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修真小说 > 仙道长青 > 第一百三十一章返回南崖州
    修好传送阵之后,等形势稳定下来,张志玄四人很快返回了赤焰岛。

    这次大战,虽然成功击退了妖兽,不过斩获的妖兽材料极少。

    毕竟阵法外有妖王坐镇,除非死在大阵中的少量妖兽,岛上几乎没有多少收入。

    这样一场大战,缴获到的妖兽材料仅仅价值两万多灵石左右,而张志玄四人仅仅能分到四分之一。

    堂堂一位金丹期修士,忙活几个月竟然赚了一千多灵石收入。

    自从他们来到浮云城后,已经过去了八年之久。

    八年来,他们与大方岛音讯全无,至于南崖州那边的消息,更是什么也不清楚。

    想起了门人弟子、亲族好友,张志玄心里明白,应该到了回家的时候。

    即使浮云城比较适合修行,有充足的灵气,功法典籍也比较容易兑换,就连五阶宝船,有时候也会出售。

    张志玄本打算在浮云城继续混一段时间,最起码筹集善功兑换一艘五阶宝船。

    但是现在他们与妖王结下了大仇,而赤焰宗内部消息也经常泄露,让他不敢轻易出海猎杀妖兽。

    回到浮云城,他们休整了几天,张志玄就找到了李云聪,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这个交情比较好的朋友。

    有天焰老祖的首肯,李云聪自然不会多此一举强留,当天就带着他们通过赤焰宗暗道悄悄地离开了浮云城。

    不过张志玄四人的名声,依旧在浮云城传扬了很久。

    来的时候有白思行引领,主要依靠宝船航线赶路,返回的时候只能依靠赤焰宗海图。

    走海底通道,不仅耗时良久,而且很容易偏离航线,需要时不时浮上海面纠正坐标。

    即使浪费了不少时间,张志玄也不敢暴露。

    一旦被妖王发现,没有帮手他们根本不可能躲避妖王的围捕。

    来的时候路上仅仅花费了几个月,返回的时间竟然用时了一年半左右。

    回到大方岛之后,张志玄留下罗紫嫣在大方岛坐镇,他们三人则准备尽快返回南崖州。

    罗紫嫣留下,可以用较小的成本炼制筑基的,对大方岛后续的发展很有好处。

    大方岛如今有唐凤岚、尤念微、胡佩瑜、林若华四位金丹,再加上一个罗紫嫣,足够将这边的局面守住。

    三人娴熟的使用跨洲传送阵返回南崖州,他们如今都是金丹修士,自然不会让传送后遗症维持太久。

    三人刚刚传送回灵井山地下洞府,只见陈云凤笑吟吟的迎接等候了。

    这些年,陈云凤一直居住在灵井山地下洞府,坐镇传送阵另一头。

    她坐镇灵井山,实际上还附带看护张家修士,让张志玄三人没有后顾之忧,能够离家远行寻找机缘,在道途上更进一步。

    因为服用了两枚延寿果,她的寿元还有两个甲子左右,按照陈云凤现在的法力情况,应该勉强能冲击一次元婴境界,不过没有天大的机缘,想要结婴可能还不够。

    “辛苦陈前辈了。”

    陈云凤不以为意,摆了摆手说道:“不妨事,要不是借你的机缘,我也得不到延寿果。日后浣水宗,可能还要拜托你看顾。”

    从青璃海回来之后,她已经开门见山的与柳孤雁交谈了一次,确认了张志玄天书主人的身份。

    能得天书青睐的修士,在机缘上往往远超凡俗。

    这种天生有大气运的修士,在道途上往往能有大成就。

    修士求道,在金丹期以前主要靠根骨资质,灵根好的修士往往就能抢先一步,到了金丹期以后,往往就要依靠虚无缥缈的机缘、气运。

    能结成金丹的修士,在根骨上的差距已经较小,而结婴灵物世间罕有,有些金丹期修士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大宗门修士培养元婴期修士,更多也只能靠运气、靠天数。

    八九年没见面,几人相互将两边的情况说了说。

    听闻短短十年内,青玄宗竟然增加了三位金丹期修士,陈云凤有些羡慕道:“你的机缘比师伯当年强许多,她也是天书主人,在机缘上是远不如你的。就算她炼成元婴后,玄素宗也没有短短十年就增加三位金丹修士,如果你日后斩获结丹灵物,可要优先照顾照顾我们了。”

    青玄宗最近百年人才枯竭,就算是给他们结丹灵物,也根本没有用处。

    天蟾洞那边基数小,有机会结丹的还有三四人,都是顾玄州、聂星渊二人的门徒。

    等柳灵均炼成元婴,他们必然会讨伐天蟾洞,到时候就能大量斩杀五阶妖兽,利用这些妖丹打开道途。

    浣水宗位于吴国边界,这些年宗门也有不少人才,但是机缘却不够,前些年与魔修陆少陵一场大战,让林若华、夏幼清两位金丹修养了百余年左右,根本无力帮助后辈修士寻找结丹灵物。

    一旦陈云凤寿尽,浣水宗培养不出新的金丹期修士,就可能慢慢衰落下来,这一情况也让陈云凤暗暗担忧。

    对这些张志玄考虑的很清楚,所以他痛快的答道:“这是自然,下次如果遇到结丹灵物,会为陈前辈保留的。”

    “对了,你家里有一位晚辈多次向地下洞府发送传音符,看起来应该是功法上出现了疏漏。因这门功法与你一脉相承,我就没有多此一举,只是传信让他等几年功夫。”

    “难道是泽瑞?家里二十来个筑基期修士,修炼纯阳宝典有所成就的只有泽瑞一人。他镇守灵井山八十年,多少知晓一些地下洞府的隐秘。按照年级,他也应该修炼到筑基九层左右了。”

    陈云凤笑道:“你家里的晚辈,我怎么能清楚?你还是亲自看一看吧,正好我与青禅也有些私房话要说。”

    张志玄打开书信,发现果然是张泽瑞。

    张泽瑞的年纪已经一百四十岁左右,他的灵根与张志玄相同,修炼纯阳宝典已经超过两个甲子,修为上也有些火候,十年前就突破到筑基九层,准备开辟紫府。

    不过他在修炼天眼宝光术上进展不快,估计再有五六十年也很难练成这门法术。

    张志玄虽然在家族留下了纯阳宝典紫府期功法,可是很多疑难张泽瑞都弄不清楚,最近几年修炼起来磕磕绊绊,七八年没有任何进步。

    因为长期镇守灵井山,张泽瑞心里清楚,家里三位老祖就隐居在地下洞府,所以他才会向灵井山地下发送传音符,希望能得到张志玄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