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 > 其他小说 > 带着仓库回到明末 > 第五百二十一章:俘虏多尔衮
    周老六看着前方已经开始溃逃的兵马,急忙扯着嗓子对着身旁的传令兵大喊道:“传我命令,上马追击,上马追击,上马追击!”

    周老六喊完之后,就急忙朝着后面的战马冲去。

    他身旁的传令兵也急忙朝着四周跑去,将他的命令传递了下去。

    这个时候,王冲和张贺他们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让麾下士兵上马追杀。

    多尔衮骑着战马,将身子紧紧的贴在马背上,朝着前方不停的奔跑着。

    他坐在战马上,脸上满是苦涩的表情,不时还回过头来看后方的追兵。

    因为害怕后面的追兵趁势追杀多铎他们,所以多尔衮便急忙换了一个方向,朝着东北方逃去。

    周老六他们骑上战马之后,目标直指多尔衮。

    这么多溃兵,只有多尔衮他们骑着战马,不追杀他们还追杀谁?

    战马从战场上飞奔而过,马蹄子踩在满是鲜血的土地上,溅的到处都是。

    周老六骑着战马,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多尔衮。

    “弟兄们,给我追前面骑着战马的,给我追啊。”周老六指着骑着战马的多尔衮等人,大声的嘶喊着。

    溃败的士兵当中只有多尔衮以及他的亲卫骑着战马,所以周老六自然就将目光放在了他们的身上。关键他们实在是太过显眼了,想不发现都难。

    多尔衮不停的喘着粗气,时不时的还回过头去看。

    追杀多尔衮的骑兵差不多有两千多人,周老六和张贺王冲他们的麾下各占一半。

    至于剩余的人,则去追杀溃兵。

    那些溃兵好追杀,他们没有战马,逃跑的速度有限,没多长时间就被追兵追上。

    追上之后,追兵二话不说,抽出放在战马上的腰刀就朝着这些溃兵身上劈砍而去。

    只要有人敢反抗,迎接的就是刀光闪闪。

    除过溃兵之外,那些建奴的家眷们当中如果也有敢反抗的,迎来的也是刀光闪闪,丝毫没有留情。

    当太阳落下西山的时候,周老六还在追杀着多尔衮。

    追杀溃兵的兵马也没有停歇,依旧追杀着溃兵。

    月亮挂在半空中,明亮的月光照射在大地上。

    今天晚上是一轮满月,看上去别有几分意境。

    要是放在平常,多尔衮说不定还会感慨几声,可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赏月的心思,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逃命上。

    “噔噔噔!”

    马蹄子踩在大地上,发出噔噔噔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不停的传荡着。

    多尔衮骑着战马领着十几个亲卫从一片草丛中经过,朝着远处奔逃。

    没多长时间之后,周老六就带着追兵从刚才多尔衮经过的地方冲了过去。

    周老六刚刚冲过去,王冲张贺他们两个也领着亲卫从这处地方路过。

    马蹄子将这片草丛中野草踩进了泥土中,露水从野草的叶子上飞了起来,落在了地上。

    天地间雾蒙蒙的,潮气在大地上缓慢的流动着。

    周老六下巴的胡子上沾满了露水,整张脸也湿漉漉的。

    周老六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随后对着身旁的亲卫喊道:“弟兄们再加把劲,多尔衮就在前方,只要咱们将多尔衮抓住,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这几天周老六他们马不停蹄,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的他们已经疲惫不已。

    “哈哈,周将军,好事不能让你一个全都占了啊,多尔衮我是抓定了。”就在这时,张贺从周老六的身后冲了过来,他看向周老六,哈哈大笑道。

    周老六一脸不服气的冲着张贺道:“我说老张啊,当初老子投靠大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要饭呢,现在翅膀硬了,敢这么和老子说话了?该敢和老子抢多尔衮,做梦吧。”

    “哈哈,周将军,现在不是看谁资历深的时候,现在是看耐心的时候。我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张贺挑衅般的冲着周老六大喊了一声,随后一挥手中的马鞭,领着自己麾下的人马朝着前方冲去。

    周老六瞬间觉得自己没了面子,他黑着一张脸,冲着身后的亲卫道:“弟兄们,张贺这小子当初还是老子手把手教着放枪的,现在翅膀硬了,敢和老子抢功劳?弟兄们,你们说老子能忍吗?”

    “不能忍,不能忍!”围在周老六身旁的亲卫大声喊着。

    “哈哈,这就对了。张贺这小兔崽子还想和老子抢功劳,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弟兄们,冲啊,让张贺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周老六说着一挥手中的马鞭,发出噼啪一声,落在了战马的马屁股上。

    战马吃痛,叫了一声,加快了速度。

    这个时候,王冲也从后面赶来。

    三支人马在大地上奔跑着,追赶前方的多尔衮。

    “呼哧呼哧呼哧!”多尔衮的身体随着战马的起伏而不停的起伏着,他喘着粗气,一脸疲倦的看着前方。

    “嘭!”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响了起来,周老六追上了张贺,将张贺甩在了后面。

    当他追上张贺之后,便鼓足力气,追赶着多尔衮。

    双方的距离也在不断的缩小着,当周老六能看到前面的多尔衮时,就将自己怀中的大黑星取了出来,冲着前面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

    枪声不断的响起,可是虽然周老六能看到多尔衮,但是双方之间的距离也在大黑星的射程范围之外。

    周老六连开好几枪,可是子弹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弟兄们,给我打,打他们胯下的战马,给我打!”周老六指着前面的多尔衮,大声嘶喊了起来。

    周老六话音刚落,他的亲卫们就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取了出来,开始朝着多尔衮开火。

    周老六的亲卫使用的武器基本上都是射程比较远的56半,所以也能够得着多尔衮。

    但是因为在马背上颠簸不已,所以准确率很低。

    子弹带着呼啸声划破夜空,朝着多尔衮飞去。

    多尔衮面带忧虑,额头上满是冷汗。

    “贝勒爷,咱们该怎么办?”一个亲卫冲着多尔衮大喊道。

    多尔衮牙齿一咬,说道:“还能怎么办?给我死命扛着,给我冲,我就不相信了,咱们还逃不出去。”

    多尔衮怒吼一声,手中的马鞭死死地朝着胯下战马的马屁股抽去。

    “噼啪噼啪!”

    马鞭抽打在马屁股上的噼啪声不绝于耳,战马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可是,战马好像已经油尽灯枯一般,不停的喘着粗气。

    再加上后面传来的枪声,战马陷入了一种癫狂之中。

    多尔衮双腿死死地夹着战马的马腹,用尽全身力量控制着战马。

    大腿内侧和马鞍不停的摩擦着,再加上用力过大,多尔衮的大腿内侧被磨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嚇嗤嚇嗤!”多尔衮胯下的战马疲惫不已,鼻孔里喷出浓重的白气。同时,战马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多尔衮胯下的战马和周老六骑的战马根本就不能相比。

    周老六胯下的战马是赵文从科尔沁弄来的优良战马,耐力远不是多尔衮胯下的战马能比的。

    双方的距离不断的缩短,多尔衮胯下的战马也慢慢的慢了下来。

    “噗通!”

    终于,多尔衮胯下的战马终于支撑不住了,摔倒在了地上。

    马背上的多尔衮瞬间从马背上飞了起来,落在了地上。

    “多尔衮摔倒了,咱们快追上去!”周老六眼冒精光,一脸兴奋的大喊了起来。

    多尔衮这一下被摔得够呛,躺在地上缓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贝勒爷,贝勒爷!”

    周围的亲卫也急忙跳下战马,大喊着围了上来。

    亲卫的战马也喘着粗气,眼看着也不行了。

    多尔衮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脸痛苦的喊道:“快点跑!”

    可是,还没等他迈开腿,周老六就领着兵马围了上来。

    不光是周老六,张贺王冲他们也围了上来。

    多尔衮的亲卫们看着冲上来的周老六他们,急忙将多尔衮包围了起来。

    “多尔衮?你就是多尔衮吧?束手就擒吧!”周老六脸上闪过一丝冷厉,语气阴冷的冲着多尔衮说道。

    多尔衮喝道:“束手就擒?根本不可能!”

    多尔衮说着就将腰间的腰刀抽了出来。

    “嘭!”

    一声枪响,多尔衮手中的刀出现一个孔洞,落在了地上。

    站在周老六身旁的一个亲卫收起还冒着烟的56半,看向多尔衮。

    “给我上,活捉了他们!”

    周老六扔下一句话,随后控制着战马往后退了几步。

    周围的战马就像是野狼一样,朝着多尔衮冲去。

    看着最先将多尔衮包围了的周老六等人,张贺和王冲长叹一口气,一脸的无奈。

    “哈哈,我说多尔衮是我的吧,你们还不相信,这下相信了吧?”周老六冲着旁边的张贺和王冲挑了挑眉,一脸挑衅的道。

    “恭喜周将军,恭喜,恭喜啊!”

    张贺和王冲不情不愿的冲着周老六拱拱手。

    “嘿,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当年可是我教你们手把手放枪的,现在你们还不认我了?”周老六一脸不满的道。

    “哪敢啊,我们两个哪敢啊。”张贺撇撇嘴,揶揄道。

    一刻钟之后,多尔衮以及他身旁的亲卫被周老六的亲卫五花大绑了起来。

    “走,回师!”周老六看着五花大绑的多尔衮,心满意足的大喊一声。

    当时间来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溃兵已经被追杀的差不多了,也俘虏了不少。

    那些家眷,绝大部分也被俘虏了。

    这些家眷在看到冲过来的兵马时,根本就不敢反抗,将手中的武器扔在地上之后就跪在地上磕头认罪。

    虽然这些人都是建奴,可是周老六麾下的兵马见他们都已经投降,也不可能将他们全都杀了,所以就将他们全部俘虏了。

    “六哥,根据我们审讯的结果来看,多铎等人跑了。”

    周老六坐在安扎好的大帐当中,他的副将也就是他的弟弟周老七站在他的面前,一脸凝重的道。

    当周老六回来的时候,溃兵已经被追杀的差不多了,所以周老六就让士兵将营地安扎了起来。

    周老六道:“怎么回事?多铎人哪去了?”

    “六哥,事情是这样的。在咱们准备进攻之前,多尔衮就让多铎率领五千人马,护送着家眷中的儿童少年朝着北方逃走了。

    之前的时候咱们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多尔衮身上,所以就没有注意到他们,让他们给跑了。”周老七回道。

    周老六捏着下巴上的胡子,陷入了沉思当中,片刻之后,周老六道:“虽然多铎只有五千人马,而且还护送了大量的儿童少年,但是总兵大人给我的命令是尽数消灭多尔衮。

    所以说,多铎这五千人马也不能放过。这样吧,我给你三千人马,你领兵追击残敌,你有没有把握?”

    周老七掷地有声的道:“六哥放心吧,那怕追到山穷水尽,我也一定要抓住多铎。”

    周老六不停的点着头,“有如此信心就好,在追击多铎之前,你先派人将咱们的战果送到总兵大人那里去。之前有消息传来,说总兵大人往奴儿干那里走了,也不知道咱们是直接回沈阳还是去奴儿干。”

    “行,我马上就去安排。”周老七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

    几刻钟之后,几匹快马朝着远处而去。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周老六让麾下的士兵原地修整起来,毕竟在路上奔波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及昨天追杀了一天的溃兵,周老六以及他麾下的兵马早都困乏的厉害,要是再不好好修整,恐怕士兵们的精神都要崩溃。

    除过周老六之外,张贺王冲他们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至于交给周老七的人马,周老六也让他们先修整一天再说。

    在路上奔波了这么长的时间,不好好的修整又怎么能有精力追击残敌?

    至于多尔衮以及那些俘虏,周老六则让士兵换班看守。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周老六直接趴在了床上呼呼大睡。