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三百六十七章斩杀旧仇
    张志玄神识一扫,发现前面驾着遁光的正是二人多年前的旧仇齐一鸣。

    多年前齐一鸣合谋毕启龙、宋学瑞伏击张志玄三人,想要杀人夺宝,结果激发了青禅的紫阳天火,毕宋两个紫府修士反而先后死于张志玄三人之手。

    害怕事情败露之后被门规严惩,齐一鸣很快就离开了青桃坊。

    青禅开辟紫府后张志玄也曾经想去青桃坊复仇,可惜此人见机的早已经返回了宋国腹地。

    这么多年下来,张志玄本不准备耗费大量时间找此人报仇,毕竟人海茫茫不容易寻找,此人又在丹阳宗腹地,稍微露出风声也会被此人算计。

    没想到在玉章城之外,竟然有见到了这个旧仇。

    四十多年不见,齐一鸣修为也有进步,看起来刚刚开辟了紫府。

    他驾着飞剑正要准备去玉章城,猛然间见到一艘巨大的灵舟,齐一鸣神识一动扫过了灵舟,发现里面的二人竟然相熟。

    发现了仇敌,齐一鸣脸色一变,手忙脚乱的取出一枚身份令牌,想要发出求救灵符。

    张志玄与青禅在浮云舟之内飞行,一见到齐一鸣,二人遁光一转,张志玄马上启动了浮云舟上自带的穿云箭,希望打乱齐一鸣的节奏。

    然后青禅法力一动,瞬间发出了六阳灭魔弩。

    齐一鸣修为只有紫府一层,远不是张志玄二人任何一人对手,他开辟紫府的时间不久,筑基多年积攒的善功早已经消耗干净。

    他这个紫府修士,身上仅有一件四阶法器,一张四阶防御灵符。

    见到两道弩箭射来,齐一鸣马上发出了求救灵符,然后祭出了手中的四阶飞剑,勉强挡住了青禅发射的六阳弩。

    青禅紫府七层修为,法力几乎等同紫府八层雄厚,虽然六阳弩这件法器威力一般,但是一击之下齐一鸣依旧险些抵挡不住。

    仅仅试探性的一击,齐一鸣就深知自己远不是二人对手,马上大声喊道“此地距离玉章城不足千里,我已经放出了求救灵符,城中紫府修士瞬息而至,你们劫杀丹阳宗紫府修士败露,一定不可能成功逃离宋国。

    你们前途远胜于我,当年之事后我已经东躲西藏,尽量避开你们夫妇。璞玉何必要碰烂石头,何不井水不犯河水,放我一条生路?”

    齐一鸣这番话丝毫没有让张志玄二人动摇,二人几乎同时出手,接二连三的四阶法器朝着齐一鸣打来。

    张志玄连续祭出悬空剑丸、与子午火云针,青禅也祭出了元罡印与玄阴葫芦。

    元罡印化成一座三丈高的巨石,凶狠的撞上了齐一鸣身上的防御护罩。

    齐一鸣身上只有一张四阶下品防御灵符,本来就很难抵挡四阶中品的元罡印,再加上青禅的法力几乎超过齐一鸣一倍以上。

    元罡印凶狠的一幢,一股强大的挤压之力传来,两股法力凶狠的对撞了一下,四阶的防御护罩就塌陷下去一个巨大的缺口。

    齐一鸣浑身经脉一胀,浑身上下瞬间传来一股剧烈的痛苦,与修为远超自己的青禅对拼法力,瞬间就伤到了他的筋骨。

    随着元罡印继续压下,四阶防御灵符已经抵挡不住,齐一鸣浑身上下冒出一股冷汗,咬牙使用出了血遁之术。

    他喷出一口精血,浑身上下放出一股血光,瞬间就遁出了几百丈之外。

    张志玄经验丰富,齐一鸣身上遁光一出,他马上当先朝着玉章城方向追逐。

    张志玄驾着浮云舟,遁术远超齐一鸣,一瞬间功夫,他就祭出了悬空剑丸,斩到了齐一鸣身后。

    眼看飞剑临头,齐一鸣勉强又喷出一口精血,使用了第二次血遁术。

    这门遁术虽然能激发潜力,将遁光提升一倍左右,爆发力也非同凡俗,但是却不能连续使用。

    在一次短时间斗法之中,最多使用三次,要不然就容易精血逆转,有肉身迸裂的隐患。

    齐一鸣刚刚开辟紫府不久,修为还没有稳固,被张志玄二人相逼,连续使用了两次血遁术,瞬间就感觉到浑身剧痛,血脉仿佛一股火焰涌上了心头。

    虽然靠着血遁术避免了当场败亡,可惜他的修为远远比不上二人,青禅亲自驾驭浮云舟,在一盏茶之后就又一次追上了齐一鸣。

    见张志玄二人不依不饶的追来,齐一鸣瞬间亡魂大冒。

    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他才知道生命是多么的宝贵。

    一个修士,千万不应该随意结仇。

    即使你现在占据优势,也不代表敌人不能日后报仇。

    眼看张志玄二人要杀了上来,齐一鸣瞬间泪流满面,苦苦哀求道“玉章城近在咫尺,城中有紫府修士十余人,还有金丹老祖,他们随时就要来了,二位道友何苦苦苦相逼,落到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还是放我一条生路吧!

    我愿意立下重誓,以后见了两位道友,一定会退避三舍,绝不敢算计两位老祖。”

    张志玄二人在玉章城居住七年,对这里的地形非常清楚,玉章城修为最高的何易安,修为虽然紫府八层,法力与青禅不分左右。想要从玉章城赶来,就算修为最高的何易安,也要在一炷香以后了。

    在这个时间段之内,足够张志玄二人拿下对手。

    一道红色剑光一闪而逝,狠狠的斩向了齐一鸣身后。齐一鸣勉强祭出四阶飞剑,挡住了悬空剑丸。

    青禅马上寄出玄阴葫芦,玄阴葫芦放出一股真水、真水中夹杂着一股黄色烟雾,旋即将齐一鸣狠狠的罩住。

    黄烟一入口,齐一鸣瞬间就昏迷过去,被玄阴真水化为白骨。

    张志玄法力一动,一道剑光一闪而逝,带回了齐一鸣的储物袋,然后张志玄祭出三昧真火,将齐一鸣的尸骨化为灰烬,彻底破坏了现场的痕迹。

    二人向东飞遁了几百里,随便将齐一鸣的令牌丢弃,然后一边绕路,一边从齐一鸣储物袋中挑选遗物。

    凡是丹阳宗制式法器二人都不敢遗留,都丢弃在荒山野岭,就连齐一鸣身上的四阶飞剑,二人也没有带走,将它丢弃在一条大河之中,然后便消失在荒野之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