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百五十六章齐一鸣
    自从炼成紫气神光后,张志玄不仅神识大增,就连神秘的第六感,都已经远超常人。平日能威胁到他的剧毒,即使无色无味,他也能有所感应。

    青桃茶端上来后,他已经感应到这杯茶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便大方的端起茶盏,仔细的品尝起来。

    浓绿色的茶汤一如喉咙,张志玄瞬间感受到一丝苦涩,然后便传来一阵甘甜,就连神魂,也仿佛有一种舒爽的感觉。他仔细品了品,发现常喝这种茶,能够增加修士的神识,并且让双目更加有灵性。

    张志玄自在的品茶,青禅与寒烟依然一动不动,自从进入店铺后,二人仿佛木头人。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她们二人又没有张志玄的感应,自然会更加小心,不敢服用来历不明的东西。

    “周道友不是我们宋国人吧?”齐一鸣忽然开口,直接打破了沉默问道。

    “齐道友怎么断定在下不是宋国人?”张志玄自认为没有露出马脚,一脸疑惑的问道。

    齐一鸣笑道“本地的筑基期修士,我都是认识的,附近几个郡的筑基修士,在本地的坊市就能买到东西,不需要出远门。而且道友的口音,仔细一听还是有微小的差别的,瞒不过有心人。”

    张志玄嘿嘿一笑,故意开玩笑道“道友倒是好眼力,难道丹阳楼只做宋国人的买卖,如果是这样,在下只能选择离开了。”

    见张志玄不愿意说出来历,齐一鸣摆了摆手,解释道“是不是宋国人都无所谓,宗门之所以在这里开办坊市,第一是因为山上的这株青桃树,不能将灵山让给旁人,第二就是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了,青桃郡与?国接壤,每年都有不少?国、虞国修士过来,这些外来道友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本地人。”

    “好吧,齐道友我们言归正传。”张志玄喝完了桃叶茶,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师兄妹三人想要购买几件防御法器,不知齐道友这里有没有合适的。”

    齐一鸣自信的说道“我们丹阳楼是青桃坊最大的店铺,一定能让三位道友满意的。”

    张志玄打趣道“这次出远门,我们买的东西比较多,能够在一家买到就不用多跑几家,希望道友不要因为我们眼生就欺生。”

    听了张志玄的话,齐一鸣严肃的说道“周道友说笑了,我们丹阳楼在宋国一向信誉过人,这种玩笑是千万不能乱开的。”

    张志玄马上说了几句客气话,与齐一鸣走向了摆放防御法器的柜台。

    柜台之下有七八件防御法器,每一件法器上都布置了禁法,以免被人抢夺丢失。

    随着齐一鸣介绍,这七件法器有四件三阶下品,三件三阶中品,每一件的功效都各不相同。三件中品法器的防御力,都不下于张志玄以前使用的灵龟盾。

    可是寒烟已经筑基九层,张志玄青禅也筑基八层,三人再过几十年估计就会修炼到紫府境,三阶中品法器对于他们这个修为的修士,已经根本不够用。

    张志玄看了几件法器一眼,摇头说道“齐道友,这几件法器虽然不错,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根本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这一次我们准备一次性购买几件上品的法器,以备将来使用。”

    听了张志玄这番话,齐一鸣眼睛一亮,神色瞬间变了变,对张志玄三人顿时起了好奇之心。

    三阶上品法器的价格远超中品,尤其是上品的防御法器,最低也超过一千五百灵石,一些防御力特殊的,甚至还超过两千。对筑基中期修士来说,两千灵石也是一笔大数目,能拿出两千灵石的筑基期修士,背后一般都有势力支撑。

    齐一鸣面带笑容的将这些法器放入柜台中,然后悄悄的对身后的白衣侍从说了几句。白衣侍从马上走下了二楼,很快就去了青桃山山顶。

    一炷香功夫,一位中年筑基期修士就从山顶飞遁下来,进入了丹阳楼中。

    此人穿着一身黑袍,长发披肩,看面容年纪已经不轻,修为也非常不俗,已经筑基七层。

    黑袍筑基进入丹阳楼,直接朝着齐一鸣行了一礼说道“齐师兄,东西都带来了。”

    听到这句话,张志玄心中微微一怔,神识隐蔽的扫过齐一鸣,赫然发现此人修为已经筑基九层。

    使用神识探查旁人修为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件事情,一旦被别人发现,甚至会引发直接的冲突。

    张志玄也是仗着神识远超筑基修士才敢这样干。

    齐一鸣即使修为筑基九层,但是相比炼成紫气神光的张志玄,神识上的修为远远不如,并没有发现张志玄的举动。

    张志玄神识远超筑基期修士,即使如此,他进入丹阳楼也没有发现齐一鸣是筑基九层的修士。

    如果不是黑衣筑基一句齐师兄,即使离开丹阳楼,张志玄三人也不能察觉到齐一鸣的修为。

    能将修为瞒过张志玄这种神识明显超过一筹的强人,齐一鸣的功法明显不同寻常,单论斗法的本领,此人甚至有可能胜过寒烟一筹。

    黑衣人将储物袋中的十几个锦盒交给齐一鸣,二人先后将这些玉盒放入柜台中,小心谨慎的布置了禁法,然后将自己的法力加入其中。

    “齐一鸣此人如此小心,分明怕我暴起伤人夺走宝物。此人修为已经筑基九层,为何害怕三个筑基中期修士,难道他也发现我们三人隐藏了修为,这怎么可能?”张志玄心中一惊,并不清楚哪里露出了马脚。

    三人都修炼过敛息术,只有修为比他们高三层的修士才能发现异常,青禅、寒烟的修为都已经很高深,除非紫府期修士使用望气术,外人根本看不出三人真实修为。

    而张志玄已经确认,齐一鸣仅仅筑基九层,还没有修炼到紫府境。

    “难道此人天生性格谨慎,做事滴水不漏,不给人留一点空子,还是此人修炼的功法实在玄妙,有不为人知的异常。”张志玄心中一转,想起了几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