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八十四章争锋
    见来的宾客已经齐全,张乐乾马上通知了下去,马上开宴。

    为了筹备这一次宴会,张家已经拿出了上千斤灵米,几十坛灵酒,还购买了吴家的白尾芦鱼。这些资源加起来,已经价值三百灵石以上了。

    举办这样一次奢侈的宴会,并不仅仅是为了给附庸的家族打气,主要目的还是要与其他四大家族商谈,夺回一些已经丢失的利益。

    整个台城郡五大家族,每年最主要的收益除了西河坊市之外,就是一年一度的与黑山散修的贸易了。

    整个东南三郡,台城郡修士距离黑山散修最近。依靠这个地缘优势,在五大家族的组织下,每一年都会准备大量的资源与黑山修士交换。

    黑山开辟时间不算长,山中开辟的灵田也不多,本地的灵米并不能自给自足。

    每到了灵米成熟的时候,台城郡的五大家族都会准备大量的人手,运送大量的灵米去黑山。

    一同携带的,还有大量的其他资源。

    为了保护这些大宗物资的安全,每一次五大家族都会轮流派遣筑基修士押送这些物资。

    因为交换的物资数量巨大,五大家族的筑基修士,去一次黑山,就能获得几百灵石的利润。

    最近几十年,因为张乐乾受伤,所以张家就没有筑基期修士可用,所以只能把去南荒交易的名额让给实力最强大、筑基修士最多的吴家。

    这一次张志玄筑基成功,张乐乾就是想告诉吴家人,张家已经有了筑基修士,希望他们能有自知之明,不要因为此事轻易翻脸。

    吴家族长吴像帧也看出了这一点。虽然他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是为了台城郡的规矩,为了五家修士的团结,仍然派出了筑基修士吴像恒,前来参加张志玄的筑基庆典,就是默认了这一点。

    与吴像帧不同,吴像恒年纪不算大,到现在也才六十余岁,他是吴泗蘅关系较近的血亲。

    因为最近百余年吴家强盛,他从修炼以来,一直顺风顺水,为人处世就比较霸道强横。

    对于族长的决定,他心中是不满意的,但是族长当家的这一百多年来,家族发展的越来越兴盛,?涞米迦说男胖亍

    他也不敢明面上反对,便故意来迟一些,给张家人一些脸色看。

    见众人都以来齐,族长张乐乾举了举酒杯说道:“自从初云祖师坐化后,我们家就一直不顺。

    到了老夫手里,更是衰败了许多。

    索性上天不厌弃我张家,后辈修士能够破除万难筑基成功,为我们家延续气运。

    今天举办这一庆典,既不是为了炫耀,也不是为了威胁。

    只是为了庆祝,第一庆祝我们家终于告别了霉运,时来运转了,算是走出了低谷。

    第二是为了告诉家中的修士,要向志玄学习,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修炼上,为家族源源不断的注入力量,为兴盛壮大家族而努力。

    在这个高兴的日子,希望我们台城郡的修士能够与我们张家同乐,也希望我们台城郡能够平安稳定,没有波折动乱。”

    张乐乾话刚说完,只见吴像恒脸色一变,将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说道:“我听说这位志玄贤侄前几年去了黑山,不知道可曾听闻过我的兄长吴像成的消息。

    我们都是本乡本土的乡党,自然是互通消息的,不知志玄贤侄愿不愿意与我交换一些消息?

    如果贤侄有像成兄长的消息,还请不要隐瞒,一定要告知。”

    张志玄还没有开口,族长张乐乾就抢先说道:“吴像成是谁?”

    吴像恒答道:“是本家的一位兄长,多年前已经去了黑山,恰巧在志玄贤侄去黑山的时间失踪,所以在下想要询问一下志玄。”

    张乐乾问道:“此人为何去黑山?”

    吴像成兄弟二人之所以离开台城郡去了黑山,是被吴家族长驱逐出家族的。

    他们作为驻守西河坊的修士,为了抢夺灵丹,杀死了张志玄的父亲张孟贞。

    此事被张家大肆宣传,一度弄得沸沸扬扬,搞的吴家控制的西河坊市萧条了许多年,连续几年损失了大量的利益。

    此二人,在吴家内部也被人讨厌,骂了许多年。

    吴家族长之所以让他们兄弟二人活着,主要是为了干一些不方便出面的脏活儿。

    在表面上,此兄弟二人都已经被开除出吴家,根本不能拿到明面上说的。

    吴像恒在修炼上顺风顺水,虽然活了六十多年,但是没有经历过磨难,为人处世也不成熟。

    他借故找茬,马上被族长张乐乾抓住了破绽。

    吴像恒正要继续说话,马上被背后的一位年老的练气九层拉的坐下来,他正要不满,发现这个?涞米宄ば湃蔚男殖ち成?槐洌?莺莸亩⒆潘?

    发现气氛已经不对,吴像恒也知道说错了话,愤愤不平的坐了下来。

    “这位吴家的贤侄,你还年轻,根本不知道我们台城五家修士是什么关系。

    我们五家,虽然内部有许多纷争,但是对外,却是向来一体的。

    你吴家今天强横,就想为所欲为,可成想过,你家老祖也有坐化的一天,将来被你家欺负的修士前来复仇,你们怎么办?

    难道每一个得罪你家的修士,你都要把他们斩尽杀绝?

    我告诉你,你们家根本办不到这一点!

    我告诉你,凡是生存了多年的家族,每一家都有很丰富的生存经验。

    为了能够将家族传承下去,他们制定了台城郡修士五大家族的规矩。你们吴家今天准备违反这个规矩,那么明天别的家族也能违反这个规矩。

    这个规矩我们张家知道,你们家老族长也知道。

    你以为家中有一个紫府老祖便能称王称霸吗?

    我要告诉你,如果真的能称王称霸?

    我们张家当年初云老祖还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将已经越来越兴盛,已经逐渐威胁到张家的吴家斩尽杀绝?

    如果我们当年把事情做绝,你也不会从你娘肚子里生出来,就连吴泗蘅,也会不明不白的死在青玄宗。

    一个紫府期长老对付一个筑基后期修士,还是很容易的。

    你可知道,我们初云祖师是怎么做的?

    他在青玄宗内部,从没有为难过吴泗蘅这个晚辈,反而对他经常关照,对这个同乡后辈,远比对寻常修士好一些。

    他为何这么干?

    因为他知道,即使修为到了紫府期,在修仙界也是弱者,远不是肆无忌惮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修炼不到青云子那个地步,你就永远不能随心所欲,你就要与残酷的现实妥协。

    即使他已经修炼到紫府期,也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他也要团结一部分修士。

    而是最适合追随他的修士,除了自己的亲族弟子,就是自己的同乡同伴。

    这个道理,初云祖师知道,你家的泗蘅老祖也清楚。

    所以这些年,我们五家在青玄宗的修士,向来以他马首是瞻。

    连他也要遵守前辈定下的规矩,你修为不到筑基二层,有算什么呢?

    你如果想要反悔,你们吴家强盛,我们张家自认远远不如,当退避三舍。

    但是你也要祈祷老天爷,不要让你们吴家出现衰落的一天,要不然你们今天能违反规矩,那么当你衰落了,其他家族自然也能如此。

    我的话就是如此,希望你一句不落的传给吴像帧,我想他会明白的。

    如果今年吴家愿意将去南荒的

    交易名额让出来,希望他能写一份书函。

    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们张家力小势弱,当然是以你们吴家马首是瞻,利益损失就损失一些。

    我们张家这些年这么难都过来了,难道还害怕更难的局面。”

    张乐乾一番话,说的吴像恒满头大汗,他连酒菜也没吃几口,就一脸苍白,马上离开了天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