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一百四十章胡伯玉
    就在张志玄刚刚离开青玄宗之时,有一个人却行色匆匆来到青玄宗的山门前,此人正是张吴两家的仇人,九桦山胡家的家主胡伯玉。

    张志玄二人斩杀胡伯仁之后,胡伯仁在家族的魂灯很快熄灭,为了能够打探胡伯仁的消息,胡伯玉只能悄悄的去了西河坊。

    可惜在西河坊劳而无功,没有听到任何传言,于是他只能回到九桦山。

    此时,胡家的练气期修士已经有一些回来,这三十个练气期修士,在凶险的南荒中几乎折损小半。

    从他们的口中,胡伯玉得知吴张两家已经联手,听到这个消息,他只能急忙赶到青玄宗,让自己的女儿胡佩瑜为自己做主。

    胡伯玉来到山门,当日就将消息送到了胡佩瑜手里,一定要见她一面。

    因为夺舍了胡佩瑜的肉体,洛寒樱已经被胡佩瑜的残念侵染,根本拒绝不了胡伯玉,要不然就心慌意乱、良心不安。

    只有等胡伯玉慢慢自然死亡,她才能放下心中的杂念,为结丹做准备。

    要不然即使她以前是金丹期修士,心魔不除贸然结丹也是死路一条。

    胡伯玉一见胡佩瑜,马上哭诉道“佩瑜,你的六叔走了,死在了吴像帧与张志玄之手,他可不能白死,此事你一定要管一管。”

    “放心吧父亲,我会亲自过问的,一定要他们给你一个答案,你先回去,等我的消息。不过因为我们家的事情,我已经与吴泗蘅有了很深的积怨。吴泗蘅修为还低,但是他的师叔陆红娘已经紫府九层,随时都能结丹。就是金郎,也不能给她脸色看。

    五十年前,因为你们的关系,我已经得罪了张初云的至交好友。所幸张初云已经死了,虽然他们不满意,但是也没有人为他出头。

    但是这些年,宗门的老人都对你们不满意,就是我,因为你们的事情,也都让人家给脸色看。所以,父亲,这件事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我去找找吴泗蘅,以后就化干戈为玉帛,不要再去找麻烦了。

    另外,宗门这次在双蛟山之战中拿到了一枚四阶内丹,很快就能炼制一炉筑基丹,到时候我想办法换上一粒,交给父亲手中,在培养一个筑基修士吧

    有我在,总能保护家族平安。”

    从胡佩瑜这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胡伯玉心中沉闷不已,走在了半路,顿时想起了什么,瞬间留下了一脸冷汗。

    虽然几十年很少见面,但是他忽然感觉胡佩瑜的气质、性格竟然与小时候变化极大。

    这种大变,除了经历严重的情感波折外,就只有夺舍一种可能了。

    胡家在吴国也是出过紫府修士的大家族,要不是因为玄素宫内战站队失败,规模还超过吴家一点。

    大宗门之中高阶修士夺舍的隐秘,他不是不知道。

    不过吴国当年的太上长老柳玄烟立身很正,从不允许宗内的高阶修士搞夺舍,所以多年来思维惯性之下,他才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佩瑜在青玄宗修炼一直很平稳,根本没有任何波折,她的变化如此之大,只能是夺舍了。”想到这里,胡伯玉顿时老泪纵横。

    当年在吴国逃难的时候,他的兄弟姐妹就伤亡了一半,好不容易在虞国定居下来,相互扶持多年的六弟也死在南荒。

    就连自己最疼爱,看的比自己命重的女儿,虽然肉身还活着,但是体内的灵魂已经是一个恶心的老怪物。想到这里,胡伯玉越想越难过。

    “当年为了安稳,为了保存家族凡人的元气,选择了台城郡立脚。如果选择去黑山、去僚山郡的荒僻之地,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流血争斗。

    自己为什么要将佩瑜送到青玄宗

    自己对青玄宗门风,宗内的高阶修士又有多少了解

    自己不顾佩瑜眼中的不舍,将她送到青玄宗到底是为什么

    是为了她的道途

    不是的,还是因为自己的贪婪。

    因为自己的贪婪,自己断送了女儿,因为自己的贪婪,又断送了六弟的性命。

    如果有后悔药,我多么希望能将佩瑜留在身边,她的灵根那样好,有我与伯仁的帮助,一定能筑基成功的。

    如果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胡伯仁越想越后悔,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流出来。

    他虽然想鱼死网破,不顾性命离开虞国,去寻找太上宗的修士为自己做主。

    太上宗的祖师青云子,青年时青梅竹马的道侣被人夺舍,造就了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所以他平生最恨夺舍的修士。一旦被他发现,就一定要斩尽杀绝。

    从他炼成元婴开始,这种夺舍的修士,即使没有杀了一千,也最少斩杀几百人。那个门派敢于袒护,都会被青云子斩尽杀绝。

    仅仅在南崖州,青玄宗就因为此事斩杀了元婴修士十八人,甚至青璃海的一位快要飞升的元神祖师,因为袒护门下也被青云子斩落首级,连宗门传承也完全灭绝。

    靠着这种绝世凶名,整个九州四海之地,就是元神修士的宗门,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夺舍低阶修士,一旦被青云子知道,迎来的就是天外的飞剑。

    这柄飞剑,真的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就连快飞升的元神祖师,也当不得青云子飞来的一剑。

    可惜青云子此人,除了收了几个弟子外,几乎是四海为家,他们太上宗的传承,人丁也非常稀薄,总共也不超过十人。

    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修士,也不是谁都有机缘能够看得到的。

    而且胡伯玉也狠不下心放弃家族的族人,尤其是他的孙子,灵根资质不凡,筑基的概率很大,他一走,青玄宗马上就能察觉出异常,他的家族也会被人灭了满门。

    思来想去,胡伯玉还是下不了决心,终于还是回到了九桦山山门,准备维持现状。

    就在胡伯玉回家之后,他后边若隐若现的跟着一个高阶修士,正是在青玄宗的金岚道人。

    金岚道人暗叹一声说道“看起来伯玉小儿猜到了原委,此人已经不能留了。不过此事万万不能让寒樱知道,甚至不能有一丝怀疑,要不然她的道途就完了。

    所幸伯玉小儿的寿元也就三十年了,我也要盯紧他一点,免得弄出不可收拾的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