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谷王来袭 > 第406章 麻烦找上戚家1
    上齐国。

    戚家现在越来越风光了。

    某一酒楼举办了一场盛大宴会,不少族人在里面聊,戚家老五戚东郎的一儿子酒劲儿上头。

    “爷,喝一个!”

    “嗯,好酒!”

    “……”

    这家伙看着年龄不大,也就十二左右,跟他老爹一样,私生活极其腐糜奢华,为人一度嚣张跋扈,巴结他们家的门户还不少呢。看他这么,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更别提整日沉迷女色,左拥右抱的这种日子就是快活。

    “弹得不错!”

    “屁股扭得真好看,婀娜多啄……”

    他怀里搂着女人,嬉笑不止:“哎呀,有美人跳支舞助个兴是太嗨了!”

    “……边上那个姑娘。”

    人家还呢。

    十一二岁的姑娘忽然被客人指出,吓得头也不敢抬,脸也通红。

    要不是临时被顶替,她是没有机会站在台前的。

    “过来,就你了。”

    戚百堂嗤笑道:“喝啊!不就喝个酒嘛,这么不给面子。”

    “不要……”

    “哈哈哈哈……不要什么,去去去,你们几个不要唱了,这钱,爷赏你们了。”

    “多谢戚爷。”

    戚百堂拿出二十两,相当阔气。

    “过来!”

    “谁让你碰了。”

    “哟,不能碰了?”

    “您何必这般气?苗苗姑娘,你细腰长腿的,这副好身段不跳舞简直可惜,来给爷跳一个……”

    话音未落,吣一声,窗户那边一道身影闪过,一把长刀架在了戚百堂的脖颈上。

    吓得那些姑娘们听到动静四处逃散。

    冷声道:“大家都吃的那么开心,你是几个意思?”

    “你,你什么人啊?”

    “我什么人?这个你无需知道。”

    一年轻男子看到满桌子的酒菜,潇洒地饮了一口酒,笑着睨向戚百堂,“你眼瞎了,苗苗,容不得旁人羞辱。”

    苗苗怔了怔,就她一个人没来得及跑出去。

    她没料到,自己在酒楼才结实几的男子这么有胆魄!

    男子剑指着田子坊的阔少戚百堂,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

    男子眯了眯眼。

    往日,他很厌恶贯满盈,满嘴铜臭味的人,要不是他爹让他出来锻炼,他也不会从南境跑到这太泽城来。

    不过今夜这番作为,他就不怕戚家人报复吗?

    他有强大后盾。

    戚百堂哈哈大笑,或许这样的事情遇到得到了,一点都不以为然。

    “我劝把刀放下!”

    “怕了?”

    “怕,爷确实很怕。”

    “哦?看来不见棺材不落泪吧!”

    “你……”

    “别动,这刀可没长眼睛。”

    男子挨着太近,脖子上有道痕迹。

    还蛮刺激的。

    “这位公子,我没跟你结仇吧!”

    继续口不择言道:“我让苗苗助心事,怎么能叫羞辱呢?今夜百乐门都被我爹包了,再又有皇家的人……”

    “真的多废话有用吗?”

    也是,人家一刀下去,一命呼呼了。

    外面的那些男人有情客在场,很有兴致,不过那些雅间就不得而知了。

    “就算苗苗姑娘被迫的,你也用不着动刀。”

    话音未落,戚百堂好像故意跟外面的侍卫打暗号,人家冲进来的时候一道血柱猛然从颅腔里喷涌而出。

    戚百堂的脸上保持着一半笑容、一半愕然,就这么看着那侍卫的头颅就这么骨碌碌滚落在地。

    “如何?要不要再试试看?”

    苗苗姑娘早就吓得躲在一个角落哭泣起来。

    男子收回刀直接摆在桌子上,潇洒地饮了一口酒,淡定地朝戚百堂道:“苗苗姑娘,不用怕。这登徒子要是辱你,杀了便是。”

    苗苗停止哭泣:“……”

    甚至很努力的咽了咽口水。

    可是一旁的戚百堂一动不动的,目光炯炯。

    指望她上几句好话,这不可能的。

    能在一息之间杀了他的贴身侍卫,这饶武功也是撩。

    他就有些后悔怎么不多叫一个人陪着。

    “可是他……”

    “皇家?很厉害吗?谁呀,哪位侯爷?”

    她心中抓狂,惊恐地望向男子,连声音都在发抖:“还还还是不不不不招惹的好,卖卖卖卖身契还在妈妈身上。”

    话音未落,男子从身边掏出一张纸。

    “谁知道这是什么,自己过来看。”

    苗苗姑娘一步一步挪过去,生怕男子会对他下手。

    “卖身契,我的卖身契!”

    苗苗看到属于自己的卖身契热泪盈眶。

    他竟然到做到了。

    可是他看着也不像很有钱的样子。

    为什么要帮他呢?

    男子没有啰嗦,瞥了一眼戚百堂直接一掌在他脖子后面劈下去,整个人都瘫在桌子底下去了。

    看到男子伪装布控戚百堂杀人举动。

    苗苗瑟瑟发抖,更想哭了。

    她知道的,男子跟戚家人一定有什么问题或是不可告饶秘密,她在百乐门呆了这么久,太清楚官场上的那点明堂。

    于是自己也是在暗中博弈。

    不过男子用了最恨的一招,提前通知了官府的人过来,一进百乐门酒楼,等于直接抓到戚百堂杀人灭口的把柄。

    苗苗知道这样下去,今后就不得不这里。

    她揪住男子的袖角,满脸都是豁出去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的,这件事我会证明是戚百堂做的,绝不会牵连你的前途,更不会牵连家族。”

    “呵呵呵……”

    “没这么恐怖,我有熟人。”

    “那,那我能跟你一起走吗?”

    男子看着她。

    姑娘现在惶恐得要命,整个人都在哆嗦。

    他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蛋,“他们人来了,我在后巷。”

    就这样跳窗出来了。

    “后巷?”

    苗苗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

    大概是在后巷等她。

    现在必须按那人的她斟了一盏热酒,装醉。

    等一衙差大哥赶来的时候,她被哆哆嗦嗦摇醒了,正要开口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话锋一转,嚎嚎大哭起来,戚百堂杀了人,还威胁她不准出去。

    戚百堂醒来,迷迷糊糊的,可能那人用力过猛,一问什么,他自己点头承认了。

    就这样走出去当着不少族饶面被衙门的人带走了。

    等到戚东郎反映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晚了。

    后巷,苗苗戴着一包行囊,唇畔带笑,“你还真在等我。”

    男子道:男子汉大丈夫,言必出行必果。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你愿意跟着我?”

    “我反正无家可归,你赎回了我,就是我的恩人了。”

    “你要是不嫌弃在我身边吃苦,那就留下来吧。”

    “嗯。”

    还真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