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穿越小说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他的担忧
    大不了,她走还不行吗?

    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做了决定。

    想通了这件事,洛清歌的心情霎时开朗了不少。

    “衍儿,来,娘亲给你放。”

    洛清歌拿过了衍儿手里的纸鸢,缓缓地放了出去。

    “娘亲,你放得好高哦!”

    看到纸鸢越飞越高,衍儿简直乐得不行,他拍着手又叫又跳,十分可爱。

    洛清歌前面跑着,他就在后面追着,娘两个玩得煞是开心。

    跑累了,洛清歌就站住了脚步,一双美目看着天上的纸鸢,唇角渐渐翘起笑容。

    她太过专注于纸鸢了,竟然没有发现她的身旁,人们已经悄悄散开了。

    一双手,有力而又坚实,牢牢地环住了她的腰身。

    温热的气息缠|绕在她的颈项,撩拨着她的心。

    洛清歌心下一慌,这人怎么来了?

    他不是入宫了吗?

    她都不用回头,单凭气息就能感受到来的人是谁。

    洛清歌的手有些抖,手里的线轴瞬间放长了好多。

    墨子烨微微勾起唇角,双手从她的腰间移到她的腋下,托着她的胳膊抓住了纸鸢的线,“再心猿意马纸鸢就飞走了。”

    他笑。

    他的小女人还是有他的,这个样子真是爱煞他了。

    隔着薄薄的衣衫,洛清歌能感受到后背坚实的身体,她的心慌乱不已。

    丫的,为什么她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如此没有自制力!

    某丫头暗中自嘲。

    “飞走了岂不更好?”

    洛清歌有些赌气地回答。

    墨子烨轻轻一笑,“又在赌气了。丫头,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可以相信你吗?”

    洛清歌一声轻嗤,“天子都说了男人本该三妻四妾,你也应该如此吧?”

    “我不会纳妾的。”

    墨子烨直接果断地截住了话头,他已经有了小丫头,怎么还能纳妾?一生一世一双人也是他追求的。

    他不纳妾,此生绝不。

    墨子烨没想到,他刚刚果断地给了人家承诺,转眼就失了约。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哼。”

    洛清歌一声冷笑,“世事难料,谁又能说得准呢?给自己留条后路总是好的。”

    漂亮的承诺谁都会说,可是能不能做到呢?

    她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怎么会因为男人的一句花言巧语就心花怒放呢?

    “清歌,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墨子烨有些无奈,双手不由自主地收紧,把洛清歌牢牢锁在怀里,仿佛害怕失去最宝贵的东西一样。

    信任……

    信任是建立在行动上的,他都去了那种地方,让她怎么信任?

    反正这一关,她自己都无法说服她自己。

    “墨子烨,你若真忍得辛苦,就把人接到府上吧。你是王爷,三妻四妾本属正常,我不想剥夺你这项权利。”

    此时,洛清歌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

    天下之大,还怕没有她洛清歌容身之地吗?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墨子烨的手便狠狠一抖,手里的线轴脱手而出。

    那纸鸢借着东风之力,越飘越高,越飘越远……

    “坏了,它飞了……”

    墨子烨摊开了手,无奈地笑了一下。

    “飞了更好,飞了就自由了。”

    洛清歌扬头看着远远飞走的纸鸢,若有所思。

    墨子烨心头暗惊,这丫头……心气如此之高,会不会有一天也抛弃他,去自由飞翔……

    不,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墨子烨倏然抱紧了洛清歌,俯身凑近她的耳畔,“你若想自由,别忘了带上本王……”

    喉咙倏然有些干涩,墨子烨第一次觉得吐字艰难。

    说完,他能明显感觉到清歌的颤|抖。

    扳过洛清歌的身子,墨子烨满眼的|宠|溺。

    洛清歌淡淡地瞟了人家一眼,心里暗说,干嘛?用温柔攻势?

    以为姑娘那么心软,撒个娇卖个萌就能蒙混过关?

    冥想之际,她忽然觉得唇上微凉,某人的气息窜入鼻翼。

    墨子烨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行动表达着他对丫头的喜爱,表达着他心里的愧疚。

    让丫头心里不痛快,那就是他的错,可……他又没办法解释。

    现在情势复杂,他还要容皇兄缓缓。

    丫头,等我,此事一过,我一定原原本本向你解释清楚。

    辗转在洛清歌唇上的吻,缠|绵而悱恻,弄得太阳都仿佛羞涩了,悄悄地躲进了云朵里。

    洛清歌起初还在挣扎,可是她的力气到底还是小,根本无法撼动人家半分,后来她在人家高超的吻技下渐渐沉|沦,忘记了挣

    扎。

    直到两人几近窒息,墨子烨才放开了洛清歌,两眼脉脉含情地看着她。

    “丫头,等我。”

    墨子烨认真地承诺着。

    洛清歌涨红着脸,紧紧地贴在人家身上,她不敢动,她生怕一动自己就会堆在地上。

    某人的体力太好,简直要把她吻窒息了。

    看着某丫头娇俏的小模样,墨子烨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累不累?要不要上车休息一下?”

    洛清歌兀自调息着,还没反应过来呢,已经感觉身子一轻,整个落入了人家的怀抱。

    “哦!哦!爹爹和娘亲合好喽!”

    这时候,一道脆亮又稚嫩的声音响起来,却是小家伙墨衍儿从远处跑过来了。

    他手里拎着一根柳条,围着两个人转着圈地嚷嚷。

    “小叛徒。”

    洛清歌似笑非笑地瞧了墨衍儿一眼,冲着他说道。

    合着这父子俩联起手来骗她,放纸鸢根本就是借口,给这人制造机会才是目的。

    某丫头抬眸瞪了墨子烨一眼,不用说,一定是这个家伙的杰作。

    墨子烨抿着嘴唇,暗暗笑着,人家丫头不问,断没有他承认的道理。

    把洛清歌抱上马车,墨子烨体贴地说道:“睡会吧,我陪你。”

    此时,洛清歌也当真有点累了,便躺在榻上睡着了。

    不想,这一睡就睡到了日头西斜,小鸟归巢。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她正躺在人家的怀里,马车虽然行得慢,却的确是在行驶中。

    “醒了?天晚了,该回府了。”

    墨子烨笑笑。

    终于行至府门前,墨子烨刚刚下车,便觉得府上气氛有点诡异,怎么回事?

    他暗暗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