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一百四十七章百宝阁现状
    通知了族长,让他为青禅护法,张志玄马上飞向了黑山。

    没有练气期修士拖累,也不用绕路飞行,经过十几天时间连续的飞行,来到黑山后张志玄已经感觉到有些疲惫。

    他正准备找个客栈住上一夜,忽然看见百宝阁招牌已经沾满灰尘。

    看到百宝阁这间店铺,张志玄仿佛又回忆起他第一次来到黑山的情景。那时他化名周伯庸在百宝阁中炼制灵丹,往日的一幕幕仿佛还回荡在眼前。,

    张志玄不由自主的进入了百宝阁的大门,突然发现百宝阁今天竟然挂起了白幡。

    这一间店铺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打理,柜台上沾满灰尘,看起来已经衰败了很长时间。

    见张志玄进来,两个无所事事的修士竟然没有招待他,头也不抬的说道“不好意思,店铺已经准备关门了。”说话之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修为却算不上很高,只有练气六层。

    此人抬头一看,竟然意外的认出了张志玄。

    二十几年没有见面,这人见张志玄已经筑基,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色,然后恭敬的说道“没想到来的是周前辈,多年没有见面了,周前辈竟然筑基成功了,周前辈是有福之人,吉人自有天相啊”

    说话的人名叫王陆元,按辈分上来说是王紫璇的侄儿,但是年纪却比王紫璇更大一些。他当年的修为只有练气二层,二十多年过去了,在不缺资源的情况下也不过修炼到练气六层境界,由此可见此人的根骨实在差到了极点。

    “王道友,我见店铺门口挂上了白幡,不知你家何人离世了”

    “不敢劳动周前辈道友相称,前段时间走的正是我的姑姑王紫璇。”

    “王少东家的年岁还不大,她的修为也算不错,到底因为何种原因离世的”

    “还不是因为筑基丹,我们家老祖当年为了救援粱老祖,把命丢在了寒蛟潭。粱老祖为了筹功,答应赐予我们一粒筑基丹。前段时间粱老祖炼成了筑基丹,紫璇姑姑正准备利用这粒筑基丹筑基,没想到马上就遭遇了意外,就像梦游一样摔下了黑山,当场摔得粉身碎骨非常凄惨。”

    “当年王松鹤前辈为梁老祖而死,出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管”张志玄奇怪的问道

    王陆元一脸苦笑道“唉粱老祖也不是不管,事情发生后他也派出三个弟子连续调查,最终发现我的姑姑死于迷魂蛊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线索了。不过这粒筑基丹粱老祖还是要赐予我家,但是我家现在这个情况,修为最高的也就炼气六层修为。就是在眼红,也根本保不住这粒灵丹。”

    筑基丹虽然好,但是对于现在的王家来说也是个大麻烦。

    王家现在已经没有人有机会筑基,这粒筑基丹就是个烫手山芋,稍微不注意就容易烧坏了手。

    “王道友以后有何打算”张志玄问道。

    “还能有什么打算不过是苟延残喘勉强保命罢了,筑基丹我已准备放弃,百宝阁也准备关门,反正当年老祖还留下一些灵石,足够让我们在黑山生活多年了。”

    张志玄意外的看了王陆元一眼,发现他竟然远比王紫璇识时务。

    “王陆元虽然灵根差、修为低,但是却远比王紫璇聪明的多,当年如果是此人当家,王家也许还有兴盛的一天。可惜此人灵根差、修为低,所以一切只能听王紫璇的,她家本来已经虚弱到极点,依然还要接手百宝阁生意。这种行为,就像小儿手持黄金在闹市一般,只能引来旁人的贪念。

    如果当年王紫璇放弃一切,一心在黑山上闭关修炼,有粱老祖的庇护,也许就有筑基的那一天。”

    张志玄脑海中想了想,对这种识时务的修士他很喜欢,他眼珠一转,忽然想起一个主意。

    “王道友,既然你们暂时没有去处,何不如跟着我们回芦山我其实不姓周,也不叫周伯庸,我姓张名志玄,来自芦山天台峰,我们张家也是台城郡五大家族之一,仅仅筑基期修士现在就有二人,已经足够保护你们手里的这枚筑基丹。

    你们家人跟着我回到芦山后,可以在我们家族的灵脉上修炼,他们的福利待遇也与我们家族一视同仁。

    就连你们手中的这粒筑基丹,也可以交给你们自己保管。不过上了芦山后,我们两家要互相通婚,将血脉完全融合在一起。

    依靠我们家的资源培养,几十年后就有流着王家血脉的修士能够筑基了。

    我们家的族规一直是兼容并蓄,并不歧视外来融入的人员,我跟你们以前也共事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人品你也了解。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把今天些话立下血誓契约。”

    张志玄筑基之后,一直想要壮大家族,但是家族的人口规模在那里,每年出生的修士很少很少,依靠家族自己慢慢的生养,发展壮大也许需要几百年。

    所以张志玄打算,让家族的规章制度更开放一些,融入一些其他家族的血液,上次红柳山周家出了事,张志玄就是这种想法。

    王家的规模很小,而且手上还有筑基丹与百宝阁这种珍贵的资源,张志玄非常希望王家人能够融入到张家里面。

    王家的兴旺是从王松鹤开始,他们家祖上是凡人,家族的修士很少。

    王松鹤、王怜客死在寒蛟潭,他们家的功法都是口口相传,两个修为最高的人走了,可想而知剩下的王家人修炼是多么艰难了。

    虽然王陆元手中还有不少灵石,但是他修为很低,也深知财不露白的道理,根本不敢张扬购买修炼法诀。

    “张前辈当年在百宝阁之中炼丹的时候,就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而且还肯发下血脉誓言。有了这个保证,这粒筑基丹就一定能落在王家后辈手中,尽管他们日后可能被张家同化,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黑山之上,到处是豺狼虎豹,恨不得将我们全部吞下去,有一个知根知底的筑基期修士作保,还能给我们张家一样的待遇,还要怎么样呢”

    王陆元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张志玄的提议,他马上就动心了。他几乎当场就答应下来,将剩下的王家人集体并入张家。

    很快,王陆元就将集体加入张家的消息告诉了粱老祖。

    现在王陆元就是王家的族长,他的决定梁老祖也没有多管,很痛快的将筑基丹给了王陆元。

    而张志玄也信守诺言,当场发现了血脉誓言,将筑基丹交给了王陆元保管。

    王陆元修为还低,手里拿着筑基丹也没有丝毫安全感,他几乎寸步不离的跟在张志玄后面,害怕有人来暗算。

    张志玄是筑基中期修士,跟在他身边毕竟安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