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一百一十四章陈宏远
    在张寒烟的带领下,二人轻车熟路的进入青阳坊市。

    虞国南荒七个坊市中,青玄宗一家直接就控制了四个。

    东南三郡家族修士控制的蛟河坊,也听从青玄宗的号令,算是青玄宗的外围力量。

    其中青阳坊在青阳山北麓,算是距离东南三郡最近的一座大型坊市。

    而中玄坊位于中玄山南麓,主要服务于深入南荒的修士。

    至于东边的驼山坊,距离东南家族控制的蛟河坊比较近,以便能直接支援。

    西边的廉江坊最为冷清,之所以在这里成立坊市,更主要的目标就是为了占据这座四阶灵山,安排一部分修士驻守了。

    张志玄等人上次帮助寒烟赚取善功,在南荒猎杀妖兽之时,更多的是在中玄坊市活动。

    与他们打了几次交道的三阶炼器师也是中玄坊的修士。

    去中玄坊还要走十几天的路,寒烟这里时间也紧,所以这一次他们没有找上一次打交道的熟人,而是去了附近的青阳坊市。

    寒烟已经筑基十年,这十年中大半的时间在青玄宗,已经结交了不少宗门筑基修士。

    她的师父云芝道人也是一位三阶炼器师,有师父的人脉关系,对于宗内三阶炼器师的人品优劣、炼器水平寒烟全部一清二楚。

    在寒烟的带领下,二人直接进入一家藏在角落的店铺。

    店铺看上去有些破烂,门前挂着一面旗幡,上面方方正正写着五个大字,陈氏火炼坊。

    店铺中没有待客的人手,显得有些冷冷清清。

    寒烟领着张志玄进入店铺中,不管张志玄惊讶的眼神,气定神闲的发送了一张传音符。

    二人坐在椅子上,等了大约两个时辰,才等到了一位面容粗豪的中年汉子。

    “张师妹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寒烟笑了笑,指了指张志玄说道:“这是我的一位关系很近的亲族,他斩获了一只毒火蛛,准备让师兄炼成法器。

    希望师兄看在我的薄面上,给一个实在的价格。

    此外,我们家族还准备在芦山上建立一座测灵台,希望能雇佣一位三阶炼器师。

    不知道陈师兄有没有空,愿不愿意出一趟远门?”

    这位中年汉子,名叫陈宏远,他们家族,已经四代扎根于青玄宗之内了。

    他的曾祖,本是一位擅长炼器的散修,在四十岁后加入青玄宗,虽然没能筑基,但是一辈子省吃俭用,积攒了一笔不小的善功。

    到了晚年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善功传递给了自己的儿子,就这样传承了四代,到了陈宏远手上,才凑足了一万善功。

    此人灵根不算很好,只是四灵根修士,但是运气还不错,在六十岁时服用筑基丹筑基成功,到现在已经快有百年了。

    百年时间,陈宏远的修为不过筑基六层,基本上没有开辟紫府的机会了。

    因为筑基之后一心忙于修炼,提升自己的炼器术。

    陈宏远根本没有攒下多少灵石,到了年纪渐长、道途无望之后,才想要培养家中的后辈修士。

    他因为年轻时一心求道,没有娶妻,一直没有自己的后人。到了年老之后,才娶了一位练气期女修。

    二人生下了一个灵根不错的孩子,为了给孩子铺路,陈宏远才想起家族祖传的炼器阁。

    陈宏远已经是三阶中品炼器师,本来按照他的炼器术,陈氏火炼坊应该是门庭若市的。

    但是他重新开办炼器坊的时间还短,加上不善于宣传,暂时除了熟人,名声还没有传出去。

    所以,即使陈宏远炼器水平很高,但是他的店铺反而显得冷冷清清。

    刚刚开办了炼器坊,因为人少,陈宏远最近也有些清闲,听了张寒烟的请托,只要给的钱多,他还是愿意出一趟远门的。

    “张师妹你应该清楚,我年轻时被火毒所伤,亏损了一些元气,如今寿元已经不足六十年。

    在六十年之内,我一定要凑齐两万善功,为广宁孩儿兑换一粒筑基丹。

    所以我是非常缺乏灵石的,去一趟台城郡不是不可以,不过路途偏远,耗时良久,最少需要一千五百灵石,我才能走。要不然,师妹就找别人吧。”

    来的路上,寒烟就告诉了张志玄一些陈宏远的情况。

    张志玄已经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大汉是一位三阶中品炼器师,手段是非常不俗的。

    见陈宏远开出了条件,张志玄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甚至当场掏出十五个中品灵石,交到了陈宏远手中。“如此,就多谢陈道友帮忙了,这十五枚中品灵石,就先交到道友手中。等道友为我炼制完了法器,我们就马上返回天台峰。”

    见张志玄如此上道,陈宏远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张志玄手中的灵石,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张道友斩杀了毒火蛛,不知收获了什么材料?”

    张志玄将毒火蛛的甲壳,八支长腿,毒火蛛的毒腺、丝囊等材料全部拿出来,让陈宏远仔细看了看。

    陈宏远挑挑拣拣,仔细看了看说:“张道友,看来你是一个人就斩杀了毒火蛛。如此说来道友的手段颇为不俗,不知为什么没有取下毒火蛛的眼珠?

    你要知道,毒火蛛的眼珠是非常值钱的,是能够炼制三阶法器的。”

    “恐怕让陈道友失望了,在下也是靠着侥幸,使用了一张三阶中品火雷符,击中了毒火蛛的头部,才侥幸斩杀了这只难缠的妖物。

    它的眼珠,与头部全部化为焦炭了。”张志玄谦虚的笑了笑,但是却并没有暴露自己会火阳神雷这一道法术,模糊的回答了陈宏远的疑问。

    “道友这些材料,按照我的估算,是能够炼制三件法器的。

    如果炼成了三阶法器,每一件工费一百灵石。

    如果炼成了二阶法器,就算是我浪费了道友的材料,不收道友任何费用了,但是道友也不能找后账。

    如果炼器失败,我也会照价赔偿道友的材料钱。

    张道友,在下为别人炼器一直把话说在明处,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

    对陈宏远这种先小人后君子的做法,张志玄也很认同。

    “就按陈道友的意见,不知炼制三件法器需要多长时间?”

    陈宏远说:“三阶法器的炼制都是耗时良久,炼制一件三阶法器,一般要等两三个月时间,道友恐怕要等半年了。

    半年后,你再来青阳坊陈氏火烈坊等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