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四百四十三章鲸驮兽船
    天台峰虽然灵脉等级一般,但是地势却极为雄浑,在南荒中也是少有的高山。

    自从张家初代老祖张太仁占据这里后,已经经营了四百年。

    不过相比一百多年前,这里的变化算不上很大,张家修士虽然增加了三倍,但是大部分的力量都迁到了黑山与灵井山。家族府库、藏经阁等重要的地方都已经迁出,如今这里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家族墓园,山上的修士人数也不多,仅有四十余人,一半是行将就木的老年。

    不过在天台峰下面,人烟却稍微稠密了一些。

    最近这些年,张家全力经营灵井山、万蛇窟、天台峰这一片三角地带,开辟了大量的据点,同样也开垦了大量的农田。这三座灵脉形成的三角形地带,人烟已经非常稠密,仅仅在这一小片地方,就仿佛来到了齐国一般。

    如今张氏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三十万,再加上领地内部其他姓氏的人口,归属张家控制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五十万。这个规模,已经超过了刘家的太白山。

    天台峰山顶,两位修士已经等候了很长的时间,这两人一个看上去非常苍老,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另一个却正当壮年。

    年老的修士名叫张源正,他修炼到练气九层已经很多年,因为祖上没有积累,自己又机缘不够,也不敢去冒险冲关,只能慢慢的蹉跎岁月,道途止步练气期境界。

    中年修士名叫张广良,是张源正嫡亲的侄儿,他虽然生养了不少儿女,可惜儿女中并没有灵根,幸好有这个侄儿继承衣钵,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如同亲生的父子一般。

    “三伯,按理说兽船今天上午就到点了,怎么到了下午还不来,要不要通知山上的长老,以免发生意外。”

    张源正摇头道:“先不着急,兽船晚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思锦长老正在闭关,能不打扰尽量不要打扰她。如果兽船今夜还不来,我们就去灵井山,找找泽瑞长老,让他与潮音山那边沟通,然后发动人手找找看。”

    张源正与张广良叔侄正准备乘坐兽船去黑山,张广良年纪已经五十二岁,他是三灵根修士,修炼到练气九层已经九年,叔侄二人总算是凑齐了三千善功,准备去黑山兑换筑基丹。

    时间过得很快,二人等了一夜还不见兽船的踪影,就在二人准备去灵井山通报消息的时候,一道黑影远远的出现在天边。

    等了一刻钟之后,庞大的兽船才缓缓的停靠在山顶一片平坦的山岩。

    很快就有修士马上奔了过去,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上好灵米、配合几株鲸驮兽喜欢吃的灵草倒入一个特制的食盒,让这头大家伙补充体力、休整一段时间。

    兽船停靠下来,旋即跳下了三位修士,这三人并不是张家的族人,而是附近的散修,三人朝着张源正叔侄拱了拱手,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天台峰。

    鲸驮兽体积庞大,双翅一旦展开,足有三十丈长,只要鲸驮兽挥动一下翅膀,就能飞出几十丈远。

    虽然短距离爆发鲸驮兽比不上筑基期修士的飞遁,可是论及长时间赶路,受到法力限制的修士,却远不如体力充沛的鲸驮兽耐力持久。

    这些年靠着三只鲸驮兽,台城郡修士与外界的沟通变得非常频繁,尤其是与江口郡与黑山的来往,更是变得非常普遍。

    一个修为低微的练气期修士,也能乘坐鲸驮兽船,前往以前根本不敢想的地界。

    随着交流频繁,台城郡的修仙界也有了较快的发展,最近这一百多年,各家的人口都有所增加,就连筑基期修士,也比百年前更多了一些。

    张源正叔侄登上兽船一看,发现船舱中堆放了大量的货物,按照他们的估算,重量最少也在几千斤以上。这些货物想要用三阶储物袋携带,最少也要准备五个以上。

    此外船舱之上,还拥挤的坐着三十多个低阶修士,除了操纵兽船的修士修为到了筑基期,剩下的修士修为都不高,张源正叔侄这种练气九层修士也如同凤毛麟角一般。

    兽船飞在千丈的高空之上,一股股劲风打在众人的脸上,仿佛被刀子划过一般。

    为了装载更多的货物,也为了节约成本,兽船上并没有布置防御劲风的禁制,普通的凡人坐在兽船上,根本活不过一天。

    幸好乘坐兽船的都是肉身强大的修士,才能在这种环境中坚持下来,不过相比当年张志玄那一代人冒险深入南荒,还是坐船更轻松一点。

    经过二十多天的辛苦旅程,张源正叔侄终于来到了黑山。黑山也是这一趟兽船的终点站,兽船上的货物也大部分都是运往黑山。

    几人刚刚下了船,只见几位从无影山上船的修士纷纷穿上了白色孝衣,面无表情的走上了黑山山顶。

    张源正见几人走向了老祖的洞府,瞬间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一变:“看来苏家的苏老祖走了,也不知道苏老祖走后,无影山与九峰山两家会不会搞分裂?”

    苏珩占据无影山后的几十年,将这座灵脉开发的已经不错,山上的凡人已经超过了三千,修士也有了十几个,其中还有他筑基六层的弟子苏子远。

    不过无影山毕竟处于南荒,气候条件比较恶劣,远不如苏珩占据的另一座灵脉九峰山。

    苏珩的修为很高,早在多年前就修炼到筑基九层境界,他开辟紫府失败后,就一心培养门徒。在最后的几十年,就扶持出来两个筑基期修士,其中一个是弟子苏子远,另一个是血脉至亲,他的孙子苏良翰。

    不过九峰山与无影山相隔几万里,没有苏珩这个老祖压制,这俩家的关系只怕也很难办。

    苏家报丧的修士来到黑山后,青禅马上悄悄的从山上遁走,将消息传给了在灵井山闭关的张志玄。

    收到这一消息,张志玄顿时有些伤感。

    当年台城郡的家族中,几位族长都已经离世了,就连后面加入的苏珩,也迎来了这一天。

    最早的台城郡五大家族,如今能传承下来的只有张、吴、刘三家,马家在潮音山之战中就被灭门,柳城朱家也在朱浑坐化后守不住灵山,沦为了最底层的练气期家族。

    就连半途进入台城郡的胡家、苏家,也是起起落落,随波逐流。

    胡家被洪山宗灭门,只有很少的修士逃过一劫,苏家等苏珩坐化后,只怕也必然会分裂,一个处理不好,甚至会同室操戈、引发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