,孟泉、孟凌、孟冲、孟弘、孟琴他们练气九层后,家族的情况才好转一些。”

    二人默默的在四伯坟前站了一上午,最终先后上了山。

    四伯离世,更加坚定了张志玄求道的信念,他已经决定不再等待,即使没有筑基丹,也要冒险筑基。

    四伯离世后,张志玄就放下了一切事情,通知了族长与十九叔,请了几年的假期,开始调节最好的状态,准备一两年之内就筑基冲关。

    如果成功,就打开修仙路上第一道难关。

    如果失败,身死道消,就等于做了一场大梦。

    就在张志玄放下一切之际,七伯张孟远亲自上山,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

    因为事发突然,七伯着急的说到:“志玄,你快下山看看,药园中的望月草就快成熟了。

    家里现在你的炼丹术最高明,这种珍贵的灵草,还需要你去处理。”

    望月草是一种珍贵的三阶上品灵草,需要三百年时间才能开花结果,价值不下六百灵石。

    这种灵草只开一朵花,结一颗果实,它的果实,配合其它几种灵药,能够炼制三阶下品的望月丹。

    家族在灵田中的药园中,种植了几十珠灵药,这些灵草,家族最长的已经移植了三百多年。

    听见望月草就要成熟,张志玄来不及寒暄,太阳没落山就离开了山门,直接来到灵田药园。

    此时,望月草的边上,已经守候着两个年轻的低阶修士,见到张志玄下山,二人连忙问候道:“见过长老。

    望月草要成熟了,七伯让我们守在这里,一刻也不能离人。

    虽然知道你来了,但是我们也没有出门迎接。”

    张志玄高兴的点头道:“你们做得对,望月草这种灵药非常特别,它生长三百年才能开花,花开六个时辰就会结果,它的果实在三刻钟就会成熟,如果不能当场将果实摘下来,我们家族投入三百年时间的心血就白费了。”

    望月草这种灵药日落时开花,月圆时结果,张志玄来到药园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月圆之时。

    蓝色的灵花已经开始枯萎,红色的果实已经隐隐出现,果实在肉眼看得见的状态慢慢长大,最终长成了婴儿拳头大小。

    红色的果实放出一股纯净的灵气,最终颜色慢慢变淡,完全变成了银白色。

    到了此时,张志玄知道望月草已经完全成熟,于是果断的使用飞剑,将银白色果实一剑斩落,然后封印在法术玉盒之中。

    望月果成熟,张志玄马上就准备炼制望月丹。

    望月丹这种三阶下品灵丹,对修士筑基有辅助作用,虽然没有筑基丹,但是在筑基之时有一粒望月丹帮助也多少能增加一些胜算。

    按照张志玄现有的炼丹术,根本没有把握炼制三阶灵丹。

    为了能够炼制这一灵丹,他准备去青玄宗寻找张寒烟。

    张寒烟已经筑基,在青玄宗的地位马上就不一样了,所以张志玄准备让寒烟姑姑出面,在青玄宗找一位三阶炼丹师,帮助他炼制这一炉灵丹。

    至于张志玄,则准备打打下手,积累一些经验。

    除了望月草,望月丹中其他的辅助灵药并不值钱,张志玄花费了一百多灵石,就在西河坊市凑齐了所有辅助灵药。

    然后他通知了族长,带上了望月果直奔青玄宗。

    花了两个月时间赶路,一到青玄宗,张志玄马上将书信递给了青玄宗的知客手中。

    因为寒烟姑姑已经筑基,在青玄宗地位已经大不一样,相比练气期修士,她的书信也要优先传递,仅仅花费了十几天,张寒烟就御剑飞行,来到了青玄宗的山门前。

    两年时间没见,张寒烟仿佛又年轻了一点儿,她明媚动人悬浮在空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志玄。

    张志玄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寒烟小姑姑筑基成功,我也没有前来恭喜,希望你不要见怪。”

    张寒烟盈盈一笑,轻声说道:“同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你为了我差一点儿死在南荒,我怎么会见怪呢?

    最近一段时间,家族也没有来信,你们回去后四哥的情况怎样了?

    从南荒离开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他的情况不好,不知最近几年,他过得怎样?

    他应该是心脉有所损伤,最近一段时间,我准备托人炼制一炉修补心脉的三品灵丹,你回去的时候给他带上,希望能对他有些帮助。

    这个事情你要当心一些,心脉损伤非同小可。不是等闲的小事。”

    听了此话,张志玄脸色一变,低落的说道:“四伯在半年前已经坐化了,他走的时候很安详,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孙儿,希望我们以后能看顾一些。”

    听了这个噩耗,二人顿时沉默下来,相顾无言。

    最终,张寒烟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人的一生,谁都有那一天。

    也许是我,也许是你,除非能得道长生,要不然哪怕高高在上的元婴期修士,也有离世的一天。

    志玄啊!

    我们做为修士,力量寿元都远超凡人,能经历包罗万象、精彩万分的修仙世界,还有什么不能满足呢?

    作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就是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听到了这个噩耗,寒烟姑姑的心情也很不好,二人没有多说话,相随进入青玄宗的山门。

    张寒烟筑基之后,地位已经大不相同,她居住的洞府已经更换,现在独立占据了一座灵气不错的山头,张志玄大致估计了一下,灵脉中的灵气已经超过了二阶上品,距离三阶不远。

    张寒烟笑了笑说:“我性格喜欢僻静,不喜欢与人挤在一个山头。

    于是选择了自己培育灵脉,也离开了师父庇护的灵山,准备慢慢在这里培育灵脉,建造洞府。

    在我活着的时候,这一处洞府我就有完全的所有权。

    来了这里,你们就能自在一些,在没有什么忌讳了。。”

    张志玄在这一处山峰上随便看了看,此地已经是青玄宗控制区域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有妖兽过境。

    一些刚刚筑基的修士,很少将洞府建造在附近。

    几千里之外,也罕见人烟。

    这一座山峰上有一处二阶上品灵脉,山上还有几亩灵田,这些资源,完全归属张寒烟支配,青玄宗的修士根本不管。

    张寒烟将张志玄带入自己的闺房,还亲手给他泡了一杯灵茶,开口说道:“快尝尝,这一株茶树已经长了三万年,在青玄宗内相当出名,我在筑基之后,宗门才赐下几片茶叶,据说这种青茶能够略微提升修士的神识,今天借你的光,我也尝一尝,看看是不是如他们说的那样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