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网游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087 智慧生命就是智慧生命
    第087 智慧生命就是智慧生命

    门阀江湖的组合拳,很快带给一品堂沉重压力。

    虽然宫千钧没有主动说出困难细节,贺路千却能从一品堂驻空狱门使者的焦躁态度和一品堂的情报网络效率骤然降低等方面,间接判断出他已经陷入泥潭。

    后续舆论发展,佐证了贺路千的判断。

    极短时间内,抨击一品堂祸乱朝纲,成为主流乃至唯一的舆论基调。两京十三州的州刺史、郡太守纷纷站队门阀江湖,上书弹劾一品堂亵渎“一品”荣誉,假借皇帝名义陷害忠良、杀害无辜等。

    未几,翠海县郁县令也罕见地登门拜访贺路千。

    话说,空狱门扎根翠海县以来,翠海县衙渐渐有名无实,其治安税收等职权,如今都由空狱门弟子实际控制。如果某名县吏被空狱门排除在外,不必劳烦郁县令亲自向空狱门卖好,其他空狱门弟子就能默契设局,合法流程把他赶出县衙。

    郁县令颇有自知之明,他与空狱门保持距离同时,又积极配合或者说对空狱门和贺路千惟命是从。

    翠海县衙,早就是空狱门的翠海县衙。

    济州刺史站队门阀江湖时,还以刺史权柄通知济州各郡各县,一起揭发一品堂的恶行。传达刺史谕令的官吏,更如此暗示郡县地方:如有大罪,如实上报;如有小罪,虚夸三分;如无发现,模版编造。言而总之,各郡各县都得在门阀江湖和一品堂之间站队,间接逼迫?谐?实弁仔?

    就本心而言,郁县令理所当然希望站队门阀江湖。

    首先,郁县令的三年任期已经临近结束,随时都有可能调往它州它郡。

    其次,除了京师、应京等寥寥数州数郡,?谐?愿髦莞骺さ耐持味计毡榱饔谛问健?谐?凭僦贫燃安炀僦贫妊“纬隼吹墓僭保?饕?挝袷潜Vさ胤轿奈浜狼渴雷宥猿?⒌闹倚模??鞲鞯匚奈浜狼恐?涞拿?埽??蔷痈吡傧碌赝持蔚胤胶狼渴雷濉

    如果某家豪强世族蓄意挑衅既有秩序,州刺史、郡太守、县令等官员,尚能拥有一定的裁判权力。根据官员的自身能力强弱,他们或者拉拢其它豪强灭掉挑衅者,或者支持其仇家削弱挑衅者,或者请求朝廷调兵镇压挑衅者。一般来说,?谐?僭逼毡椴辉覆斡虢??髟梗??羰前阉?潜频搅送宋蘅赏说夭剑?僭泵且不崤级?冻鲡惭馈

    可镇压某家豪强世族是一回事儿,门阀江湖的集体舆论是另一回事儿。

    一旦门阀江湖达成利益共识,他们的结论就是民心所向。

    在世人眼里,门阀江湖的政治力量和军事力量,才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汪洋大海。

    郁县令若敢真心实意站队一品堂,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当消息传到他的老家,郁县令全家老小肯定大概率莫名其妙遭遇某某山贼、某某水贼的袭击。郁县令而后若不能及时与一品堂划清界限,郁家必然很快就凄惨到“男人死绝,女入娼籍”。

    门阀江湖甚至不必因之脏手。

    好似应京的虎龙帮,以及盘踞渡口为祸的戎二河,门阀江湖社会有无数专业干脏活的背锅侠。

    郁县令清醒明白玉皇山屠魔大会的意义,他不愿站队一品堂,也不敢站队一品堂。

    可是,郁县令更晓得翠海县的特殊性。郁县令固然不懂也不愿意懂轮回者之间既斗争又合作的复杂关系,却亲眼看见一品堂送给空狱门无数新式火铳和翡翠、玉石、珍珠、象牙、貂皮等财货,双方隐隐约约有着共同立场。

    收到州刺史的谕令之后,郁县令顿时感觉头大。

    郁县令诚然不敢得罪门阀江湖,可他也不敢得罪空狱门啊?空狱门的宝刀,从来都不优柔寡断。

    左边是死路,右边也是死路。

    郁县令焦躁地乱揪头发:“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郁县令甚至啪地一声,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你读什么书,考什么科举,这下把全家性命都搭上了吧!”

    可是,再恼再恨,也得面对现实。

    郁县令乱七八糟发泄一阵儿,复又对着铜镜,努力挤出无害的笑脸。而后,郁县令拎着州部发来的文书,快步赶到空狱门总部,向贺路千请示:“刺史谕令各郡县揭发一品堂的罪行,敢问门主,我县该如何回复?”

    贺路千翻了翻济州刺史签发的文书,反问郁县令:“你觉得该如何答复?”

    郁县令弓腰低头,谦卑态度表示:“郁某出身小家小户出身,未中举时,街边小贩都能肆意欺辱我。郁某素来愚昧没有见识,既不懂皇恩浩荡,也不懂武林江湖,实在不晓得该如何答复州部。”

    贺路千把州部文书丢到桌子上,随意说:“既然不知道如何答复,那便不答复吧。”

    郁县令悄悄松了一口气。

    对州部文书置之不理,绝不是好选择。

    但与逆势支持一品堂相比,危险无疑少了很多,最少郁县令不必全家老小遇到山贼、湖匪。

    再者,门阀江湖以及济州刺史正在演戏给?谐?实劭矗?灰?粝亓畋鸶叩魈?隼醋魉溃?Ω貌换嵊腥司咀潘?暮??浯遣环拧5劝竟?苏庖徽蠖??劝镜酱浜O亓钊纹诮崾??耸禄蛐砭湍艽笫禄?。?∈禄?蕖

    郁县令满意贺路千的处置,起身告退:“是。”

    贺路千却叫停郁县令:“且等一会儿。”

    贺路千招手示意郁县令入座,谈话语气询问:“郁县令,你对一品堂印象如何?”

    郁县令小心翼翼推脱:“我没有接触过一品堂,哪有什么印象。”

    贺路千:“姑且说说吧。”

    郁县令躲在空狱门阴影里十余月,早就刻意探清楚了贺路千的大概性格。凡是类似座谈,无论说好话还是说坏话,只要言之有物,贺路千很少会因言治罪;而若闭口不言,或者故意兜圈子说废话,才会后果非常严重。郁县令推脱一次无果,不敢知错犯错继续废话,只好简单引用它县官吏的非议,泛泛谈了谈大家对空狱门的印象。

    一品堂想集权,令一群崇尚义信、自由的侠客感受到被朝廷权威支配的恐惧;门阀江湖想分权共治,?谐?实勰愎怨栽诰┦ψ瞿愕幕实郏?颐且怖侠鲜凳翟谥菘ぷ龅胤胶狼浚?勖蔷??环负铀?

    集权专制与分权共治是无法调和的矛盾,一品堂和门阀江湖注定不能两立。但即使忽略集权专制与分权共治的路线矛盾,郁县令等土著也对一品堂没有半点儿好印象。

    原因很简单,宫千钧等萨姆会成员,习惯性地居高临下地把本世界土著当成轮回殿教学背景。侠客也好,鬼怪也罢,抑或佛道官,在萨姆会成员眼中,全部都是一群智慧较高的游戏角色。

    宫千钧善待所有轮回者。哪怕贺路千、萧红雨、王建龙、刘忠民等轮回者,表明态度想走自己想走的路,宫千钧也会笑脸相对,甚至不求回报地赠送快铳、奇药等物资。不管萨姆会和宫千钧到底是什么玩意,宫千钧最少目前是这么做的。

    与此同时,宫千钧却又苛刻对待所有土著。

    面对?谐?实邸⑿?岬莱さ戎匾?献髡撸??坊岢稍币步鼋鍪切牟辉谘傻匚?忠徽藕桶?汕酌婵住

    地球二十一世纪游戏玩家如何对待任务NPC,萨姆会就如何对待?谐?实邸⑿?岬莱さ韧林?挥蜗吠婕胰绾味源?侨挝裼蜗方巧?蛘叩卸杂蜗方巧???坊峋腿绾味源?杂粝亓钗??淼?谐?林?

    在萨姆会的地盘,只有轮回者才算是人。

    ?谐?实郏恍?岬莱ぃ灰黄诽妹?碌墓?俊⒅菁段涫俊⒖ぜ段涫俊⑾丶段涫浚焕嗳缬粝亓畹?谐?僭保?惩扯急蝗?坊崾幼饔蜗方巧?H?坊岫阅承┩林??群茫?鼋鍪且蛭?阉?堑弊魅挝衲勘旯ヂ裕?鼋鍪且蛭?阉?堑弊髡匠琛⒛急?灾实募悍浇巧?嘌?

    无论态度好或态度坏,萨姆会都不曾把土著当作人类,可以与他们平等交流的人类。

    一品堂之所以能够高效率引来门阀江湖的集体仇恨,亦是因为萨姆会发自内心地不把?谐?林?背扇死啵?痪?饧渚桶衙欧Ы???览锏米铩

    贺路千暗自摇头。

    不管轮回殿真相如何,贺路千都觉得把?谐?林?背捎蜗方巧?墒拥男形??遣欢缘摹

    便像小山村的贺老宁,或许他的情感记忆的确由轮回殿编辑添加的,但他此时此刻的情感却是真实的,他的为人生智慧却是真实的。又例如贺路千遇到的其他?谐?林???死?肪窒扌韵拗屏怂?堑乃嘉???堑那楦幸坏愣?疾槐鹊厍蛉死嗉伲??堑闹腔垡惨坏愣?嫉厍蛉死嗟汀

    身处如此真实的世界,怎能冷漠地把?谐?林?背煽捎锌晌薜挠蜗方巧?兀

    而且,轮回者总共才几人。

    想在本世界做事,想在本世界发展,绝不可能离开?谐?林?幕ザ?

    即使?谐?林?娜分皇遣欢下只刂厣?谋尘敖巧??彼?怯涤杏肴死啾燃绲闹腔凼保?簿?荒茉侔阉?堑背衫浔??谋尘敖巧?蛴蜗方巧?

    贺路千不懂智慧生命的复杂定义。

    ?谐?林?庋?懈星椤⒛芩伎嫉纳???褪呛芈非?闹械闹腔凵??

    智慧生命就是智慧生命。

    永远不能小瞧智慧生命,即使他们现在或许只是一群愚昧的中世纪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