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穿越小说 > 后汉长歌 > 第500章 论古往,英雄斗智(五)
    后汉长歌第500章 论古往,英雄斗智梁纲当然不是瞎子,而阎象和金尚的视力估计也不会小于一点二,曹操的用意和如今豫州的形势他们都了熟于胸。

    所以,面对曹操抛出来的橄榄枝,他们没有本分的犹豫就一刀砍断。

    冀州的消息早已传遍天下,袁公路已故,袁本初同样过气,当今天下还当得起枭雄之辈的除了王德玉、曹孟德、孙文台之外便只剩下他们的主公刘皇叔了。

    然而,王德玉麾下有阎忠、荀彧和郭嘉以及荀攸、田丰几大谋士,而曹孟德帐下的谋士同样也不在少数。

    刘子扬果敢多智,程仲德任侠善断,满伯宁严苛刚正,钟元常德盛理干,就连前不久才投到曹操旗下的华歆和王郎二人也是一时之伟杰。他们三人过去干啥,给他们擦脚还是搓背?

    至于诸葛亮现在已经爬到他们头上,阎象倒的确没有多少争宠的心思。

    毕竟,刘备初到荆州,他要想在荆州站稳脚跟,却不大力提携荆州的名士,只怕阎象他们心中都会生出失望的意思来。更何况他们的身后便是主公的大本营,只要这一次他们依然能够像当初怀远战役那般,何愁主公的心中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阎象冷笑一声,梁纲已经站到城头上,一声怒喝犹如雷霆从天而降,城头上的士兵齐齐长啸,密密麻麻的守城弩、大黄弩和蹶张弩同时在他们的手中弹射而出,上万支利箭如同投林的鸟群一样铺天盖地的向城下扑来。

    气势如电,利箭如电。

    层层叠叠的利箭在空中缠绕成一道道咆哮着的闪电,势如破竹遮云蔽日。

    “盾!”

    曹操轻按爪黄飞电,宝马倏地一下飞回阵中。夏侯渊手中的寒月刀猛然一挑,数千面盾牌齐刷刷的搭在前方将士的头顶上连成一片,远远望去,就像是在漫天的黑色暴雨中撑起来的一把巨大的雨伞。

    暴雨落在伞面上,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然后顺着伞面四周划到缝隙中,地面上,一群群倒霉的士兵也就迎来了他们的苦痛。

    鲜血飞溅,惨叫连连。

    数百名将士顶着手背上、脚背上甚至脊梁上的箭支在阵营中大呼小叫。

    “哼,以谋算闻名的阎文纪也不过如此!兄弟们,给我上,今天老子要是不能将阎文纪的头颅给拧下来,老子这前锋就特么的让给你们!”

    见这一轮箭雨的伤害并不大,夏侯渊一声狂笑,寒月刀再次高高祭起。

    大阵豁然洞开,十余列将士连拉带拽的拉着抛石机来到离城的一箭之地,另有两支步兵长龙则使出吃奶得劲光着膀子喊着口号将冲城车推向城门。

    不等城上发难,抛石机旁的将士们已经开始装石填弹,而身后的队伍中却再度涌出万余弓弩兵,纷纷张弓搭箭,将那一支支黝黑色的利箭齐齐瞄准城头上冒出来的头颅。

    “放!”

    夏侯渊自豪的看着麾下的雄兵,嘴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手中的寒月刀悄然落下。

    数百枚巨石如炮弹一样被抛石机高高的抛起,万余支利箭像织女手中的银梭一般倒卷直上,在空中镌刻一条条完美的弧线后织就出一匹匹灰黑色的绸缎,猛然落下,狠狠的撞击在城头上。

    瞬间,硕大的城池上就像开了一座矿场一样,烟雾弥漫,尘土飞扬。

    城墙在巨石的击打中颤栗,士兵们在箭雨的洗礼下哀嚎,一条条深沟险壑出现在弋阳城的墙上,一道道红溪殷河蜿蜒在勇士们的身下。

    梁纲一把拉过阎象和金尚,将他们按在箭跺下,跟着城墙一起地动山摇,一起眩晕。

    勇士们暂时失去了拼杀的机会。

    城头上血流成河。

    可是,在曹操看来,这一切相比起刘备带给他的伤害来说还远远不够,充其量这也只能算是一道开胃菜,一份送给阎象和粱纲他们的见面礼。

    “冲!”

    又是一声怒喝,鼓角声冲天而起,金色的虎豹大旗迎风飘扬。上千名士兵架着云梯径直冲向城墙,数十具云梯很快就张开了它那狰狞的钩爪,牢牢的楔在墙上。

    抛石机还在咆哮,冲城车还在嘶吼,无数的步兵却已经咬着钢刀背着盾牌爬上了云梯。他们身形矫健,动如脱兔,捷似猿猴,在云梯上如履平地。

    梁纲透过箭跺口看得一清二楚,顿时勃然大怒,从箭跺口猛然跳将出来,长刀在城墙上狠狠的一劈:“淮南的儿郎们,将所有的圆木、滚油都给老子抬出来,老子要让曹阿瞒和他的狗腿们尝一尝热油浴的味道!”

    “诺!”

    一声令下,城头上的士兵举臂同喝,早有数百名士兵从烟尘中爬了出来,奔向女墙旁边的圆木堆和滚油桶。

    梁纲正打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阎象却直起身来打断了他的部署:“慢着,梁将军,不急,再等等,等他们爬上墙头再说!梁将军,你莫非忘记了我们数日前打造出来的杀人利器了?”

    “哈哈,还是先生厉害,一语便点醒了我这个梦中人。”梁纲挠了挠头,长啸一声,朝身旁的亲卫踢了一脚笑骂道,“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将我们的喷火筒拿出来给曹孟德显摆一番?”

    亲卫恍然大悟,手中的旗帜陡然转动,城墙上鼓声大作,密集如雨。

    千余名士兵纷纷放下手中抬起的圆木,转身从圆木堆后取出两百来根打通了关节的斑竹开始进行串联。很快的,一根根斑竹就在他们的手中被连接成一条条蜿蜒的长蛇。

    紧接着,又是一声鼓响。

    前方的士兵居高临下,握着斑竹对准了附着在城墙上的所有云梯,而斑竹尽头的那些兵士却是齐齐怒吼一声将斑竹使劲的插到火油桶中。

    这边刚刚准备好,那边厢便见数十名士兵一跃而上,跳在火油桶的封盖上,封盖骤然开始下落,而桶中的火油却像是找到决了的堤口的洪水一样,在他们的重力作用下沿着斑竹的空心直奔前方出口。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火油顺着七八十道斑竹口喷薄而出,黑色的液体漫过城墙,漫过云梯,渐渐的汇聚在一众士兵的身上,仿佛给城墙铺上了一层黑色的帘幕,又像是雨夜时没有星星的银河落在了弋阳的城墙上。

    嗅着身上的火油味,新兵们眼中全是惊惧之色,就连云梯上的老兵也暂时性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他们并非没有攻打过城池,也并非没有见过圆木和火油齐发的场景,但时他们都一一的抗了过来。

    毕竟,圆木和火油杀伤范围虽大,却终究也只能顺着城墙盲目的四处飞溅,并不能做到定点打击。更多的时候,他们依然可以凭借积累下来的经验躲过一劫。

    可是,他们谁特么见过这样定点精准的火油战?这不是要给他们桑拿热水浴,这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