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二百九十六章交代后事
    开辟紫府后,张志玄花费了两年时间稳固修为,转修功法,等到了九十二岁的年龄,才走出了山门。

    月前的时候,黑山梁老祖已经托人送来了书信,信中他直言相告自己寿元将尽,恐怕已经坚持不到明年了。

    当时已经到了张志玄转化法力的最后关头,等他完成了这一步,马上就带着青禅直奔黑山。

    如今的黑山已经萧条了许多,筑基期散修仅仅只有七人,外加梁老祖的族人弟子,也仅有十三个筑基修士在黑山修行。

    因为人数持续减少,黑山上的灵田已经能够自给自足,从五年前开始,台城郡修士也已经不需要再去黑山运输灵米了,持续了三百多年时间的大规模贸易,也终于寿终正寝。

    张志玄与青禅如今都是紫府修士,飞遁的速度远超筑基期,仅仅消耗了九天时间,二人就来到了黑山灵脉附近。

    “志玄哥哥,距离我们第一次来黑山已经七十年多年了!那时候我们好像是丧家之犬,从离开家门到来到黑山的路上,竟然耗费了九个月时间。一路上我们风声鹤唳,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我的内心中就感到一阵惶恐担忧。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了一只蟒蛇妖兽,竟然被吓得哭了鼻子。”

    二人遁光一落,走在了上山的小道上,青禅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颇为感慨的说道。

    他们虽然是紫府修士,来到黑山之下,为了对梁老祖表示尊重,也没有贸然飞行,而是选择了提前通报,慢慢走向黑山山顶。

    走在当年袭杀吴家兄弟的山路上,张志玄看了依旧亭亭玉立的青禅一眼,苦笑道:“你当时那么小,才刚刚十三岁。让你跟着我来黑山报仇,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在小小的年纪就面对修仙界的黑暗,开始杀人搏命。现在想来,实际上也是莽撞的很,族长当年的考虑,也有些疏忽。”

    青禅抓住张志玄的大手,眼神中带着一丝深情,一边走一边说道:“志玄哥哥,在黑山报仇前后三年,却是我早年修道生涯中最开心的日子。能帮你杀死吴氏兄弟,也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无用之人。”

    就在二人边走边说,回忆起当年往事的时候,黑山上也收到了消息,梁老祖的徒子徒孙也急忙下山相迎。

    从山顶下来迎接他们的不是张志玄熟悉的梁翰阳,而是梁老祖的大弟子魏伯寒。

    进阶紫府二十三年,魏伯寒在四年前突破到紫府二层。虽然年龄比张志玄大一个甲子,可是他的法力神通已经不如青禅,在青玄宗的地位也与张家三紫府齐平。

    张志玄见魏伯寒一脸阴霾,心中暗暗一惊,悄悄的转过头来,低声问道:“魏师兄,老祖的情况怎么样了?”

    魏伯寒心情沉重的说道:“恐怕过不了这个月了,你们来的前几天,师父已经开始安排后事,还托人送了书信给独鹤师弟,希望能见他最后一面。”

    康独鹤修炼到筑基九层已经差不多四十多年了,他是异灵根修士,也是梁老祖弟子中灵根最好的修士,三十年前他就闭关冲击了紫府,可惜因为没有玄英玉髓功败垂成。

    康独鹤开辟紫府失败,让梁老祖彻底清醒过来,放下了脸面选择了受人驱使,以加入青玄宗为条件换取了辅助灵物,相助魏伯寒进阶到紫府期。

    康独鹤的年纪比张志玄大四十多岁,再过三十年应该还有一次机会冲击紫府境。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下一次突破紫府的把握就能增加三成,即使不使用外物,也有超过一半的概率修到紫府期。

    不过修士修道,一步慢就步步慢。即使成功修炼到紫府期,因为延误六十年时间,他接下来的道途上就多了一道难关,结丹的机会也会减少几分。

    见来的人是张志玄夫妇,梁老祖脸上一阵失望,他低下头来,强打起精神道:“独鹤还没有来,看来最终想要见他一面已经不可能了!”

    见师父即将不久于人世,魏伯寒心中一阵难受,他勉强笑了笑,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可是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容,只能尽量安慰道:“师父你不要这样想,四师弟远在江口郡,路途遥远传递音讯也不方便,他现在也在路上,恐怕再有三五天就到了。”

    “可惜我等不了太长时间了。”梁老祖轻轻摆了摆手,慢慢的闭不上眼睛,显然不想在耗费精力,坚持等到最想见的几个人。

    第二天一早,青玄宗陆红娘、李子恭、罗紫嫣三人结伴而来,梁老祖将要坐化的消息,也写了书信送到了青玄宗。

    青玄宗修士中,李子恭等同于掌门,陆红娘是梁老祖在黑山的旧识,两人中也有不浅的交情,梁老祖一走,他的门徒也要找一个依靠,最适合的人选就是陆红娘这个金丹旧人。

    罗紫嫣是炼丹师,虽然炼丹术比梁老祖高明,可是也比较眼热梁老祖的炼丹传承,也厚着脸皮跟着陆红娘来到黑山,送他最后一程,看能不能得到梁老祖的炼丹传承。

    见除了康独鹤,要等的人都已经到来,梁老祖精神一振,马上将众人召入洞府,仿佛到了回光返照之际,就连他的脸色也红润了几分。

    “我梁太虚一生苦修,现在终于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相比练气、筑基修士,我的寿元已经有四百六十八岁,已经算是得享高寿之人。虽然我现在害怕、痛苦、又不甘心,心中也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但是到了这最后关头,你就是在不甘心,也要接受现实,也要认命。”

    听了梁老祖这几句丧气的话,魏伯寒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梁老祖身前。

    梁老祖没有后代,他们这些门人弟子就是他最亲近之人。这些门徒,与梁老祖相互扶持了一百多年,为了在黑山立足,梁老祖已经有不少的弟子丧命。魏伯寒与梁老祖之间的感情,已经远超梁翰阳这种血脉族人。

    梁老祖摸了摸魏伯寒的头颅,仿佛回到了一百六十年前他刚刚学道的时候,然后开口道:“痴儿,不要哭了,我走之后,这些师弟师妹、族人晚辈全靠你关照扶持了。尤其是独鹤灵根优异,还有很大的机会开辟紫府,你们师兄弟一定要在青玄宗相互扶持,争取在道途上更进一步,超过我这个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